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一十章 大毛和小红
    ,。

    马戏团。

    演出结束了,主持人在数钱。

    这马戏团一共有十个人,四个大人,六个孩子。

    主持人叫高斌,大家都叫他高哥。第二个上场骑独轮车的那个人叫马富贵,他那个脑袋长得马脑袋似的,所以大家都叫他马头。

    第三个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他让别人都叫他胖叔,这人胖胖的,笑起来也很憨厚,但是这些孩子们最怕的就是他。

    不为别的,大毛的舌头就是被他给切下来的,还有其他一些逃跑的孩子,被抓回来之后,也是被他活生生敲断双腿的,有些甚至直接被他扔进了河里。

    第四个是个中年妇女,是胖叔的老婆,大家叫他胖婶,她的话不多,但也不是什么善茬,胖叔干的那些狠事,有一大半是她跟着一起做的。

    六个孩子,四男两女,大毛最大,今年十四岁;小红也就是范征的妹妹,今年九岁,她最小;其他四个人差不多都是十岁出头的年纪。

    这种马戏团大多都是如此,他们只收半大孩子,再大他们就不要了,因为管不住。真等人家变成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你打不打得过他还是一回事呢,人家趁你没注意给你来两下,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所以像大毛这个岁数的孩子就已经够大了,等再过一两年他们就要把大毛给卖了,卖给那些黑煤矿或者黑工厂,这样大毛还能为他们再赚一笔钱。

    到时候他们再去买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然后重新开始调教,让他学会上台卖艺。

    只是这两年国家开始严打人贩子了,货源确实不太好找。他们也怕被警察发现,所以这些年一直活跃在农村和郊区,城市里面他们是不去的。

    所以这些年下来,他们还真没出什么大事。

    那主持人高哥在数着钱,美滋滋地一张张数着,然后按照大小金额叠好了,他笑道:“今晚上不错啊,门票加赏钱,一起入账一千二。”

    其他几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高哥把钱放到皮包里面,然后把皮包放好了,他走过来一脚就把坐在凳子上的大毛给踹倒了。

    大毛喉头发出一声痛呼,嘴里的血又流出来了。

    其他几个大人看了看这边,脸上都露出了冷笑,也没上心,他们早习以为常了。

    而孩子们则是全都被吓得瑟瑟发抖。

    大毛被踹倒在地上,双立刻抱着脑袋,整个人都恐惧地颤抖了起来。

    高哥指着大毛骂道:“他妈的,今天让你吞个电灯泡,你还犹犹豫豫的,干嘛,想造反啊?”

    高哥又是一脚踹到大毛肚子上。

    大毛又捂着肚子,喉头发出惨嚎。

    高哥还不解气,又连续往大毛身上踢了好几脚,直打的大毛是满地打滚。

    高哥的气这才消了不少,他指着大毛骂道:“我告诉你,没我们收留你,你早死在那帮人贩子里了,我们救了你,还教你本事,让你有一碗饭吃,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吗?”

    大毛蜷缩着身子,整个人都恐惧地发抖,完全不敢看暴怒中的高哥。

    “呸。”高哥朝着大毛吐了一口痰,冷冷道:“你今晚没饭吃了,我告诉你们,这就是不好好演出的下场。接下去在这里的四天演出,你每天都给我表演吞电灯泡,还反了你了。小红,给大毛吃两片消炎药。”

    说完,高哥过去吃夜宵了。

    小红见他们都走了,她才从地上起来,她前面也一直在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她走到堆放杂物那边找了一个布口袋出来,在里面翻出来一盒药,然后倒了一杯水,给大毛拿了过来。

    大毛勉强从地上爬起来,靠在墙上,他的捂在身上,他刚刚被打的很疼,疼的厉害。

    小红关切地看着他。

    大毛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小红把水和药递给他,大毛接过来,把药吃了,喝水的时候,他腮帮子都疼的在抖。

    他的口腔被碎玻璃扎破了,根本吃不了东西,就连喝水都会疼得厉害,他刚刚就疼得受不了了。

    大毛头上都冒出冷汗来了。

    小红赶紧给大毛擦了擦汗。

    大毛眼泪都下来了,他不过才十四岁而已,只是一个孩子啊。

    小红把杯子和药放下来,往后看了一眼那几个正在吃饭的大人,她在怀中摸出一个馒头,悄悄塞给了大毛。

    大毛赶紧接过来,跟做贼似的把馒头藏好了,感激地看着小红。

    小红对其甜甜一笑。

    ……

    马戏团那边的几个大人也都吃的差不多了,他们把筷子一扔,几个孩子这才跑过去吃他们的剩饭。

    大毛还是缩在墙边上不敢动。

    晚上,众人都睡在棚里,他们也没去旅馆,主要是怕暴露。

    所有人都睡大通铺,一个个并排睡着。

    夜已经深了,大毛还是睡不着,身体和口腔都疼得厉害,疼的他根本睡不着。

    大毛从怀中摸出一个馒头来,撕下一点往嘴里咽,干燥的馒头跟他的口腔刮擦,疼得他浑身发抖,可他丝毫声音都不敢发出,生怕惊扰了那几个可怕的大人。

    馒头片又把刚刚愈合的口腔伤口给刮开了,血再度涌出,馒头染血下肚,真正吞的是染着人血的馒头。

    大毛好不容易才咽下半个馒头,饿到胃疼的肚子才稍稍缓解一点,仅仅才吃下半个馒头,他就已经是满身冷汗了。

    大毛望着棚顶,眼泪从脸颊划过。

    他记得曾经有一次跟着这些大人在农村演出,他看了一次电视,什么电视他不知道,但他记得里面有一个猴子很厉害,被人用刀劈成了两半还能复原回来。

    大毛不禁在想,如果自己是那只猴子该有多好啊,那样就算自己挨打,也不会疼了。就算自己去吞电灯泡,把嘴巴弄伤了,伤口也能很快愈合了。

    可惜,自己不是。大毛有些委屈地嘟起了嘴,眼泪从眼角滑到嘴里,好咸……

    小红也没睡着,她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黑暗,她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就像是黑夜里璀璨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