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深藏功与名
    警察最终还是赶到了,就跟无数影视作品里面播放的那样,警察总是等一切都搞定了,他们才匆匆赶来。

    人家本来还以为有一场硬仗要打,这次全都是带着家伙过来的,结果过来一看,好家伙,根本不用他们出手了。

    再一看那几个马戏团的人贩子,那叫一个惨呐。

    这几位都是老警察了,一眼就瞧出来这些人贩子怕是给打坏了,这情节就有点擦边了。

    往里面一点,可以说你是见义勇为,积极解救被困孩童,应该受到表扬;但是往外一点,就过当了,尤其是范征,他在已经把对方打晕制服的情况下,还把胖叔的四肢给断了,这都够得上是故意伤害了。

    所以这个定性就有点暧昧了。

    幸好,罗四两还在,罗四两毕竟是个有背景的人。

    打拐办的负责人见罗四两没事,他也就大松了一口气,罗四两要真出事了,他可没法跟包国柱交代。

    罗四两也跟他提了一下伤人的事情,得,这位领导大笔一挥,人贩子是在抓捕时候拒捕受伤的。

    直接就给定性了,人贩子嘛,穷凶极恶的,还拿着菜刀拒捕,被打伤也是正常的。

    这个隐患也顺利消除了。

    警察也挺开心的,开车跑了一趟就把案子给破了,还把功劳给领了,多省心省事啊。

    高哥和马头被人从坑里救出来的时候,这两人还神神叨叨的,还以为自己真到了地狱呢。

    警察也是被他俩弄得哭笑不得。

    人贩子都带回去审了,孩子们也都解救出来去做笔录了。警察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他们也没想到这帮人贩子居然恶毒到如此程度,简直是丧尽天良啊。

    警察顿时气愤不已,给他们送到医院救治的时候,护士也在气愤之下折腾了他们一把。

    等他们出来之后,警察给他们安排进了看守所跟那些穷凶极恶的犯人待在一起,这几个人也是天天挨欺负。

    人贩子这一行,没人看的起,是个人都很痛恨和厌恶,包括牢里的其他犯人。

    老渣老渣,这就是一群人渣啊。他们就算被抓进监狱,那也是天天挨揍的货。

    看守所的悲惨生活,让高哥几人欲哭无泪,高哥在想还真不如那天真的就直接进地狱了。

    不过他的愿望也很快就实现了,判决下来了,他们犯拐卖妇女儿童罪、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这回是真下地狱了。

    ……

    范征的妹妹小红也被救出来了,庆幸的是她的舌头没有被割掉,只是这孩子不爱说话,有时候问她,她也不说。

    可能也正因如此,她才逃过一劫吧。

    范征也很激动,打了电话回家跟他父母说了,他父母也是老泪纵横,非说要立刻赶过来看女儿。

    范征也不忍心让他爸妈跑这么远,他就说等这边事情弄好,他就赶紧带妹妹回家。

    马戏团那边的其他几个孩子也都在警局,警察打算接下来先给他们安排到福利院去,先让他们上学,然后慢慢寻找他们家人。

    因为出了这档子事情,罗四两和卢光耀要配合警察做调查做笔录,又耽误了时间,去鬼马张家又要延后了。

    真是好事多磨啊。

    王家援军也正好在这个时候赶到了湘省。

    人贩子被抓起来之后,是直接送到沙市去审的,毕竟人家打拐办是从沙市赶过来的。

    所以当天晚上王家援军就赶到了。

    罗四两和卢光耀做完了笔录之后,出了公安局,只见范征领着他妹妹迎面朝着他俩走来。

    范征露出感激

    的笑容,抱拳躬身道:“二位,多谢。”

    卢光耀轻扶了他一下,道:“不必客气。”

    范征紧紧抓着自己妹妹的手,自从妹妹被救出来之后,他就再也不肯松开自己妹妹的手了,生怕他一松开妹妹又会不见了。

    范征看着两人,诚恳道:“二位,我师王荣耀知道我要去救我妹妹,便赶紧派了我师兄弟们过来助我,现在他们都已经到了。得知事情经过之后,我大师哥王刚盛赞二位乃侠义之人,他们已摆下酒宴,打算与二位结识一下。”

    卢光耀和罗四两顿时面色一僵。

    罗四两有些心虚。

    卢光耀干笑两声,问道:“早就听闻王老英雄大名了,哈哈,今日王老英雄可曾来到?”

    范征道:“家师此次未来,家师一般极少出沧州地界。”

    卢光耀顿时放心了许多,他叹声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无缘得见王老英雄的真容啊。”

    范征笑了,人家如此推崇他师父,他这个做徒弟的也脸上有光,他道:“前辈勿忧,不然前辈此次与我们一同回沧州,前辈也是侠义之人,我师父定然能与前辈成为至交好友。”

    卢光耀脸都绿了。

    罗四两在一旁看的差点笑出声。

    卢光耀忙摆手:“此次不行,我们来湘省是有事情要处理,下次吧,下次我一定登门拜访。”

    见对方都这么说了,范征只得作罢,他道:“前辈,我师哥他们设宴了,还请前辈赏光。”

    卢光耀怎么可能会去啊,他当时脸色便是一黑,喝道:“这叫什么话,我帮你救人,难道就是为了吃你一顿饭吗?”

    范征顿时便慌了:“不,前辈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们只是想结识一下您这等侠义之人而已。”

    卢光耀大手一摆,豪气干云道:“吃宴席就免了,我们还有要事处理,已经耽搁时间了。行侠仗义本来就是我辈江湖人应尽之责,哪能图人回报。江湖路远,有缘再会。”

    说罢,卢光耀龙行虎步般走了。

    罗四两也立刻跟着溜了。

    范征对着卢光耀的背影忙喊道:“前辈,请留下个名号啊,前辈大恩,小子没齿难忘啊。”

    卢光耀头也不回,就道:“不必言谢,老夫津门于家于保国。”

    ……

    酒楼里。

    王荣耀座下大弟子王刚在听了范征讲述之后,他也长叹一口气,说道:“这于保国真乃侠义之人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酒桌前的这些王家徒弟们都心生敬佩,目露异彩,大肆夸赞于保国。

    范征更是红了眼眶,都被感动得不行了。

    王刚是大师兄,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王荣耀的儿子,他今年也三十多岁了,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端的是锋锐异常。

    他皱眉琢磨道:“津门于家?于家?倒是不曾听说,想来应该也是侠义家族吧。”

    众人皆点头。

    范征环视了众人一眼,又问王刚:“师哥,我先前听师父说家里遭贼了,贼人有被抓住吗?”

    说到贼人,王刚气的怒拍桌子:“不晓得是哪来的一伙龌龊贼人,竟对我们王家下手。而且这伙老贼手段高,家里被偷好几次了。没事,等这次回去,我们布下天罗地网,我还不信他们能翻天了。”

    范征沉沉点头,他知道是因为他的事情才打乱了他师父那边的布置,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把感激藏在心里。

    王刚又叹了一声,感慨道:“唉,世风日下啊,若是人人都能如同津门于家,如同于保国前辈这般侠义,那该有多好啊。”

    众人皆深以为然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