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于家2
    福利院。

    小红和大毛。

    小红是五年前到的马戏团,她在火车站跟家人失散之后,就被人贩子给抱走了,她先是被带到南方去乞讨,后来又被转卖给这家马戏团。

    大毛跟着马戏团已经八年多了,所以小红一进来就是他在带着小红。大毛也一直在照顾着小红,有时候小红学不好,也是他替小红挨打。小红练功弄伤了身子,也是他在一旁照顾着她。

    同样的,大毛挨打受伤了,也是小红在悉心照顾着他。在马戏团这个恐怖的狼窝里面,是这两个小家伙一直相依为命的。

    范征是小红的哥哥,但是在小红眼里她还有一个哥哥,那就是大毛。

    现在他们要分开了。

    小红要跟着哥哥回家了,而大毛留在了福利院。

    两人见面,眼睛都是通红的。

    小红对着大毛比划了一下,她在告诉大毛她要走了。

    小红很少说话,不是她不会说话,而是大毛不让她说话。几年前,因为二毛在外面乱说话,把警察引了过来,害的他们连夜逃出外省。

    胖叔发了狠直接把二毛打死,丢进了河里,而且还把大毛的舌头给割了,就怕他乱说话。

    本来他们想把小红的舌头也给割掉的,但是那天小红吓傻了,吓得张嘴都出不了声音,她才暂时躲过一劫。

    后来大毛就不让小红说话了,一直让小红装哑巴。马戏团的人都以为小红被吓成哑巴了,他们也就不再动手了。

    小红的舌头这才得以保全,所以好几年下来,她都是用手势跟大毛交流的。

    大毛看见小红,本来还很欣喜的,可是知道小红要走,他心情顿时就低落了下来。

    大毛强撑着笑意,拍了拍自己胸脯,对着小红竖了竖大拇指。

    这是手语,这是属于大毛和小红之间的手语,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能看懂。

    大毛告诉小红,说他没事,他祝贺小红找到了家人。

    小红却没有太多兴奋,她的眸子里面全都是泪水,她摸了摸大毛的脑袋,面露询问。

    她在问大毛这里面有没有人欺负他。

    大毛摇摇头。

    小红把脑袋低下来。

    大毛也把头低了下来,眼睛通红。

    小红上前抱住了大毛,两个孩子紧紧抱在一起,眼泪皆是滚滚而下,可却全都是无声痛哭。

    过了良久,小红擦了擦眼泪,上下耸动了一下喉咙,许是好久没说过话了,声音有点怪异:“大……大毛,我会想你的。”

    几年未说话,现在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这句。

    大毛拼命点头,眼泪早就模糊了他的眼睛,他张大了嘴,他很想说话,可嘴里发出来的全都是呜咽之声。

    最终,大毛只得放弃。

    大毛在兜里面掏了一下,掏出来半块馒头,这是前天晚上他挨打了之后小红偷偷塞给他的,他吃了半个,还剩半个。

    大毛把半个馒头递给小红。

    小红接过来,往嘴里送,牙齿无力地咬下,眼泪却滚滚而流。

    ……

    津门于家。

    于保国刚刚发了一通火,他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儿子这几天干嘛去了,居然偷到王荣耀头上了。

    儿子、女儿都跪在自己面前,于保国抄起鞭子就给他们一顿打,这两个孩子太不听话了。

    于保国一脚把自己儿子于小飞给踹倒了,勃然大怒,破口骂道:“偷偷偷,谁让你去偷的,你找死啊。我们于家费劲心血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洗脱自己身份,你倒好,在这种节骨眼上居然敢去作妖,你脑袋被驴踢了啊?”

    于小飞垂着个脑袋,任由老爹打骂,既不还口,也不解释,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块滚刀肉嘛。

    于小婷偷偷摸摸看一眼自己老哥,用手抚摸着胳膊,刚刚挨了两鞭子,真疼啊。

    于小婷心里默默祈祷着:“老哥,革命意志要坚强啊,可千万不能把自己给出卖了。”

    于小婷还不知道她师哥徐小刀已经把火车上的事情全部告诉他老爹了,她还只当她老爹只是生气他们偷偷去做活呢。

    也不怪她老爹这么气,毕竟他们于家是准备退出江湖了,谁能想到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出这种事情啊。

    是的,老荣行赫赫有名的贼王家族要退行了。

    于家真正出名的是于保国的爷爷于黑,那时候江湖上的朋友没有不认识于黑的,那是真正的一代贼王。

    但那个时候的社会背景跟现在不一样,现在你再这么高调试试看?第二天就能抓你去吃牢饭。

    所以解放后,于家立刻就当起了缩头乌龟,也正因为他们够怂,他们才躲过了当年好几次清算,于黑最后也落了一个善终。

    在于黑之后,于保国父亲当家的时候,于家就已经隐下去了,除了老荣行内部那些有传承的老贼之外,没多少人知道他们家族。

    就连王荣耀的徒弟王刚也不知道津门于家,你说他们隐藏的有多好。

    等于保国当家的时候,他们于家就藏得更深了,基本都不去做活儿了,他们反而自己开起了杂货铺子,做起了生意。

    本来他们是用杂货铺子来隐藏身份的,结果这些年经营下来,杂货铺的生意居然很好,他们还做了不少别的买***他们偷东西赚钱多了。

    再加上于保国的儿女都长大了,他就不能不为家里考虑了,以前是没办法,他只能入这行。

    但是现在他们有退路了,他们有别的能吃饭的手艺了,他们跟别的老贼不一样。别的老贼只有偷东西一门手艺,他们不会也不愿意去学别的本事,所以他们不可能退出江湖的。

    而于家已经会做生意了,还做的很好,他们的心思也就变了。再加上于保国的子女也没有被警察抓过,都是清白之身。他的儿子之前也做过活儿,但是很少,他女儿在火车上那还是第一次做活儿呢。

    他也不想他们于家世世代代都躲在阴暗的地方做贼,趁现在官方没有关注到他们,于家也被世人忘却了,多好的时机啊,他就想退了。

    但老荣行是条贼船啊,上船容易下船难,一个普通的有传承的老荣想退行都很麻烦,更别说是于家这样的贼王世家了。

    你想退,也得别人让你退啊。

    所以这里面有一套很复杂的程序,在旧社会,各省各路都有贼王,北方有九大贼王。贼王世家中途退行是要受到九大贼王的挑战的,在以前,这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做“九龙堂会”。

    不然的话,你就算自己偷偷退了,你也会有无穷的麻烦。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现在当然是没有九大贼王了,那些贼王被抓的抓,杀的杀,早不剩几个了。

    真正有传承下来的,就只有五大贼王,还包括了于家。

    以前的九龙堂会,你只需要完成其中六家提出的挑战,你就可以退出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去烦你,就算别人被抓了,也不会咬到你身上。

    现在五个贼王世家,除去于家,他们至少要拿下三家挑战。

    那天于小婷和徐小刀去火车上行窃,就是为了完成其中一位贼王提出的挑战,那就是让他们去一趟列车上,从起点到终点,偷够两万块钱。

    可惜,由于罗四两师徒的捣乱,他们此次挑战功亏一篑。

    他们最多只能败一场,而现在他们已经败了一场了,他们不能再输了,再输了,情况就会变得很难办。

    幸好于小飞和他的几个徒弟都比较争气,他们于家和其他贼王关系也比较好,拿下了另外两家,现在就剩最后一家了。

    可也就是在这种节骨眼上,他儿子居然跑到沧州去做活儿了,他怎能不气啊,这要是被同行知道了,他再怎么解释啊?

    你们于家到底是退还是不退啊?还是说闹着玩的啊?

    于保国重重呼了几口气,瞪了于小婷一眼,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在作妖,但是他也没说什么。

    顿了一顿,他沉声道:“都起来吧。”

    两人站起。

    于保国道:“此次去湘省贼王那边,你们俩人,还有小刀,跟我一起去。”

    于小飞微微一愣,问道:“爸,需要这么大的阵仗吗?”

    于保国叹了一口气:“他们那一脉跟咱们家有旧怨,怕是没那么容易给面子啊。本来是想直接排除他们家的,谁能想到小婷在火车上出了意外。”

    于小婷低着脑袋,咬牙切齿地咒骂那个该死的王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