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冤家路窄
    湘西,一个在外人看来充满了神秘的地方,传闻这里有赶尸也有蛊术,但没有人真正见过,这只是个传说罢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传说,湘西始终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而且这里民族色彩很浓重,是个旅游散心的好地方。

    在解决了那帮马戏团的人贩子之后,罗四两跟着卢光耀再度往西,一直到了湘西深处,这里是山区,正在修路,不太好走。

    他们一路到了吉首,才在县里找了家小旅馆休息了一下。

    罗四两在旅馆里泡着脚,他都累坏了,他道:“师父,这鬼马张家族怎么住这么偏僻啊,这也太远了吧?”

    卢光耀也累够呛,他摇头苦笑道:“当年人家是怕朝廷追杀,才躲到这里来的,后来人家在这里世代生活,也就不搬走了。现在还算好了,路也修过来了,想当年我过来的时候,走了四天山路,我都没说什么,你瞎叫嚷什么?“

    罗四两撇了撇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稍微洗漱了一下,罗四两道:“师父,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卢光耀倒在床上,他毕竟是年纪大了,又连续赶了好几天路,也给累坏了,他疲惫道:“你自己去吧,我休息一下,记得帮我带点吃的回来。”

    “哦,那师父你好好休息。”罗四两应了一声就出门了。

    卢光耀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屋顶,有些怔怔出神,他们已经离鬼马张很近了,明天晚上应该就能到鬼马张家里了。

    越是靠近鬼马张,他的思绪越是难以平静,这两天晚上他其实一直睡不好,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同一个梦。

    数百男人被捆绑好压在菜市口被鬼子当众枪决,那些男人一个一个不屈地怒骂,肆意张狂。还有那个顶天立地桀骜不驯的男人,那是他的师父,何义天。

    他耳旁响着的全都是单义堂数百老少爷们在面对枪决时肆意张狂的笑声,还有他们高呼着的死得其所,快哉壮哉。

    当然还有旁边群众一直在愤然唾骂着的汉奸该死。

    他就躲在人群中,眼睁睁看着这一切。每晚的梦里,他都卯足了力气往前冲,可却总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他,他根本无力挣脱,无力上前救出他的师父,救出他们单义堂的老少爷们。就连在他身边那些幸灾乐祸骂着汉奸的围观群众,他都无力上前撕烂他们的嘴。

    他好恨自己无能。

    每当枪响,他的眼前一片通红的时候,他就会从梦中惊醒,每每惊醒,都是一头的冷汗。

    现在卢光耀又躺在了床上,他知道他这些天做的不是梦,而是回忆,他所有的梦境其实都是他的回忆,他几十年前的回忆,那场真正的噩梦。

    “唉……”卢光耀叹了一口气,回首望着北方,那是京城的方向,他喃喃自语:“快了,就快了。”

    ……

    罗四两出门,在周边晃了一下,随便找了个馆子,要了一个宽粉盖红椒肉丝码,然后又要了一个当地很有特色的血耙鸭,他们的血耙是用鸭血跟糯米做的,软软糯糯,跟鸭子烧起来又浸透了鸭子的汤汁,店家还在里面加了酸菜和辣椒,酸辣鲜香,好吃极了。

    罗四两也胃口大开,让店家多做一份,然后再给他弄个肥肠,他要打包带回去给他师父吃。

    正在罗四两专心吃粉的时候,店里面又多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都很年轻,男的很帅,女的很美,两人走进来,这家小店的光线都亮了几分。

    店里面还有不少吃晚饭的,他们也都纷纷看了过来,包括罗四两,罗四两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就继续低头吃粉了。

    那边两人进店,男人问道:“小婷,你想吃什么?”

    女孩皱皱眉,说道:“随便吧。”

    说完,她随意地看了起来,她想看看别人吃的是什么,等她把目光落到罗四两那边的时候,她目光剧烈地抖了几下,然后停留在了罗四两身上。

    罗四两也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他转头望去,正是那个俊俏的姑娘,他露出了属于少年人的羞涩神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继续低头吃粉。

    那个姑娘则是气的牙齿缝都在发痒。

    没错,这姑娘就是于小婷,旁边那位就是他的哥哥于小飞。这次于小婷是恢复了女装,上次在火车上她是刻意把自己化妆成一个中年男人,现在变成女装了,那叫一个俊俏啊。

    她的头发不长,只是齐耳的短发,但是一张脸却是精雕玉琢,精致秀美极了。再配上干练的短发,更是让她在秀美之中还透出一股子英气。

    “王刚。”于小婷眼睛都红了,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吃亏就吃亏在眼前这个王八蛋身上,而且还是那么大一次亏。

    她本来还打算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她自己再偷偷去一次沧州找这个小王八蛋算账,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在这么偏僻的湘西又遇到了这个小王八蛋。

    “真是老天助我,王刚,我要你好看。”于小婷顿时就气的快要失去理智了。

    “小婷,小婷,喂。”于小飞推了一把于小婷,问道:“看什么呢?”

    于小婷这才回过神来,她吐出一口气,皱眉道:“我没事,刚刚在想东西,吃饭吧。”

    于小飞有些怀疑地看了自己妹妹一眼,然后收回目光,跟店家麻利地点了几个菜,坐下来等着吃东西。

    罗四两一直顾自己美美地吃着,他把一大碗粉和血耙鸭吃完,店家也把他的菜和饭都打包好了,罗四两又让店家给他装一瓶冰啤酒和一瓶冰汽水。

    罗四两站起来到柜台那边去付钱,等把钱付完了,他回到位子上等店家把他的啤酒和汽水打包好。

    于小婷见罗四两要走,当时就急了,她抓紧两步走到柜台前面,道:“老板娘,我要结账。”

    老板娘走过来翻账单,说道:“你们那桌五十三。”

    于小婷拿出一百块给老板娘,老板娘抽出抽屉准备找钱。于小婷手上的传呼机一个不稳就掉落在柜台上,她伸手去捡,捡起传呼机后她惊讶道:“哎,老板娘,你们今天生意不怎么样嘛,都没赚多少。”

    老板娘刚刚只顾看于小婷的传呼机,听她这么一说,她才忙低头,低头一看,她脸色顿时就变了,惊叫道:“我钱呢?”

    店里吃饭的人全都看了过来,连在厨房炒菜的老板都赶了出来,忙问道:“怎么了?”

    “钱不见了,刚刚还在的呀。”老板娘都急哭了,他们忙活了好几天的钱都放在这抽屉里面。

    于小飞也皱眉看来。

    于小婷给她出主意:“刚刚还在的,那刚刚谁来过这边啊?”

    话音刚落,老板娘立刻看向了罗四两。

    罗四两微微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