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二十章 于保国很生气
    罗四两开开心心地回宾馆了。

    他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那个女贼,真是太巧了。不过话也说过来,其实在哪儿遇见都一样,反正这个小贼斗不过他。

    罗四两把饭菜带回了宾馆,卢光耀还很诧异地看他,问道:“你干嘛这么开心?”

    罗四两笑道:“心情好,没办法。”

    卢光耀摇摇头,顾着自己吃起饭来。

    ……

    于小婷和于小飞在小饭馆里被老板堵得死死的,于小婷悲愤不已,偷鸡不成还蚀把米。

    至于于小飞,他就更加崩溃了,他什么都没干啊,怎么就被当成小偷给抓了,这日子要不要人过了?

    他们于家都要退出江湖了喂。

    老板娘非要拉着他们去派出所,于小婷都要哭了,她压根也没想把老板娘钱据为己有,她只是想报上次的一箭之仇罢了,可是这次倒霉的怎么又是她自己啊?

    她好像自从遇上了罗四两之后,就再也没有走过好运。上次在火车上,就被罗四两冤枉偷救命钱,还被罗四两害的她任务都没法完成,拿不到那位贼王的认可,逼得他们不得不来湘西找以前的对头要认可。

    其实她没有出过活儿,也没有去偷过东西,他们于家是贼王世家,但是到她这一辈就基本不去偷了,因为他们家早就靠着做生意吃饭了。

    上次在火车上,她其实也没有要偷的心思,她只是想完成任务,任务完成之后,她会把钱都还回去的,她没有想据为己有,更不会拿别人的救命钱。

    可罗四两冤枉她,还出手把钱从她这里拿走,于小婷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她顿时就高兴不起来了,所以后面才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若是那天她能听徐小刀劝,也就没这么多事情了,只是她自己不听劝啊。

    她还在后面惹是生非,还怂恿她哥哥去王荣耀家报复。她哥哥也是个傻缺,事情也不去调查清楚,还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手,他们于家都多少年没偷东西了。

    有这样一双儿女,也难怪于保国要退出江湖,不得不退啊。于家迟早得毁在这两个货手上,还是老老实实做人吧。

    现在于保国想老老实实做人都做不到,因为他女儿又惹事了,他真是要疯了。

    经过这兄妹俩的好说歹说,老板才没有把他们扭送到派出所,但是人家老板提出了要他们赔偿500块的要求。

    得,栽了就认了吧。

    可他们发现了另外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他们手上没这么些钱啊,他们只能向他们老爹求助了。

    于保国同志气的肝都疼了。

    几个人趁着夜色往宾馆那边走回去。

    一路上,于小飞还骂骂咧咧:“什么玩意儿嘛,还冤枉我偷东西,还把我堵在店里,我火起来,我今晚上就过去把他们店给搬空了。”

    这话一出,徐小刀用手捂脸,这位少爷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故意撞枪口嘛。

    果然,于保国的脸色瞬间就黑下来了,他站住了脚步,跟在他后面的俩兄妹一个来不及差点撞上去。

    于保国阴沉着脸,怒视着于小飞。

    于小飞心中一紧,以他惯有的经验来看,每当他老爹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就是他遭殃的时候了。

    果然,于小飞这个不详的念头刚起,他就被于保国踹到了,他直接被踹翻在了马路上。

    “好疼,好狠。”于小飞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整个人都弓成了一条大虾,他老爹刚刚这一脚可是没有收力气的,他疼的冷汗都出来了。

    旁边两人皆是一惊,他们也没想到于保国居然下手这么重。

    于保国蹲了下来,用冰冷的眼睛看着于小飞,冷冷问道:“怎么,还想去偷啊?”

    于小飞勉强抬头看一眼于保国,尽管他现在痛的厉害,可他还是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他老爹是动真火了。

    “不敢了,不敢了。”于小飞缩了缩脖子。

    “你们呢?”于保国扭头看于小婷和徐小刀。

    两人皆是心生惧意,往后退了两步。

    于保国继续盯着自己儿子,冷声道:“我为什么非要退出老荣行,还不是为了你们这几个蠢货考虑,你们难道真想做一辈子贼吗?让你们的子子孙孙都活在阴暗的角落里吗?以前我们没得选,但现在我希望你们可以过上跟我们不一样的生活。”

    “这种生活是我,是你爷爷,是你太爷都曾经羡慕万分的,你真以为做一个贼王很威风吗?你们有体会过晚上睡觉都不敢脱衣服,都不敢睡死的感觉吗?我告诉你们,新中国成立之后,你们爷爷还有太爷每晚都夜不能寐,生怕人民政府什么时候端着枪就冲到家里来。”

    “为什么你们现在过得这么舒服,不是你们付出了多少,而是我们于家几代人蜷缩在阴暗的角落,不敢冒头,让别人让政府都忘记我们,才让你们能在一个相对平安的环境里成长起来。”

    “现在,社会变了,我们不用非要靠偷东西为生。路,我都已经给你们铺好了,现在只要彻底跟老荣行划清界限,我们就可以换个身份重新做人了。结果你他妈的居然在这种时候还想着去偷,怎么?这么舍不得自己小绺的身份啊?我告诉你们,你们谁下次还敢再胡乱伸手,伸哪只手,我就砍哪只。”

    说罢,于保国怒气冲冲地走了。

    徐小刀把倒在地上的于小飞扶起来,叹了口气:“唉……”

    “师哥。”于小婷可怜兮兮地看着徐小刀。

    徐小刀摇摇头,不无责怪地看着两人,说道:“你们这次是真的伤到师父的心了,师父为你们考虑那么多,付出那么多,而你们却……唉……”

    于小刀也羞愧地低下了头。

    于小婷委屈道:“不是我要偷东西,我没想着要做活儿,我是又遇见那个王刚了,我气不过我才……”

    “王刚?哪个王刚?”徐小刀马上回头看来。

    于小婷气道:“还能哪个,就是火车上那个王荣耀的徒弟,王刚。”

    “是他?”徐小刀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