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妹妹欺负我
    一行人接着往宾馆走去。

    于小飞跟在后面有些提心吊胆,他都想打他自己了。

    于小婷也满是愤懑和委屈。

    罗四两也渐渐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于家人突然找上门来,这摆明了是有事情啊,可两个老家伙都不肯跟他说,他只能是往后面蹭了,他慢慢蹭到了后面跟着的三个人中间。

    于小婷顿时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罗四两对其嘿嘿一笑。

    “哼。”于大小姐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她根本不想理罗四两。

    剩下的那两个人就好尴尬了。

    罗四两看看两人,主动凑到于小飞身边,这位看起来很彪的少爷应该比较好骗。

    “于少爷。”罗四两客气地打了个招呼。

    于小飞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哭丧着脸道:“王……王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罗四两比他妹妹还小呢,这货倒真好意思叫对方哥。

    罗四两反而愣了一下:“故意什么?”

    于小飞悲催道:“就是您家那些东西,我回去就还给您,咱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

    罗四两这才明白过来,他大手一挥:“嗨,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原来只是区区财物啊,不必归还了,就当是我与于兄的见面礼了。”

    于小飞讶异道:“这么大方?”

    罗四两轻蔑一笑,豪爽道:“我王刚又岂是贪财之人?”

    于小飞眸子放光,对王刚的好感度直线上升,他道:“那……那令师那边……”

    罗四两道:“没事,我待会儿就去跟我师父说一声,我师父也是重义轻财之人,定然不会责怪你的。”

    于小飞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面:“那太好了,多谢多谢。”

    罗四两道:“鄙人家里若是有于兄瞧得上眼的东西,于兄只管去拿,不必跟我知会,我就当交于兄这个朋友了。”

    于小飞脸都红了,嗫嚅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罗四两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见外了不是,以后于兄与我王刚不分你我,王刚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而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

    于小飞可谓是被罗四两的豪爽给狠狠震撼了一把,震的他脑袋都晕了。

    旁边的于小婷和徐小刀也时不时看向这边,只是他们离的稍微有些远,倒是没听见他们在谈什么。

    罗四两道:“在下王刚,还不知于兄尊姓大名。”

    于小飞立马道:“在下于小飞,你叫我小飞就好了。”

    罗四两也很客气:“原来是飞哥啊。”

    于小飞嘿嘿一笑。

    罗四两趁机问道:“飞哥,不知令尊跟家师有什么渊源,我看他们好像是旧相识啊。”

    于小飞道:“我也不清楚,我们家老头儿有事情都不跟我说的。”

    罗四两也道:“我家老头儿也是,什么事情都不肯说,都嫌我们年纪小不懂事,其实我们哪有他们想的那么不堪啊。”

    “对嘛。”于小飞立刻一拍手,他可算是找到知己了:“他们不给我们锻炼的机会,也不给考验我们的机会,就说我们不行,这不公平嘛,我们其实比他们想象的优秀多了。”

    “就是,我看飞哥你就是一副人中龙凤的样子。”罗四两一记马屁过去,于小飞立刻飘飘忽忽上天了。

    马屁也要看是谁拍的,街上随便来一个阿猫阿狗,那马屁拍起来就不太响了。

    而罗四两比于小飞可优秀多了,昨晚上他们于家兄妹被罗四两一个人玩的团团转,愣是被坑的颜面尽失还拿罗四两没辙,这样的高手来拍他的马屁,他能不上天吗?

    于小飞这会儿都找不到北了。

    罗四两看的也是好笑,这位少爷还真是好骗。同时他心里也稍微琢磨了一下,但也没琢磨出什么味道来。

    前面他倒是听见于保国管他师父叫叔了,让他儿子女儿管叫卢光耀叫爷爷,难不成自己师父是跟于家的上一辈有交情?

    罗四两得出了这个结论。

    于小飞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可还是有些飘飘悠悠的。

    罗四两问道:“飞哥,你们这回来湘西所为何事啊?”

    于小飞想也不想就答道:“还能为何啊,去谷家拿认可呗。”

    “谷家?”罗四两一愣。

    于小飞解释道:“这是贼王的一支传承,现在隐藏在这湘西之地了。九龙堂会,你知道吗?”

    罗四两摇了摇头。..

    于小飞又跟罗四两解释了一下,他现在已经被罗四两捧到天上去了,也把罗四两引为了知己,什么事情都肯跟他说。

    于小飞叹了一声:“也正因为在飞轮上,你坏了我们的任务,所以我们才不得不来湘西找谷家。我爸找上王老爷子,恐怕也有求助之意吧。”

    得,这位爷倒不是真傻。

    罗四两沉着脸点了点头,心中微微沉重,恐怕应该就是这个麻烦了。

    于小飞顿了一顿,立刻回过神来:“飞轮,不对,你在火车上欺负我妹妹的事情还没算呢。”

    他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罗四两有些无语地看他,问道:“你妹妹没跟你说当时的情况?”

    于小飞摇头道:“没有,我正要问你呢,你若是真欺负我妹妹,我跟你没完。”

    “唉。”罗四两长叹一声,脸上带上了悲戚之色。

    “怎么,这里面另有内情?”于小飞疑惑问道。

    罗四两又是一声长叹,无奈地摇了摇头,他面容苦涩道:“其实这也是巧合罢了,那一日你们于家在飞轮上做活儿,而我正好也在那趟列车上,我在如厕之时,突然厕所门被打开了,闯进一个中年人来,正在从怀中转移钱财。”

    “我当时就愣住了,而他也傻眼了,我他妈还光着呢,结果他还骂我是流氓,还说我欺负他。我后来才知道那是个女的,还是你妹妹。我多委屈啊,我一个黄花大闺男,我连对象都没找过,我……我……我还被看光了,她还说是我欺负她,明明是她自己闯进来的。”

    于小飞目瞪口呆:“原来我妹这么过分啊?”

    罗四两委屈道:“对啊,你妹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啊,我后来也是气不过才出手的。唉,我都还没娶老婆呢,我以后还怎么讨老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