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求您了1
    到了宾馆,几个人都呆在房间里面。

    于保国这会儿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把事情都说了一遍,他也恳求卢光耀帮他。

    卢光耀一双花白的眉毛紧紧皱着,他也没想到于家遇上的麻烦竟然是这个。

    于家要退出老荣行,卢光耀是持双手赞成的,毕竟现在社会不一样了,不像旧社会时期那么混乱了,在现在社会你还敢摆老贼王的身份,那你就是找死了。

    于家能苟活到现在,纯粹是因为解放之后,他们够怂,完全躲起来了,还积极投身新中国建设,老实的都不行了,才躲过好几次劫难,于家上两辈人才得以善终。

    旧社会时期老荣行有九大贼王,那个时候是真的威风无限,可你看看现在,杀的杀,关的关,就剩五条残龙了。

    这五条残龙早不复当年盛况了,他们也完全不敢嚣张了,你看看于家,你看看谷家,人家都躲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了。现在的贼王世家只是说还有传承存在,还有传人在世,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贼王了。

    现在老荣行当道的都是些新跳上板的,都是八九十年代冒出来的这批人,学了点本事,就出去做活儿了。

    手糙的很,跟他们这些贼王传承完全没法比。

    但是这些贼王都不敢出来做活儿,因为他们已经脏了盘了,国家早知道他们了。

    有些是被收拾过的,比如谷家,都躲到这里来了;还有些是看他们老实,没有去收拾的,比如于家。

    所以现在新跳上板的那些老荣都只是隐隐听说以前有贼王,但他们不认识。

    于家跟这些有传承的老荣做个了断,他们就可以真正退出江湖了。

    卢光耀其实清楚,江湖有五花也有八门,有白有黑有灰,白的干净的那些已经被国家给收编了;灰色的,还在江湖上瞎混,但也不敢踩的过火;至于黑的,那就老实待着吧。

    于家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和潜伏,能让他们家安安稳稳地退出来,那就是一件天大的幸事了。

    只是他卢光耀不想再跟老荣行有所牵扯,可偏偏麻烦又找上了门,他怎能不纠结啊。

    房间内陷入了寂静。

    于保国也有些忐忑,卢光耀是跟他们家有交情,可跟有交情的是他们家已经逝去的两代老爷子啊,他也仅仅只是占了一个后人的名分而已。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不是说着玩玩的,若是他们家老爷子还在,那事情定然不会这么难办的。

    于保国见卢光耀不肯松口,他咬了咬牙便道:“老爷子,只要您能出手相助,我在津市的市中心还有两个店铺,就当做是酬劳了,感谢您的帮手。”

    在场几人都吃了一惊。

    尤其是于家的那三个小孩,他们更是吓一跳,那两个铺面是地段最好的铺面,也是最赚钱的两个,就这么舍出去了?

    罗四两也微微讶异,他虽然不知道这两个铺子价值几何,但想来应该不菲。

    卢光耀看于保国一眼,皱眉不语。

    于保国再度咬牙,继续加码:“外加四十万茶水钱。”

    “爸……”于小飞惊呼。

    “闭嘴。”于保国一声怒喝。

    于小飞把话吞到了肚子里面,他爸这次是下血本了,4o万差不多是他们全部的流动资金了,他们目前也只能拆兑出来这些。而且除了全部的流动资金,他老爹还把最赚钱的两个铺面给压上去了,这等于说是压了全部家当啊。

    于小婷和徐小刀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于小婷更是用力剜了罗四两一眼,若不是他在火车上坏事,她老爹也不至于要付出这么大代价。

    而罗四两则是长大了嘴,他的家庭条件虽然不错,但家里的存款也就三十万而已,现在于保国开出的价格已经比他家所有家当都要多了。

    这一把就够他爷爷攒一辈子的钱了。

    罗四两的小心脏都扑通扑通跳了起来,他也说不好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好,但显然这一大笔钱对他这小孩子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

    于保国希冀地看着卢光耀。

    卢光耀皱眉看他,始终不言。稍顷,他又收回了目光,看了一眼站在房间里面的罗四两,眉头更是轻轻抖了一下。

    他把目光都收回来,叹了一声,问于保国:“值得吗?”

    于保国坚定道:“值得,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只要人在,只要能跟老荣行做一个彻底的了断,那一切都是值得的,一切也都能重头再来。”

    卢光耀眉头紧皱。

    于保国再度恳切劝道:“老爷子,只要是我们于家有的,只要是你看的上的,我全都能给,我们只想退出老荣行。”

    于小飞和于小婷见到自己父亲如此苦苦哀求别人,他们心头很不是滋味。

    这两人也是第一次为自己做的蠢事感到了后悔,他们父亲之所以如此苦苦哀求别人,都是为了他们两个人的未来啊,可他们还如此不懂事,去拖他们老爹的后腿。

    两人都面露愧色。

    于保国见卢光耀还是不肯松口,他双目含泪,声音都颤抖了起来:“老爷子,求您了。这是我们于家几代人的心愿啊,从我爷爷于黑开始,到我父亲,再到我,我们几代人跟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躲了起来,就是为了今天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老一辈人做的事情不应该再让小辈来承担了,我希望我的儿女能正大光明地行走在太阳底下,我希望我的儿女不要再看见警察就心中憷,我希望我们于家后代都能彻底摆脱这个身份。求您了,老爷子。”

    卢光耀长叹一声,于家尽管现在已经不做活儿了,可像他们这种有传承的家族,都是有很严的规矩的。上贼船容易下船难啊,只要你没退行,麻烦就有可能会找上门,人家出事了也会咬到你头上。

    拿到认可,才是真正的退出,才是没有后患的退出。

    卢光耀苦笑两声,说道:“这事儿,我说了也不算,你问他。”

    卢光耀冲着罗四两抬了抬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