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三十章 覆水难收
    所有人都闹不懂为什么罗四两要弄这么一出。

    他到底想干嘛?

    于家人担心他捣乱,谷家人则是担心于家要翻脸生事。

    现场只有卢光耀噙着微微笑意,欣慰地看着罗四两,罗四两确实很优秀,比他预想的还要优秀。

    杯子和水都飞了上去,罗四两也抬头看去,双目如电,出手更是快若疾风,一把就抓住了飞起的茶杯。

    而后其右手抓杯一晃竟然在半空中收起了茶水,只见他手持茶杯,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说是缓慢,实则快若闪电。

    仅仅只是眨眼,漫天的茶杯竟全被罗四两收入杯中,其后他原地旋转,手掌用柔劲儿不断卸去茶水的冲劲。

    此刻的罗四两便一个顶级的舞蹈演员,在原地旋转起舞,动作轻柔,却在柔和中又透出一股子韧劲,姿态优美,让人赏心悦目。

    几次旋转过后,罗四两动作越来越慢,而后其戛然而停,右手拿杯,回转于胸前,茶水微微晃动,但却并未溢出,依旧是满满一杯琥珀色的茶水。

    众人皆是一惊。

    就连已经有了准备的于家人,全都目瞪口呆。于小婷更是心中苦涩,骄傲如她,也不得不承认罗四两的手法功夫已经远于她,不是她能望其项背的。

    徐小刀眼中更是异彩连连,这就是无双圣手的传承,这就是曾经压得整个老荣行无法翻身的绝妙手法啊,果然厉害之极。

    于保国惊叹不止,他们于家也是靠手法吃饭的,当初他爷爷于黑仗着一手苏秦背剑,在江湖上闯下偌大的名头。

    但今日他见到罗四两露的这一手,他还是被惊艳到了,恐怕就算是他爷爷于黑在巅峰之时,也不一定能胜过眼前这个半大小子吧。

    这小子简直厉害得邪门了。

    谷家人那边也是惊骇莫名。

    谷正的下巴都快惊掉了,这手法也太玄奇了吧,怎么跟看武侠电影似的?

    谷正年纪小,再加上家里长辈死的死,关的关,他没怎么见过世面,也不知道真正的高手手法能有多玄妙。错非他今天亲眼所见,不然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有人能做到如此的。

    谷五爷的年纪稍微大一些,也比谷正多见过一些世面,但他也被吓够呛,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厉害的手法。他们谷家擅长的是刀片功和脱困术,手法一类的还真不是他们所长。

    罗四两现在的手法根本就不比当年那些贼王差,甚至更强,至于这些贼王后人,那就更加没法比了。

    罗四两持杯在手,笑道:都说覆水难收,小子今日就收一收这泼出去的覆水,献丑了。

    罗四两饮了茶水。

    谷五爷心悦诚服,也不敢轻视罗四两的年纪,便拱手道:阁下好手段,佩服佩服。

    罗四两拱了拱手,没多说什么,就回去了。

    于家人也在看罗四两。

    罗四两冲着于小婷眨了眨眼睛。

    于小婷气呼呼地把头扭到一边去,她理都不想理罗四两。

    谷五爷看了于保国一眼,目光中多了许多沉重之色,他顿了一顿,说道:那这第四杯茶水,谁人来喝?

    于保国思索了一下,有心让他徒弟徐小刀出马,小刀天资虽然一般,但人胜在稳重,饮下这杯茶水应该不成问题。

    正当于保国准备开口之际,卢光耀却抢先开口了:这杯茶,我来喝吧。

    于保国愕然回,他也没想到卢光耀居然自己主动要出手了,这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谷五爷也是微微一怔,看着卢光耀的面孔目露思索,但却没有什么头绪,但他的脑子却又觉得有些印象。

    徐小刀则是大为兴奋,传奇要出手了,他是要亲眼见证传奇了吗?

    好,有劳了。于保国拱手谢过。

    卢光耀大步向前,走到桌子前面,稳稳端起茶杯,感慨一笑,沉声说道:这一杯,我敬谷一刀。

    卢光耀仰头喝下。

    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花哨的技巧,只是简简单单端起喝下,动作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这让本来期待至极的徐小刀大失所望。

    于保国目光也沉了沉,但他没说什么。

    谷正则是微微摇头,对眼前这个老头轻视了不少。

    于小飞和于小婷兄妹则是一脸纳闷,这老头好像也不怎么厉害啊,为什么他们老爹之前那么恳求他出手啊?

    谷五爷也是一愣,然后问道:您认识家父?

    卢光耀笑着颔,也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谷五爷更疑惑了,他老觉得卢光耀有些熟悉,但脑子里面却没有眼前这人的印象。

    真是怪了。

    于保国对谷五爷道:五爷,咱们也就不绕弯子了,我们这次过来的目的,想必您也清楚,请划下道来吧。

    谷五爷点了点头,看着几人说道:完成我们设置的三道考验,我们便认可你们退出老荣行。这三道考验,一考手,二考刀,三考脱。

    于保国点点头,神色稍稍有些凝重,他道:您请说。

    谷五爷道:一考手上功夫,单手剥开一个生鸡蛋,不得借助外力,只能用手,鸡蛋剥开之后,蛋皮不能破,蛋液也不能流出。

    于保国一愣:就这样?

    谷五爷点头道:就是如此。

    于保国这回是真吃惊了,不是谷五爷出的题目太难,而是太简单。单手剥生鸡蛋对普通人来说,自然是相当艰难了,但对于家这种靠手上功夫吃饭的家族来说,这就是基本功了。

    如果没练到单手剥鸡蛋的程度,他们根本连出去做活儿的资格都没有,他们这种有传承的老荣,对手法的要求是很高的。

    就他们于家今天来的这四个人,每一个都能做到这一点。这道简直就是送分题啊,于保国有些难以相信,真的就这么简单?他们家跟谷家可是有旧怨的,他就这么简单放过自己等人吧?不会吧?

    于保国狐疑的眼神在谷五爷脸上扫来扫去。

    谷五爷却没理他,直接拿出一个鸡蛋来,说道:请。

    于保国接过鸡蛋,细细查看,鸡蛋不会做了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