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鸡蛋
    于保国翻来覆去仔细查看鸡蛋,可是怎么看这个鸡蛋也不像是有问题的,难道里面做了手脚?

    于保国皱眉思考。

    谷五爷也等的有些不耐烦,沉声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额……”于保国有些迟疑:“这……要不鸡蛋就我们来提供吧。”

    谷五爷闻言一愣。

    谷正也愣住了。

    谷五爷看着自己手上的鸡蛋,摇头嗤笑:“我还以为堂堂于家家主是何等英雄,原来也是这般小人,于保国你是瞧不起你自己,还是瞧不起我们谷家?”

    这话说的于保国脸色一红,于保国忙道:“五爷,保国绝没有看不起谷家的意思。”

    “哼。”谷五爷一声冷哼,脸都黑了,他本来是想着放于家一马的,他没想为难于家,可是人家把他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啊,他的面子顿时就挂不住了。

    于保国也很尴尬,这是于家能不能顺利退出老荣行的关键,他不敢大意啊,他可不信谷家会对他们放这么大的水。

    其他几家都是因为他们之前就有交情,而且于保国还送上了厚礼,人家才答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谷家这边,他们本来就有旧怨,于保国还特意把卢光耀师徒给搬出来当援手,而且他又没给谷家送过礼,人家怎么可能就这么轻轻松松放过他们啊。

    于保国根本不会相信,他沉吟了稍许,忍着尴尬,对自己儿子呵斥道:“站着干嘛,前面交代你的拜门礼物也忘了去拿,快去准备,怎么可以失了礼数?”

    “哼。”谷五爷的脸色更臭了。

    于小飞和徐小刀两人立马就跑出去了。

    “坐吧。”谷五爷没好气说了一声。

    谷正去搬来凳子,只有四条,意思很明显了,就是刚刚喝了四杯茶水的人,才有资格坐下。

    于保国点点头,人家规矩如此,他也没多说什么,他就转身恭敬地引着卢光耀坐下。

    谷五爷又看了看卢光耀,目光微微闪烁。

    罗四两也坐了下来,他身边坐着的就是于小婷,只可惜于小婷根本不想理他,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现在场面也变得有些尴尬了,于保国也在尴尬地聊着天,只是谷五爷都懒得搭理他。

    于保国摸摸鼻子,继续热脸贴冷屁股,他也没辙啊。

    徐小刀和于小飞回来的很快,他们就近买了一大堆东西,当然也少不了鸡蛋。

    于保国尴尬地笑着:“哈哈,初次拜访,倒是忘了拿东西了,让五爷见笑了,哈哈哈……”

    谷五爷把头甩到一边去,不理他。

    于保国让人把东西放好了,然后自己厚着脸皮去取了一枚鸡蛋,对于小婷道:“婷婷,来,让谷五爷指点你一下。”

    “五爷,献丑了。”于小婷把鸡蛋拿在右手之上,大拇指和中指夹住鸡蛋两端,把鸡蛋在桌子上一滑,鸡蛋便在她的两指之间快速旋转起来。

    于小婷空出的食指就轻轻戳在这鸡蛋壳上,只听得一阵“嗒嗒嗒”一阵轻响,那枚生鸡蛋的外壳纷纷落地,而外壳里面的蛋衣却是完好无损。

    这一手不简单,生鸡蛋的蛋皮和蛋壳是粘在一起的,稍稍用力过甚,立马就能破。所以就算找一个手法高超的人,他也是轻轻弄破蛋壳,然后很小心去剥开。

    而于小婷却是在鸡蛋旋转的时候,用手指头快速戳动鸡蛋,在极短的时间内,用这么快速的手法把大半蛋壳打干净。

    这就是真功夫了。

    这对手上力度的拿捏要求是非常高的,多一分就破,少一点不碎,非常难。

    于小婷也不简单,真不愧是于家年轻一辈里面唯一一个练成苏秦背剑的人。

    于小婷用单手把两头的蛋壳也剥掉,液态的鸡蛋被鸡蛋皮紧紧包裹着,就如同一个灌了水的皮球在于小婷的纤纤玉手中变换形状,在日光的照射下如同半透明的琥珀,美极了。

    于小婷伸出自己右手,看着谷五爷。

    谷五爷点点头,道:“好手法,不错不错。”

    “谢五爷夸奖。”于小婷把剥了壳的鸡蛋轻轻放在桌面上。

    于保国接着道:“谢五爷照拂了,请五爷接着出下面的考题。”

    谷五爷顿了顿,又皱眉看了一眼于保国,前面于保国的不信任举动也让他有些恼火,他都已经抛弃两家的旧怨,刻意给于家放水了,可于保国却还如此做,这让他面子挂不住,所以他决定把考验的难度提高一些。

    他便道:“第二考刀工,用飞鹰刀片把生鸡蛋壳给削干净,不得使用除了刀之外的物品,也不得伤及鸡蛋内皮,更不能让蛋液流出来。”

    于保国微微一滞,这难度就大了许多了,还有就是他们于家擅长的是手法。苏秦背剑也能用到刀上,但那一般都是御敌所用,没那么精细,刀法并不是他们最擅长的,真正擅长玩刀的是谷家。

    “这……”于保国稍稍有些迟疑,他在想是不是要请罗四两出马了,当年卢光耀可是把老荣行所有本事都学了个全的,他每一样都很精通。

    谷五爷顿了一顿,还是没忍心把事情做绝,他道:“给你们两次机会。”

    于保国豁然转头,有些诧异,对方又放水了,难道他是没想过为难自己?那之前的剥鸡蛋……

    这一刻,于保国想了许多,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但他还是没有放下戒备之心,便道:“谢过五爷,嗯……小刀,这鸡蛋就让你来剥了。”

    徐小刀以小刀命名,他的刀片功夫也是于家这些孩子里面最好的,现在于保国年纪也大了,论刀片手法的精细程度,他还真不如徐小刀。

    “是,师父。”徐小刀答应一声,走上前来,先给谷五爷行了一礼:“见过五爷,在下于家徐小刀。”

    谷五爷微微颔首:“请。”

    徐小刀抓起一枚鸡蛋来,吐出一口气,眼睛紧紧盯着鸡蛋,右手在腰间一摸,手上顿时多了半枚刀片。

    他稳了稳心神,拿着刀片认真地挑了起来,动作轻柔且缓慢,他没有做什么花哨的动作,就是稳稳地挑动着,这就是他的性格优势,他足够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