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捆神锁4
    捆神锁。一听这名字,于保国的脸色都变了。

    在当年,捆神锁在老荣行可是鼎鼎有名的,这也是谷家的招牌。当然谷家不是卖锁的,而是解锁的。

    谷家有两套绝活,一个是刀片功,还有一个就是脱困术,老荣做活儿一旦被抓了,被绑起来了或者被锁起来了,脱困术就能派上用场了。

    捆神锁也是谷家设计的,都说久病成良医,这些老荣设计的锁链还真不比老柴设计的差,甚至更好,你想,哪里还会有比贼更懂贼的啊。

    捆神锁有指锁手铐脚铐膝铐颈铐,肩铐,六种铐锁,而且还有特制的铁链,专门从人身上的各个关节穿过,一旦被捆上,根本就挣脱不了。

    为什么谷家人给它起名叫做捆神锁,因为他们认为就连神仙都没有办法挣脱他们家的锁铐。

    在解放前,老荣行有一个很出名的西北锁王,人送外号江一捅,就是说没什么锁是他一捅捅不开的。而且他的脱困术也相当了得,被老柴抓了好几次了,整个人都被捆上锁在牢里,结果都被他逃了出去。

    江一捅在西北一带非常有名。

    后来在贼王大会上,谷家拿出了家族的捆神锁来考验众人,那些自诩高手的老荣,纷纷败下阵来。

    最后江一捅出手了,可就是这个西北锁王都栽在了捆神锁上,他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来是老谷爷谷一刀出手演示了一番,他用上了谷家家传的脱困术,顺利解开了捆神锁。至此,谷家脱困术的名声大噪,成为了老荣行第一脱困术。

    一直到现在,能解捆神锁的,只有谷家家传的脱困术,而且还得是把这脱困术练到极高境界才行,水平一般的照样解不开。

    以前谷家四爷被抓之后,他不甘心坐牢,直接用脱困术逃了出来。逃出来之后,被老百姓现了,这下子连牢都不用坐了,直接被愤怒的老百姓打死了。

    但这也说明谷家的脱困术确实不凡呐。

    所以一听谷家要拿捆神锁,于保国脸都白了,都出捆神锁了,那他们还弄个屁啊,就算是他爷爷于黑在世,照样解不开啊。

    于小婷和于小飞年纪小,于保国也没有跟他们说过这里面的门道,他们也不太清楚,只是有些诧异他们老爹的举动。

    徐小刀也不太清楚其中关节,但他比于家两兄妹都要稳重,这会儿他的神色也有些凝重。

    罗四两和卢光耀互视一眼,都现了对方脸色中的凝重之情。

    五爷。于保国急着恳求道:我们真没有看不起谷家的意思,五爷,高抬贵手啊,保国求您了。

    谷五爷沉着脸,扭头不理于保国。

    于保国咬了咬牙,转身过去,直接给了于小飞一个嘴巴子,喝道:畜生,跪下。

    于小飞都懵了,他捂着脸惊问:为什么啊?

    于保国颤抖着手,指着他喝道:你知道你惹了多大事吗,跪下,向五爷道歉。

    于小飞震惊地看着他父亲,他不敢相信他父亲会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

    于保国也很心疼自己儿子,可为了于家,为了于家几代人的努力,也为了于家以后的世代子孙,他不得不如此。

    谷五爷喝道:够了,不必惺惺作态了,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这是两家的面子之争。这一关,你们非过不可。

    于保国倒退两步,面色一阵阵白,他咬着牙死死盯着谷五爷,道:五爷,一定要如此吗?

    谷五爷答道:我也不想如此,可现在不得不如此。

    于保国脸上浮现狰狞,他可不是个老好人。该屈的时候他能低头求人,可该狠的时候,他也不乏胆气,他冷冷道:谷家隐瞒身份躲在这小小的县城,恐怕也是为了躲避新跳上板的老荣吧?

    谷五爷豁然转头,盯着于保国:你敢威胁我?你别忘了,你们于家躲起来是为了什么?

    于保国冷喝道:那你也别逼我鱼死

    谷五爷脸上闪过忌惮之色,他连跟于家比试都把家里孩子给赶得远远的,他就是怕家里孩子再跟老荣行牵扯上,他们跟于家一样也躲藏多年了。

    罗四两无奈摇摇头。

    卢光耀看着两人,出声道:好了,都别耍狠了,谁都不想惹事,那就谁都别惹事。既然选择了挑战,那么自然是一方出题,一方答题。能完成最好,做不到也怪不了别人。

    于保国皱眉看来,他知道卢光耀曾经去过老荣行各家学手艺,但他不是当年事件的亲历者,他只是听他长辈说过,他也不知道卢光耀有没有学过谷家家传的脱困术,就更不知道他的小徒弟会不会这一手了。

    学脱困术第一点就要练缩骨功,这太难了,也太苦了,而且还会让自己染上一身的关节病,现在大家条件都好了,谁愿意学这个啊?

    所以于保国看着卢光耀,面露询问。

    而卢光耀却并不答他。

    谷五爷也面容稍霁。

    此时,谷正也拖着一个大箱子出来了,很沉重的一个箱子,谷正吃力地把箱子拖到院子中间,打开箱子,里面放着一堆乌黑的锁铐。

    谷正一件一件拿出来,摆在了院子地面上。随着他越拿越多,众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尤其是于家人那边,所谓的捆神锁居然有这么多东西,这么多东西放在人身上,不说解锁了,他连动都动不了吧?

    于小飞的脸色更是一白,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犯下一个大错了。

    于小婷的脸色也很难看,咬唇看着罗四两,神色凝重。

    于保国的呼吸也非常沉重,在场的于家人里面,只有他对捆神锁最为了解,也正因为了解,所以才会知道它的可怕。这是连西北锁王江一捅都挣脱不了的锁铐啊。

    五爷。于小飞一声悲呼,双腿一软就要跪下。

    于保国眼疾手快,一把就把于小飞拽住了。

    爸我错了。于小飞眼泪哗哗而下,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的大错了,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会毁了于家好几代人的心血,他心里怎能不悔啊。

    于保国颤抖着唇,沉声道:别哭了,于家人的眼泪没那么不值钱。以后要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