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解捆神锁
    捆神锁不止解锁麻烦,就连锁人都很麻烦,谷正给光给罗四两上锁都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你就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有多复杂了。

    弄完了之后,谷正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太费劲了。

    再看罗四两,他已经被绑成一团扔在地上了,各个关节都被绑住了,动都动不了。

    众人神色凝重。

    于保国凑到卢光耀身边,问道:“卢叔,他可以吗?”

    卢光耀微微沉脸:“不知道,看运气吧。”

    卢光耀这话一出,于保国心中就有了一些底,看来当年卢光耀的确把谷家的脱困术学去了,而且他也传给这孩子了,就是不知道这孩子学得怎么样?但不管怎么说,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

    罗四两现在被锁铐锁住了,要打开锁铐,一种是撬锁,还有一种是挣脱。

    撬锁可以用暴力的,也可以用技巧的。现在暴力肯定是不行了,罗四两都绑成这样了,动都动不了,就更别说暴力拆锁了。

    还有一种是技巧开锁,高手用铁丝也能把锁打开。但还是那句话,罗四两动不了。

    他带着手铐和指铐,手就动不了了。而且他还带着颈铐和肩铐,他的头也没法往下弯,嘴巴也就动不了了,本来倒是可以尝试一下用嘴巴叼着铁丝开锁。

    而且他的脚还带着脚铐,膝盖还带着膝铐,他的脚也没办法伸上来,不然倒是可以尝试一下用脚指头夹着铁丝开锁。

    也正因为这么难,所以连当初的西北锁王江一捅都栽在了这上面。

    撬锁是肯定不行了,只能是靠着挣脱。这是铁锁,你力气再大也不可能把它撑破,只能是缩小自己,让锁铐自然掉落。

    所以解捆神锁,要求的第一点就是要有极好的缩骨功,这一关就难到了无数人,缩骨功的底子要从六七岁就开始打,数十年如一日,吃尽无数苦头,卸下无数次关节才能功成,这不容易啊。

    罗四两吐出一口气,神色稍稍凝重,眸中透出坚毅之色。两肩膀微微颤动,一点点往里缩,然后往下一拉,他脸上闪过一丝痛苦,右肩关节已经被他卸下来了。

    然后是左肩,一样的动作,两个肩膀关节卸下,然后往里缩,原本锁的很紧的肩铐瞬间露出了空隙。

    罗四两紧咬着牙齿,一点点卸下自己的关节,拼命往里面缩小,然后控制肩铐往下掉。

    谷五爷眸中闪过异彩,赞道:“好俊的缩骨功啊。”

    缩骨功练的比较多的,一般是老荣行的小绺,或者是盗墓的土夫子,还有就是彩门的艺人。

    吴桥有个鬼手王就很擅长缩骨功,他能穿上一件三岁孩童的衬衫,还能把扣子全部扣好,再往衬衫里面塞进去三个啤酒瓶子,他的缩骨功才是真正的出神入化。

    罗四两的缩骨功虽说比不上鬼手王,但也足够瞧了,他们罗家有家传的缩骨功,卢光耀也会,缩骨功各家各户其实都差不多,就看你能下多少工夫了。

    罗四两把肩铐卸下,然后用肩膀顶着颈铐,把颈铐往上顶,他的颈铐跟矫正颈椎病的颈托很像,把整个脖子给关住了,罗四两的脑袋只能冲天,低头都低不了。

    罗四两顶着颈铐,一上一下,一震一动,颈铐撞到罗四两的下巴上发出哐哧哐哧的声音。

    于小飞都看愣了,不明所以道:“他这是干嘛?”

    颈铐这样肯定是撞不开的,于保国也闹不清楚罗四两到底想要干什么,但他也没说什么。

    谷五爷则是瞪大了眼睛,他原本还以为这小子至少要摸索半天才会找到正确的步骤。当年的锁王江一捅也是花了半个小时的摸索才动手的,这小子动作怎么这么快,而且他所有的程序都是对的,怎么可能?

    卢光耀看着罗四两的动作,他也感慨不已,又想起了当年,想起了他孤身一人来到谷家偷学技艺,还坑蒙拐骗让谷家老二把脱困术教他。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物是人非了。

    稍顷过后,大家总算看明白了,罗四两根本不是想撞开颈铐,而是利用身体的震动用肩铐把缠在他手肘上的铁链子给撞下去,铁链子把他的手肘捆住了,他无法弯曲。

    肩铐往下掉,它把身体和手臂都捆在里面了,罗四两数次而动,肩膀和下巴都疼死了,弄了半天才把肘上铁链往下砸了一点,把手肘空出来一个小小的空间,他的手肘终于能弯曲了。

    罗四两大松一口气,头上布满了汗水。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看着罗四两,于小婷更是双手都抓在了一起,紧张不已。

    罗四两把双手往上弯,可肩铐已经到了肘部,他没办法再把肩铐往上提了,有肩铐他的手臂弯曲程度有限,根本够不到嘴边。

    罗四两紧咬牙齿,把肘部关节卸下来,双手顿时变得绵软无力起来,而他的手臂也再度往前探了一些,这次终于离嘴巴不远了。

    罗四两扭头对谷正道:“给我吧。”

    谷正把一枚两寸左右的铁丝交到了罗四两嘴里,这铁丝大约六七厘米吧,解锁肯定是要工具的,你一点工具不给,那真的是神仙也弄不开。

    徐小刀眸子一亮,有些激动道:“可以用嘴解开手铐了。”

    谷五爷轻蔑一笑。

    于保国沉声道:“你看清楚了。”

    徐小刀定睛一看,才发现手铐和指铐的钥匙插口都是朝外的,罗四两就算叼着铁丝,也捅不到啊,而且他的手和指头都被铐上了,他也翻转不过来。

    徐小刀脸色一变,怎么这么难啊?

    罗四两压根没有想解手铐,他叼着铁丝,用力把铁丝送到右手指缝里面,然后伸手探了探,控制铁丝寻找颈铐的钥匙插口。

    “什么?他竟然要解颈铐?”

    于家人皆是一惊,颈铐是绑在他脖子上的,罗四两根本就看不见,这纯粹是盲解,而且他的手肘关节还被他卸下来了,手臂绵软无力,手上的控制力也降了大半,连做一些简单动作都很困难,就更别说解锁这种精细活儿了。

    这怎么可能完成啊?

    “唉……”谷五爷也是轻轻一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确给他太多惊喜了,可这小子还是不可能解开这个锁的。

    为什么说捆神锁只有他们谷家的脱困术才能解开,就是因为这个锁是他们设计的,只有他们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他们知道怎么用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去打开它。

    颈铐这道锁不是随随便便一捅就能打开的,当年江一捅也是因为在颈铐这道锁上摸索的时间太长了,耗费了太多体力,才导致后面功败垂成的。在肘部关节被卸开的情况下开锁,谁能坚持很长时间啊。

    这个年轻人注定是会失败的。

    谷五爷有些遗憾地看着罗四两,可是这一看,他却是愣住了,罗四两竟然没有去开锁,而是他把铁丝伸到了嘴里,用牙一咬,铁丝弯曲了起来。

    谷五爷心中一惊,他又对了。

    于保国也是一愣:“勾头针,这个锁芯是叔侄锁?”

    可罗四两却还没有停下,他又在铁丝头部咬了一个弧度出来,这下子这根铁丝就有两个弧度了。

    于保国惊讶道:“双环叔侄锁?”

    于保国错愕地看着谷五爷,他都想骂街了,这也太坑了吧。双环叔侄锁不难解,但是难以发现,平时用手和眼去感触,那倒是能分辨出来。

    现在眼睛看不见,手指又被铐住了,只能用指缝去感触,而且手肘关节还被卸下来了,鬼知道这是双环叔侄锁啊,难怪当年锁王江一捅都败了。

    谷五爷就更加震惊莫名了,这孩子怎么这么清楚捆神锁的门道,怎么可能?

    虽说双环叔侄锁不难解,可毕竟罗四两关节卸下,又是用的指缝,还是盲解,简单的锁也变得难解了。

    罗四两花了十来分钟时间,身子都快湿透了,脸色都有些发白,若不是他的身体素质足够好,不然还真撑不住。弄了半天,只听得咔的一声,颈铐解开了。

    罗四两大吐一口气,晃了晃肩膀把颈铐甩下去,神色轻松了不少。

    于家人那边也轻松了不少。

    罗四两用指缝夹着铁丝,然后把头凑过去,把铁丝捋直了,然后用嘴巴去给它绕了一个小圈出来。

    于保国有些无语道:“仙人指路锁。”

    这又是个坑锁,跟双环叔侄锁一样坑,难怪锁王江一捅会体力不支而败下阵来,这谁受得了啊?

    谷五爷则是更加震惊了,这小子又未卜先知了,不可能,不可能有人能未卜先知,他一定知道捆神锁的构造,他到底是谁?

    罗四两把脑袋凑过去,嘴巴咬着铁丝在中部折一个弯曲弧度出来,然后叼着铁丝尾巴,把头探过去解锁,用舌头顶着铁丝末梢,去感受锁内部的构造,这都是当年的老贼王才能做到的。

    罗四两练过嘴功,练过用嘴解锁,也练过传统戏法九龙下海,他的嘴巴比谁都灵活。事实上,卢光耀教他的脱困术比谷家的更加厉害。

    “爸,他能解开吧?”于小飞有些惴惴不安地问道。

    于保国道:“应该可以吧?”

    “嗬……”谷五爷不屑地笑了笑:“你以为捆神锁是这么容易打开的吗?”

    仿佛是为了迎合谷五爷的话似的,他话音刚落,只听得咔的一声,锁开了。

    于家人有些无语地看着谷五爷。

    谷五爷脸色不变,他说道:“锁是开了,但是铐没开呢,锁跟铐是分开的。实话告诉你们,当年锁王江一捅就是栽在这上面的,他开了锁,但却无法开铐……”

    “啪……”一声铁撞声响起,众人惊愕看去。

    罗四两用手撞胯铐,锁眼撞在胯铐上,仅仅两下,手铐开了。

    谷五爷惊骇莫名:“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他眸子微动,突然想到了什么,豁然转头,悚然一惊,盯着卢光耀,失声惊问:“你到底是谁?”

    在场众人皆是一愣,谷五爷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出了?

    谷五爷喃声自语,仿佛失了魂魄:“不可能不可能,只有谷家人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你怎么可能知道,不可能。除非……”

    谷五爷再度抬头,看着卢光耀,卢光耀那张干瘦的脸庞跟他脑海中虚无缥缈的形象终于重合到了一起,他全身寒毛都立起来了:“你是圣手卢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