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退行2
    在场众人都被谷五爷的表现弄得心头一惊。

    看他这样,谷家的捆神锁应该是被解开了,可他为什么把矛头转向那个老人了?

    不说别人了,就连谷正都一脸纳闷,卢光耀是谁啊,他没听过啊?

    于家兄妹也是疑惑不已,这老头儿不是沧州的王荣耀吗,怎么变成卢光耀了?

    于保国和徐小刀两人都是心中一惊,要死,露馅了。

    谷五爷紧紧盯着卢光耀,心中大惊,他没有见过卢光耀,但曾经听家里长辈提起过,所以他脑子里面对卢光耀有一个虚拟的印象,所以在看到卢光耀的时候,他才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捆神锁只有谷家的脱困术能解,这套脱困术已经失传了,而且捆神锁的窍门也只有谷家人知道。但除了谷家人,还有一个卑鄙无耻的人也会,他就是曾经的圣手卢光耀。

    谷五爷话一出口,其实他就后悔了,现在的谷家早就不是当年的谷家了,就算知道对方是卢光耀又能如何,如果对方心存不善,那麻烦的是他们,卢光耀可是个狠人啊。

    谷五爷暗自责怪自己的不冷静。

    卢光耀却也神色纳闷:“卢光耀,谁是卢光耀?老夫沧州王荣耀。”

    谷五爷一愣。

    于保国和徐小刀皆神情抽搐,又来了。

    卢光耀纳闷问道:“为什么你会以为老夫是卢光耀?”

    谷五爷答道:“因为捆神锁,除了谷家人以外,就只有卢光耀能打开,是他偷学了我们家的技艺。”

    卢光耀恍然大悟,继而大怒:“原来那人叫卢光耀啊,好贼子,明明跟我说这脱困术是他家传秘传,用家传换家传。畜生,竟是用别人家的东西来换我王家八极,好畜生,别让我再见到他,不然我非要把他杖毙在我掌下不可。”

    谷五爷看的一愣一愣的,看着眼前这个老人气的面红脖子粗的样子,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判断好像失误了。

    于小飞和于小婷这才明白过来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同时他们也心中暗自庆幸,若是没有这段经历,恐怕王刚那小子还解不开捆神锁呢。

    于保国和徐小刀的神情皆是精彩无比。

    就连在一旁进行最后解锁的罗四两也是嘴角抽搐不止,老家伙是真狠啊,狠起来连自己都骂。

    “额……”谷五爷稍稍迟疑,心中也有疑惑,但是也没多说什么,他也不想惹麻烦。

    罗四两已经把最关键的锁铐打开了,他解放了双手,其他的就很轻松了,他三下五除二,就把其他的锁铐全给卸下来了。

    罗四两揉了揉有些吃痛的关节,神色虽然有些疲惫,但更多的却是兴奋,能解开捆神锁,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成就。

    谷五爷看了看罗四两,然后转身对于保国道:“恭喜你们。”

    于保国这才注意到已经完成任务的罗四两,他心中大喜,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成了,真的成了,终于成了。

    他们于家几代人的心愿啊,终于在他的手上实现了,于保国感觉自己身子都有些轻飘飘的,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他看这天也蓝,他看这水也绿,他感觉自己焕发新生了,是真的重生了。于保国微微合上了眼,脸上噙着笑意。

    一切都结束了。

    于家的几个孩子很难体会于保国的心境,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于保国所经历过的一切,他们没有体会过整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所以他们不会理解于保国的如释重负。

    他的这种如释重负是真正从灵魂深处把重担卸下来了,他整个人都轻松了,甚至来说他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

    于保国闭上眼睛去感受这股子美妙的感觉,于保国本来就长得胖,也被人称作是笑佛爷,现在看来他笑起来更像一尊佛了。

    许久之后,于保国缓缓睁眼,嘴里吐出一口浊气,对着谷五爷抱拳拱手道:“多谢。”

    谷五爷微微颔首,眸子中多了许多羡慕之情,他说:“拿来吧。”

    于保国赶紧从包中拿出一份文书,送到谷五爷面前。

    文书上写的字很简单,就只有两句话:“兹今日起,于家完成九龙堂会,金盆洗手彻底退出老荣行,贼王世家共同见证。从即日起,于家与老荣行再无瓜葛,任何知情人不得透露于家,任何事不得牵连于家,只当老荣行从未出现过此家族。如有违反,世家共诛之。”

    在这句话下面,还有数个签字和手印,在签字旁边还有各家家族的标志拓印。

    谷五爷让谷正去里屋取出一个盒子来,他签字、按手印,然后把谷家族章印上去。

    随着最后一声响,于保国彻底把最后一口沉重的气息吐出来,他收起这张纸,珍之又珍,重之又重地收藏好。

    “多谢。”于保国再次向谷五爷道谢。

    谷五爷微微颔首。

    于保国对着卢光耀和罗四两深鞠一躬,诚恳道:“多谢二位,二位日后有所差遣,我于家定然全力以赴。”

    卢光耀只是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罗四两在一旁叫嚷道:“我可要好吃好喝,我今天费大劲了。”

    于小婷则是面颊通红,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于保国哈哈大笑。

    谷五爷让谷正把地上的东西都收拾一下,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傍晚了,他道:“挑战已经完成了,你们就走吧,以后也别来了。”

    于保国点了点头,收敛了脸上的兴奋之情,对谷五爷道:“五爷,犬子无礼,还请不要见怪。”

    谷五爷摇了摇手,有些感慨道:“无妨,其实我挺羡慕你们的。走吧,别再来了,我也就当记忆中从来没有于家出现过。”

    于保国抱拳拱手,郑重道:“告辞。”

    谷五爷也抱拳。

    于家一行人走了。

    谷五爷看着于家人离去的背影,谷正把东西收拾好了,站在了谷五爷身边,问道:“五叔,您说的卢光耀是谁?”

    谷五爷摇摇头,神色有些落寞:“别问了,以后关于老荣行的所有事情你都别问了。”

    “额……”谷正神色微微一滞。

    谷五爷叹了一声,面容有些愁苦:“于家是真的脱离苦海了,可我们呢……”

    谷五爷神色忧愁。

    其实他们谷家也想退出老荣行,自从他当家之后,他就想这么干了,只是他没有能力去完成九龙堂会。

    他出生的晚,家里的本事也没学多少,也没有什么人脉关系,资金也不充足,只能躲在这个小小县城当缩头乌龟了。

    入了老荣行,不是说你只要不去做活儿,你就可以退行的。你不做活,只是代表老柴不会来找你麻烦,但这并不代表同行不会啊。

    谷五爷自己就没做过活儿,老柴也没有再找他们麻烦。他们都躲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了,可于家还是找上门来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入了江湖,你才会知道什么叫做身不由己。谷家的身份目前还只有这些有传承的老荣知道,可一旦他们身份泄露出去,他们会有数不尽的麻烦的。

    那些新跳上板来的老荣肯定会找过来,不是想请他们出山镇场子,就是想踩着他们上位。

    那他们谷家就完蛋了,于家之前也一直躲着,原因是一样的,他们最怕的就是那帮不守规矩的新老荣了。

    现在于家完成挑战退出行当了,他们这些人就不可能把于家的身份泄露出去,那些新老荣也不会知道他们于家的身份。

    于家是真正的解脱了,真正退出江湖了。等到若干年后,等他这一辈人老死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老荣行曾经还有过一个于家了。

    所以谷五爷也非常感慨,什么时候他们谷家也能彻底摆脱江湖身份。他们这棵树想静下来已经很久了,只是他没用啊……

    谷五爷面容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