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他回来了1
    酒店。

    于保国找了县城里面最大的一家酒店,要了最大的一个包厢,摆上了满满一桌子酒菜。

    于保国在酒桌上不断向卢光耀敬酒,他自己也喝了很多。于家几个孩子都有些诧异,这么多年了,于保国可是很少喝这么多酒的,看来他今天是真高兴了。

    于保国确实高兴,压在心头多年的担子终于放下来了,以后于家可以光明正大走在阳光底下了,多么值得高兴啊。

    这是他们于家几代人的心愿啊。

    一入江湖,事不由人。江湖越老,地位越高,越身不由己,甚至祸及子孙。他们于家能这样顺利退出,真是福报深厚了。

    于保国很开心,可卢光耀的情绪却有些低落,在酒桌之上也有些心不在焉的。

    若是平日里的于保国,定然能现卢光耀的不对,可今日于保国太过兴奋了,又喝多了酒,倒是没现卢光耀的异常。

    罗四两也没管那么多,只是自顾自吃着,他今天可给累坏了,得把本吃回来,他就专挑好的吃,胡吃海塞,吃相那叫一个潇洒。

    于家兄妹也在慢慢吃着,神情也有些低落。于小飞是在恼恨自己之前的愚蠢行为,于小婷则是在想着罗四两,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罗四两,尤其是罗四两之前提出的那个要求,她都想拿头撞墙了。

    徐小刀也挺开心的,就是他一直在陪着于保国喝酒,这爷俩都没少喝,现在他也有些上头了。

    菜吃过半,卢光耀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去。

    您去哪?于保国赶紧起身问道。

    卢光耀没回头,直接抬起手臂摇了摇,就出门了。

    饭桌上顿时一静,众人都被卢光耀的突然举动搞得不明所以,皆是面面相觑。

    罗四两放下正在啃的鸡爪子,看着卢光耀的背影,有些怔怔出神。

    于保国问罗四两:小兄弟,老爷子这是

    罗四两摇摇头,稍微思索了一下,说道:可能是有些感怀吧。

    哦。于保国点点头,又问道:那我们需不需要

    罗四两打断道:不要了,这种时候我师父不喜欢被人打扰。

    于保国只能作罢。

    罗四两道:继续吃饭吧。

    众人再动筷子,可突然觉得这满桌酒席都有些没滋没味的。

    罗四两也没有多吃几口,然后就出门去洗手间了。罗四两上了厕所,洗了手出来,走在过道上,突然瞧见正站在过道上往外看的于小婷。

    这酒店建在小河边上,走廊朝外,正好能看见小河。湘西地处山区,地势落差也大,河流也比较急,远处看看这奔腾的小河,还真有几分看头。

    嘿,看什么呢?罗四两叫了一声。

    于小婷赶紧回头,一瞧见是罗四两,她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罗四两看了看她,心中好笑,他凑上前去。

    于小婷顿时就被吓得往后倒退,竟有些惊慌失措。

    哈哈哈罗四两见这个在火车上嚣张泼辣的女贼被自己吓成这个样子,他也觉得甚是好玩。

    罗四两打趣道:喂,大姐,你可比我还大,怎么还这么怕我啊?

    于小婷红着脸,低声争辩道:谁怕你了?

    罗四两笑道:是吗?我可把捆神锁给解了,我的奖励什么时候能到啊?

    于小婷急道:你别太过分了。

    罗四两一摊手道:愿赌服输啊。

    你于小婷指着罗四两,羞愤不已,眼中的泪水都在聚集了。

    罗四两一看对方都这样了,他立马喊停:好了好了,不闹了。

    于小婷气呼呼地把手放下,转身看着走廊外面,不理罗四两,她感觉委屈极了。

    罗四两轻舒一口气,笑了笑,说道:上次在火车上错怪你了,别怪我了,好吗?

    于小婷愕然转头,她还第一次听到罗四两跟她说软话,在她的印象里,眼前这个臭小子一直在欺负她,从认识她开始到现在就没停过。现在对方突然来这么一出,她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罗四两看着她:既然退了江湖,以后就要记着自己的身份,别再用苏秦背剑了,也别再出手了。你的性子这么要强,说不好会出事。

    尽管罗四两说的是关心之言,可于小婷却半点不领情,她头一甩硬邦邦道:我不要你管。

    罗四两老气横秋道:叔叔这是关心你。

    于小婷鼻子都给气歪了。

    罗四两又道:对了,我的奖励你先欠着,改日吧,改天再问你讨,记得给我涨点利息啊。

    滚。于小婷一脚飞过去。

    罗四两身子一躲,没踢到,罗四两哈哈大笑。

    卢光耀不在店里,他在店门口,在小河边上,看着河水。现在已经是傍晚了,也不怎么热了,风吹在身上还挺舒服的。

    卢光耀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他思绪万千,也感慨万千。这两日见了于家人,又见了谷家人,他的思绪也不可避免地又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个冬天。

    那个被仇恨填满了整个胸腔的倔强男孩,在漫天飞雪中,穿着单薄的破衣服一步一步在雪地里走着,那个孩子稚嫩的脸庞已经被寒风刮出数道深深的裂痕,稍稍一碰就疼的厉害。

    这个孩子就在雪地里孤零零地走着,就像是暴虐的幼狼,虽然稚嫩,虽然体弱,但他的意志都比任何一只头狼都要强大。天地孤零,只有他一人迎风前行。

    那个孩子也不知道走了许多,他一直在走,走到连意识都模糊了,只剩身体的本能还在驱动着他。

    最后他敲响了那道门,门开了,他报上了自己的来历之后就晕了过去。

    没错,这个孩子就是卢光耀。这道门就是于家的门,于家收留了他,而他也带着滔天的仇恨和无尽的愤怒在老荣行苦心学艺,妄图学了无数本事之后再去复仇。

    那真是一段疯狂的岁月,哪怕是卢光耀用几十年后的目光看当初,都不免为自己当初的疯狂,暗暗心惊。

    今日之事,也激起了他曾经的回忆。

    于家完成了九龙堂会,可以退出老荣行了,他们世代的心愿终于要完成了。

    卢光耀在为他们高兴之余,情绪也不免有些低落。他们的心愿是完成了,可自己的呢。

    自己坚持了大半生的心愿,又要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他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吗?

    卢光耀不免有些感怀,已经花白的头在此刻显得更加无力和沧桑了,他重重吐了一口气出来。

    他就一个人静静看着河水,皱着眉头,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或许就连卢光耀自己都不知道。

    就这样过了许久,外面都黑了,如同一尊雕塑的卢光耀这才稍稍动了一下,原本死气沉沉的人这才恢复了一些生气。

    卢光耀搓了搓脸庞,看了看鬼马张家族的方向,又扭头看了看酒店,眸子里面重新燃起希望,一切都还有希望,不是吗?

    卢光耀重新振奋了精神。

    嗡嗡传呼机抖了两下。

    卢光耀拿出来一看,神色微微一变。他赶紧起身往酒店走去,借用了酒店的电话,他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卢光耀听着电话,眸中的锐利之色渐渐盛了起来。

    电话那头只说了一句话:他回来了,就在吴州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