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李大师3
    吴州是北方一个小城市,一个以轻工业为主的城市,经济也不怎么发达,人口也不太多。

    这两年市里大力招商引资,开办了不少工厂,倒是也吸引了不少外来务工人员,也帮着本地人解决了就业问题,同时也拉动了商业和服务业的发展。

    旧城区也在大力改造,周边县市的农民工也聚集到城市的工地里面打工了,大胖的爸爸也在这里。

    吴州市里有一个湖泊,叫南湖,景色不错,市政府也在这里修建了公园,供人游玩,不过要收门票,五块钱一张。

    在南湖公园里面还建了一栋很不错的酒店,这酒店是传统的园林式格局,而且还把南湖东头给一起规划了进去,造成了湖中有楼,楼中有湖的奇妙格局,而且酒店一步一景,风光无限。

    这是吴州最高档的一个酒店了,名曰“雅苑”。

    雅苑最好的一个包厢叫做浮云居,名字取自楚辞“块独守此无泽兮,仰浮云而永叹”,浮云居在三楼,可以纵览南湖美景。

    浮云局内今日坐了不少人,细细一看,竟都是吴州当地的富豪和企业家,甚至不乏省城来的大老板。

    90年代的企业家大老板大多都是一副暴发户的模样,手机揣着好几个,身上的手表戒指项链套了一个又一个,小秘也是带着好几个,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钱似的。

    现在还没有完全形成后世那种一切向钱看的价值观,公职单位依旧是人人艳羡的铁饭碗,这些做生意的老板还常常别人叫做个体户和二道贩子,所以现在的老板是最喜欢摆阔的,因为这样才能给他们带来他们需要的尊重。

    等到后来经济完全发展起来了,大家都向钱看了,这些大老板纷纷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到那时,他们就没那么喜欢摆阔了,一个个都低调了起来。

    90年代的时代名词中非常显著的一个就是招商引资,别看这个包厢里面坐着的这些老板相貌都平平无奇,但是对北方并不怎么发达的小城市来说,这些可全都是财神爷啊。

    可今日这些平日里趾高气扬的财神爷现在却个个面带恭敬,一直在用客气的话语去恭维坐在上首位置上的那个人。

    那人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面容干净,丹凤眼的眼尾向上翘起,散发着缕缕威严,一对深邃的眸子也给这人添上了几分神秘之色,这就是他留给别人的第一印象,神秘而又威严,让人不禁心生敬畏。

    这人下巴上留着短短的一撮山羊胡子,身上也穿着白色绸缎短褂,举手投足之间皆是一副高人风范。

    周围这些大老板们都在讨好他。

    吴州里最大的家具厂老板叫刘建民,刘总的家具厂给市里提供了数千个就业岗位,每年交的税也破千万了,家具也远销全国各地,很有名气。

    刘总是个很厉害的生意人,平时都拽的二五八万的,市里的干部不到一定级别他连看都不去看人家一眼,你就知道他有多嚣张了。

    可现在这个成功人士却是满脸堆笑,拍着那高人的马屁:“今日我老刘真是三生有幸,能认识李大师这等高人呐,这要是被我那些老哥们知道,可得嫉妒死我了。来,李大师,我敬您一杯,愿您道法越来越精深,早日探究到那等天人之境。”

    刘总仰头一口就把杯中酒给干了。

    而那位李大师却只是带着矜持的笑意,拿着酒杯沾了沾嘴唇,就放下了,他纯粹是走了个过场。

    可是就这样,刘总也兴奋不已,仿佛自己得到了天大的面子。

    林董事长也站起来,向李大师举杯,他问:“李大师,小店的饭菜可还能入得了您的眼?”

    李大师微微颔首,慢吞吞道:“还不错。”

    林董事长脸上满是笑容:“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怕我们凡间这种粗鄙饭食入不了您这等神仙人物的嘴呢。”

    李大师话依旧很少,他只是噙着微笑,淡淡道:“林居士,不必太过客气。山野中人,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林董事长笑道:“是,李大师,我已经在小店给您备下了一个最好的总统套房,您可以无限期住下,而且这套房永远只为您一个人而开。”

    李大师笑容更甚了一些:“林居士太客气了。”

    饭桌上的老板们纷纷心中一凛,老林的手笔不小啊。

    “来,我敬您。”林董事长举杯。

    李大师也举杯。

    碰杯。

    林董事长一饮而尽。

    李大师也像模像样喝了一口。

    在场的众位老板看的眼睛一亮,老林这是讨了李大师的欢心了啊。

    于是他们也不甘落后,一个个都站起来敬酒,而且没有一个是空着手的。不是送这个就是给那个,手笔之大,令人咂舌,其中一个老板还直接送了一辆车外加一个司机。

    李大师也在矜持地笑着,杯中的那一杯红酒却是越来越少了。

    最先站起来的刘总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难怪人家林大师对他的敬酒只是沾沾嘴唇,人家都送礼的,就他干巴巴敬酒,谁还会理他啊?

    刘总暗自悔恨,自己平时也挺会做人的,怎么关键时候就犯浑了啊?

    刘总赶紧站起来补救:“李大师,哈哈哈,我有个朋友前不久送了我一块沉香,说是最正宗的沉水生香,说这是玩香道的顶级香。您也知道,我一个大老粗也不懂这些,不如借花献佛,李大师,您帮我品鉴品鉴?”

    李大师微微有些讶异:“哦?沉香啊,这可少见啊。”

    刘总客气道:“您帮我品品,我一个大老粗用这玩意儿可就浪费了,就跟焚琴煮鹤似的,这种宝物也就只有您这样的高人才配享用。”

    李大师笑道:“我也多年未用沉香了,有心了,刘总。”

    刘总笑呵呵道:“您客气了。”

    “来,我敬您。”李大师亲自举杯。

    刘总顿时就受宠若惊,慌忙躬身压低了杯子跟李大师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喜气洋洋地喝下,他嘴巴都咧到耳朵根后面去了。

    在场众位老板也看明白了,这个李大师倒真有几分神仙中人的味道啊,他们送手机,送钱,甚至送汽车,都还不如老刘送沉香好使。

    看来他们以后要讨好这位李大师,可不能光想着钱多钱少了,而是要花心思,要猜到神仙中人的想法,找准人家的喜好才行。

    李大师也把杯中最后一口红酒喝下,酒杯已空。

    刘总赶紧抓起酒瓶子,忙不迭道:“来来来,李大师,我给您倒上。”

    李大师却是呵呵一笑:“不必劳烦了,我自己来就是了。”

    说着,李大师抓着红酒杯的杯脚,轻轻晃了几下,空空如也的杯中顿时就多了几分红色,再后杯中酒水越来越多。几个眨眼的功夫,酒水已经满杯。

    刘总愣在当场。

    众老板们皆倒吸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