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这就是命
    湘西。

    卢光耀自从打了那个电话之后,脸色就一直不好,时常会一个人失神地站着,眼神呆滞,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于家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罗四两隐隐猜测可能是因为他师父又感怀起单义堂了,可能是看到于家得偿夙愿了,让他有些感伤自己。

    罗四两的观察力还是不错的,他对卢光耀也很了解,但他只猜对了一半,卢光耀离开酒店去河边的时候,的确是这个心情。

    可等他打完电话之后,他就已经不是这个心境了。

    于家人也没有在湘西多待,第二天他们就跟罗四两师徒辞行了,然后就回去了。临走前,于小婷还神色复杂地看了罗四两一眼,罗四两只是咧嘴笑笑。

    于家人走了。

    托于家人的福,罗四两他们也住进了县城里面最好的酒店,但是现在,卢光耀却显然没有心情去享受这一切。

    他正靠在床上,有些失神落魄。

    罗四两也觉得奇怪,自己师父以前也会这样,但每次都是过了一会儿,顶多睡上一觉就没事了。可这一次怎么过了这么久,他还是这么失神落魄啊,到底怎么了?

    “师父。”罗四两叫了一声,可是卢光耀没理他,罗四两又上前推了一把:“师父。”

    卢光耀这才惊醒过来,扭头看罗四两,问:“怎么了?”

    罗四两反问道:“我还想问您怎么了,您从昨天到现在,就跟丢了魂似的,您到底怎么了?”

    卢光耀把目光移开,摇了摇头:“我没事。”

    说着,卢光耀就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说道:“去鬼马张家吧。”

    罗四两只能把心中的疑惑压下,但他还是有些担忧地看着卢光耀。

    卢光耀起身洗了一把脸,这才稍微精神一点,他把东西整理好了,然后对罗四两说道:“走吧,出门吧。”

    罗四两深深看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就随着卢光耀一起出去了。

    两人退了房,然后就往县里的汽车站赶去。

    路上,师徒俩都显得有些沉默,各有心事。

    快到汽车站的时候,卢光耀说道:“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到了人家家里,该注意的,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好好学吧,师父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

    “你是不去了吗?”罗四两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卢光耀愣了一下,然后好笑道:“我不带去你,你自己会去啊?傻孩子。”

    “那带完我之后呢。”罗四两扭头看向卢光耀。

    卢光耀神色微微一滞。

    罗四两接着问道:“你是不是准备把我一个人丢在张家,然后自己走了。”

    卢光耀摇头笑了笑:“我都一把年纪了,难道还跟你一样,一起在张家学艺啊,我可拉不下这个脸。”

    罗四两却一点想笑的心思都没有,他很认真地问道:“您到底遇见什么事了,就不能跟我说吗?”

    卢光耀顿了顿,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一点小事,但需要我去处理一下。正好你去学艺了,我也趁着这个时间去处理一下,省的下次又不方便。”

    罗四两摇头:“根本不是什么小事,而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

    卢光耀嗤笑道:“你这孩子,跟你说你还不信了,真不是什么大事……”

    罗四两打断道:“就是大事,而且是很麻烦的事情。”

    卢光耀鼻头呼出一阵重气,一时无言。

    罗四两眉头皱着,神色严肃且认真:“您不必瞒我了,我跟着您学了这么久,如果连这点眼力见都没有,那您真是白收我这个徒弟了。您很厉害,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您。”

    “这些年,您处理多少事情了,克服多少困难了。在我看来,那些如山一般重的困难在您面前,您也只是微微笑笑,然后拂了拂衣袖,所有的困难就都不见了,您是那样的自信和轻松。”

    “可是现在,您却跟丢了魂一样,我从来都没见过您这样子。哪怕是当初我小姨夫拿枪顶着您脑袋,您都没这样。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您就不能跟我说呢?”

    卢光耀沉默了,复杂和纠结的神色又浮现在了脸上,他紧紧皱着眉头,怎么都不能松开。

    卢光耀嗫嚅了几下嘴唇,可是没发出什么声音,最终他只是发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唉……”

    罗四两看卢光耀。

    卢光耀也不再往前走了,就停在原地。过了半晌,他才道:“不是一件解决不了的事情,也不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只是……那个人是我不想去面对的,他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真没事,你好好学艺,我把事情解决了就回来找你。”

    罗四两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卢光耀眉头皱了皱眉,语重心长地劝道:“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去学好本事,你知道的,这是我一直希望你做的,你答应过的,你要帮我修复那个戏法的。”

    罗四两大声打断道:“可你到现在都没有告诉我那个戏法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一定要去修复它?”

    卢光耀一噎。

    罗四两道:“我不傻,也不瞎,你一定是遇上天大的麻烦了。你不让我去跟你一起面对,你让我一个人躲在一边,你觉得我还能好好学艺吗?”

    卢光耀嘴唇颤了颤。

    罗四两道:“我知道您有很多事情瞒着我,都到现在了,难道您还不能跟我说吗?您是打算一直让我这么懵懵懂懂,浑浑噩噩地学东西吗?您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让我知道那些我应该知道的事情?您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我跟您站在一起去面对问题?”

    卢光耀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

    罗四两看着他道:“我长大了,我对您很尊敬,您对我也很好。我们师徒一场,您真不应该再瞒着我了,也让我跟您一起去面对。”

    卢光耀缓缓睁开眼,轻叹一声,苦笑一声,怅然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这就是命,躲不开的。算了,走吧,我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