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要出事
    西行之路,好像从来都不会很顺利。

    人家唐僧师徒西行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到达天竺,取回了真经。

    罗四两和卢光耀这次西行来湘西,一路上遇见多少事情了,跟唐僧师徒的九九八十一难没什么区别。

    二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唐僧师徒最后取到真经了,而罗四两他们却是临到鬼马张家门口了,结果还打道回府了。就跟人家唐僧到了天竺,却不去大雷音寺一样。

    这倒霉催的。

    爷俩重新买了票回去,回去的路上,倒是一路顺风,一点意外都没有发生。仿佛有一个无所不能的神在对他们说,“嘿,往回走吧,别往西了,不然我会弄很多麻烦出来的”。

    所以他们回去了。

    这一路上卢光耀就显得很沉默了,什么话也不说,更多时候就是一个人坐着看着火车窗外的风景。

    罗四两见到卢光耀如此表现,他也变得沉默了。看来这次遇见的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办啊。

    他拜师已经有几年了,当初他跟着卢光耀学艺,卢光耀就跟他说要求他帮忙修复一个传奇的戏法,罗四两知道卢光耀这些年带着他历练,包括带着他去鬼马张家,都是为了那套戏法。

    但罗四两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套戏法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非要去修复它,他不明白。

    卢光耀一直不肯跟他说,但是罗四两隐隐觉得这次回去之后,卢光耀可能就会把一切都告诉他。

    他想知道他一直在为着什么而努力。

    ……

    依旧用了接近三天时间,他们才到了吴州。我国的气候是冬季南北温差很大,夏季南北温差不大。湘西很热,吴州同样很热。

    他们到了吴州的火车站,来接他们的是方铁口。罗四两已经好久没看见方铁口了,方铁口好像一直很忙,回吴州的时间也不太多。

    “方先生。”罗四两叫了一声。

    方铁口微笑着点了点头,许久不见,方铁口身上那股子仙气更足了,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高人风范。

    卢光耀走到方铁口身边,面色稍稍有些沉重,对方铁口说道:“走吧。”

    “嗯。”方铁口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就跟着走了。

    罗四两默默跟在后面。

    ……

    罗文昌也很快就知道罗四两和卢光耀回吴州了,他都发疯好几天了,上次从包国柱嘴里知道罗四两去湘西了,他就待不住了,拼命联系卢光耀。

    好家伙,卢光耀就是打死不回他的电话,他都给气疯了,好不容易才等到罗四两回来,这孙子可算是回来了,他就立刻出发去吴州兴师问罪了。

    还有罗四两的外公,本来两个老家伙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现在因为罗四两的双方诈骗远走湘西,让两个好多年不联系的老家伙同时动怒,罗四两的外公也追杀过来了。

    卢光耀带着罗四两回到了住处,把东西放好了,他去打了冰凉的井水洗了一把脸,然后洗了洗脚,才又回到了房间里面。

    趁着罗四两出门洗漱的时候,方铁口问卢光耀:“他……你打算怎么处理?”

    之前打电话给卢光耀的就是方铁口,是方铁口发现他到吴州来了,所以通知了卢光耀。

    卢光耀面色迅速阴沉下来,沉声问道:“他还在做着那些事情吗?”

    方铁口皱着眉,点了点头。

    卢光耀面色更难看,骂道:“死性不改。”

    方铁口问:“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卢光耀背着手,在房间里面转了两圈。脸上的阴沉越来越深,甚至还透出一丝锐利,他道:“先给他去封信,叫他给我过来。”

    方铁口微微颔首。

    ……

    雅苑。

    总统套房内。

    李大师坐在房中,他对面坐着的就是雅苑的老板,林董事长。

    林董事长期待地看着李大师,问道:“怎么样?”

    李大师微微阖着眼,也不说话,只有桌上燃着的沉香,淡烟渺渺。李大师双手交叉放在面前,每次手开眼睁之时,林董事长都会觉得有一阵恍惚感,这也让他对李大师更加敬畏了起来。

    过了半晌,李大师缓缓睁开眼睛,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他看着林董事长,眉头微皱。

    林董事长顿时就紧张起来了:“怎么样?”

    李大师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沉声说道:“我看的不太清楚,只是瞧见乌云惨淡,你一个人穿着破烂的衣服孤零零地走着。”

    “什么?”林董事长一惊,若不是这几日李大师展示了许多神奇的特异功能,他都要认为这是个骗子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林董事长惊慌不已。

    李大师说道:“不太清楚,我只能看到模糊的未来,还有某几个画面,我看到的不多,也更说不上清晰。但我看到了你家里一个老者被人带上了手铐往监狱走去,那个老者与你有几分相像。”

    “什么?”林董事长又是一惊,他惊疑道:“难道是我家老爷子出事了?”

    林董事长说了一声:“您稍微等下,我去拿我家老爷子的照片给你看。”

    说罢,林董事长匆忙出门。

    李大师望着林董事长离去的背影,露出了微微笑意。

    林董事长回来的很快,他是跑回来的,他一路冲到了李大师面前,赶紧把手上的合照递了过去,紧张问道:“是这位吗?”

    李大师看了一眼之后,微微颔首。

    林董事长脸色骤变,失神地倒在椅子上,双目无神地喃喃自语:“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

    “林居士。”李大师唤了一声。

    林董事长猛然抬头,看向了李大师,他匆忙抓着李大师的手,急忙道:“大师,大师,救救我,救救我,我们家到底怎么了。我们家老爷子怎么可能会突然出事,谁害的他?”

    李大师拍了拍林董事长的手,他说:“林居士,您冷静一点。您以诚心待我,我李某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林董事长急着恳求道:“大师,您一定要帮帮我啊。”

    李大师道:“你的心情我理解,可是我的法力有限,我看不清楚那模糊的未来,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假如换我父亲过来,他倒是可以。但我父亲云游四海,游戏人生,连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那怎么办啊?”林董事长急了。

    李大师迟疑了一下,而后咬咬牙道:“林居士视我如知己,我自然也不能坐视林居士家中出事而不管。林居士可向令尊引荐我,我虽然看不清那模糊的未来,但见的人多了,未来的画面也就会多了,找到导致令尊出事的元凶的概率也会大上许多。”

    “好,多谢大师。”林董事长感激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