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没错
    罗四两的脑子有点懵,进来的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师父的徒弟,那他是自己的师兄?

    既然是自己师兄,怎么又会变成特别麻烦的事情了,还害的他们急急忙忙从湘西赶回来?自己这位师兄到底干嘛了?

    方铁口在一旁默然不语。

    卢光耀的脸色也慢慢变得不好了起来,他冷声喝道:“这么多年,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李大师看着卢光耀,淡淡说道:“您又何尝不是呢,您还在苦苦追寻着那个不可能的戏法吧?”

    卢光耀豁然转头,怒视着李大师,喝道:“李义,是谁告诉你那个戏法是不可能的?”

    李大师与卢光耀对视,与卢光耀的愤怒相比,他却显得平静很多,他说:“因为那是一个不可能复制的奇迹,我不行,您……也不行。”

    “啪。”卢光耀拍了桌子,怒而起身,他动怒了。

    罗四两也被吓了一跳,在他的印象里,卢光耀一直是一个阴坏阴坏的老头,他很少生气,更不要说当众拍桌子了。

    李义的神色依旧不变,他自嘲地笑了笑:“戳到您的痛处了吗?”

    “你……”卢光耀怒指着李义。

    方铁口也不满喝道:“李义,少说两句。”

    李义皱着眉,微微颔首。

    卢光耀怒极反笑:“好哇好哇,翅膀是硬了,还敢过来嘲讽我了,李义,你很好。”

    李义低头:“师父,我不敢。”

    卢光耀挥手怒道:“别叫我师父,我没有你这个徒弟,我们单义堂也没有你这样的传人。”

    李义默然了,只是脸上的嘲讽之色愈发重了。

    卢光耀犹不解气,指着李义骂道:“一天到晚不学好,我教你的本事是让你出去祸国殃民的吗,我是怎么教你的?”

    李义淡然道:“我并不觉得我做的有些什么问题。”

    卢光耀更是怒不可遏:“还没什么问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把单义堂往万劫不复的火坑里面推,你是要让我们单义堂数百老少爷们的血白流吗,你是要让他们身上背着的汉奸污名永远去除不掉嘛?”

    李义面容猛地一沉,一直淡然的他第一次激动了起来,他喝道:“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要做的事情,我也从来没有忘记过要给单义堂讨一个说法。但我跟你不一样,你走的是一条注定走不通的死路,无法给单义堂讨回说法的是你,不是我。”

    卢光耀浑身都颤了起来,这一幕在多年以前也发生过,时隔多年了,这一幕却依然在上演着,他们的分歧从来没有变过,依然如此之大。

    罗四两的嘴巴都张大了,他像是隐隐接触到了什么,但却还有一层窗户纸在隔着,让他有如隔靴搔痒,不达真意。

    李义稳了稳心神,又把眼睛闭上,他把手腕上的珠串挪到手上,用力握着,而后他才睁开眼,用着稍微平稳的声音说道:“您已经奋斗大辈子了,从您还是一个孩童开始,一直到现在垂垂老矣,您奋斗出什么结果来了?”

    “没有。”李义摇头,而后其大声问卢光耀:“那么,是你的天资不够,还是你不够努力?”

    “都不是。”李义大声喝道:“您是天才,您融合了立子行和老荣行的全部手法,在手法上,您已经超越所有人了,您是彩门有史以来手法最好的。您也去找过别的门类艺人,您也去苦苦哀求过他们的技艺,您也曾求着他们一起帮你修复那套戏法。可是呢……结果呢……”

    李义眼中已经被滚烫的泪水充盈着,他狂吼着:“您曾经疯狂到了极点,您曾经也卑微到尘埃里面,可是呢,一无所获,您无数次用尊严用生命用您的一切去修复那套戏法,结果呢,什么都没有。”

    “不是您不够努力,也不是您不够天才,而是这套戏法本来就是不可复制的奇迹。我们已经不可能再聚齐单义堂那样的条件了,天底下最好的高手不会再都围在你身边了,再也不会有那么一群傻子为了一个狗屁情报,而拿出自己所有的本事去拼了命完成这套戏法了。

    “不会了,哪怕是你现在找到了一个盖世无双的天才,哪怕这个天才比师爷还要强上百倍,他依然不可能去修复那个不可能复制的戏法了。不可能了,没有那种条件了,再也不会有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您还是看不透这一点,是您真的看不透,还是你根本就不想去看透?”

    罗四两一脸震惊。

    方铁口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卢光耀坐在凳子上,胸腔起伏的厉害,浑身都在颤抖,他死死盯着李义,他颤着声音,从喉咙发出干哑的近乎歇斯底里的嘶吼,可这嘶吼却显得如此无力:“单义堂,从不曾有负国家。”

    李义大声回道:“但国家负了我们,凭什么,凭什么那些躲在一边的狗屁艺人可以成为人人艳羡的艺术家;凭什么我们这些豁了命出去的人,却只能成为孤魂野鬼,到现在都还要背负着汉奸的名声。”

    “我跟您的信念一样,单义堂的说法,我会去讨回来。那些人不会白死,那些血不会白流。我跟您不一样,您的做法只会让他们继续当着孤魂野鬼,我会给他们讨回公道,属于单义堂英魂的公道。”

    说罢,两行热泪从李义眼角滑落,流在了他那张狰狞的面孔之上。

    卢光耀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按着起伏巨大的胸口,他的眼睛一片通红,他咬着牙:“你会把单义堂推到万劫不复的地步的,单义堂要的是真相和公道,要的是堂堂正正的说法。不是你去坑蒙拐骗,去下三滥的手段拿来的一个所谓的公道,那不是我们要的。”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祸国殃民,你的事情一旦被揭穿,单义堂会彻底完蛋,它会永远翻不了身,再也不会有人去相信祸国殃民的骗子的师门会是英雄了,你是不是疯了。我们单义堂从不曾有负于国家,以前没有,现在也不可以有。”

    李义看着卢光耀摇头,他抿着唇说:“我会向你证明,我没错。”

    说罢,他扭头就要走。

    “你站住。”卢光耀大吼。

    李义身形微微一滞,而后其毅然决然地迈出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