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卢光耀太苦了
    在场几人全都震撼,罗文昌更是连退数步。

    方铁口脖子上的青筋渐渐浮现出来,他的语气平稳却也充满了不甘:“你们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你们谁又知道我们也曾经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战斗过。你们这些站在岸上看风景的家伙凭什么成为人人艳羡的艺术家,而这些屈死的英魂又凭什么要被人骂了半个世纪的汉奸,你们又究竟为国家和民族做了些什么,你们又凭什么来指责我们?”

    罗文昌被方铁口的气势压得连连退步,脸色一片煞白,浑身都战栗了起来,他也不曾想到单义堂竟然还有如此经历,单义堂当年覆灭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难怪一贯清高的单义堂会突然和日军来往甚密,难怪原先一直对鬼子敬而远之的单义堂会突然跟他们混在了一起,他们竟然不是贪慕虚荣,而是为了民族大义。

    罗文昌顿时一阵心痛和懊悔,他为了那数百英烈的惨死而心痛,更为自己不明真相就误会人家而懊悔。

    真相竟是如此,真相竟然如此沉重。

    陈国华也心中一坠,顿时无言。

    “为什么。”罗四两死死盯着方铁口,眼睛全是通红的血色,他用尽全身力气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一群不要命的人。”

    方铁口吐沫横飞大声喝道:“因为有些事情比命更重要。”

    罗四两被吼的冷静下来,喘着粗气怔怔看着方铁口。

    方铁口缓了两口气,说:“因为有些事真的比命更重要,你父亲是如此,单义堂是如此,老卢也是如此。你父亲可以为了家族荣耀去拼命,单义堂也可以为了国家和民族去牺牲,我们也可以为单义堂讨回一个说法而不顾一切。”

    “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我们纵死无悔,但死也要死的有个说法。我们不能让他们死了还要背负着污名,我们不能让他们的后人还要背负着汉奸之后的名声继续生活,我们要给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讨一个说法,这……就是比我们生命更重要的事情。”

    罗四两的心灵颤抖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颤抖,这是心灵的震撼,也是灵魂的震撼。他曾经所困惑的一切,现在被方铁口如此赤裸裸地扒在了他眼前。

    罗文昌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在他眼里,卢光耀就是一个老流氓,单义堂就是一个贪慕虚荣的汉奸团体,怎么一切都变了,那他曾经做的那些事情……

    罗文昌都不敢细想下去了。

    陈国华扶了扶眼睛,重重叹了一声,问道:“那你们有想办法证明过吗?”

    方铁口自嘲地笑了:“证明?怎么证明?我们用了无数种办法了,可是依然不行。当年这件事情本来就很隐秘,单义堂内部也只有当家的几位大爷真正清楚,好多帮众到死都不知道原因。”

    “他们只是隐隐猜到了跟王三保和那位红叶先生有关,他们只是隐隐猜到我们给鬼子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可他们还是全都慷慨赴死了,至于他们的后人,就更是全不知情了。”

    “我们去找了当年事件的知情人,可当我们找到王三保的时候,他已经死很多年了。还有红叶先生,我们更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他。嗬,也是,连人家真实姓名都不知道,你怎么找?”

    “我们用了所有办法了,可人家根本就找不到相关的记录,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变故了。也许红叶先生还没有把文件上交就发生意外了;也许当年他并没有把单义堂的功劳说出去;也许当年记录这个事情的档案遗失了。也许有太多也许了,我们无从考证,单义堂也无从证明。”

    方铁口看着罗文昌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老卢生性猖狂,肆无忌惮,是个无法无天的人。”

    罗文昌没有回答,但他的心里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方铁口感伤道:“你只见到了他疯狂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卑微的一面,为了给单义堂讨回一个说法,这几十年来,他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只见到他在彩门斗艺上与人结仇的模样,你却看不到他苦苦哀求别人帮他修复戏法样子。你只见到了他坑蒙拐骗无所顾忌的模样,你却看不到他执念半生的赤诚样子。”

    罗文昌默然了。

    罗四两双眸含泪,痛苦地问道:“为什么他要瞒着我,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说。”

    方铁口道:“因为你在问为什么,因为你不理解这种坚持和使命,你连你的父亲都理解都不了,难道还能希望你能理解单义堂,理解我们这些人的坚持吗?”

    “我……”罗四两竟无力反驳。

    方铁口又叹了一声:“老卢也不想你牵扯进来太多,你的天资非常好,你是最有可能修复偷天换日的人,老卢只希望你能修复这套戏法,其他的事情,他打算自己一个人扛着。”

    “要给单义堂证明,我们会遇到很多阻力,也会遇到无数的麻烦。李义就是因为无法正面去克服这些麻烦,所以他才剑走偏锋,走上了错路。老卢真的不希望你也变成这样,他不愿意给你压力,其实……他真的很疼你。”

    罗四两鼻子一酸,泪水更是止不住地流淌下来,他的心都要碎了。他想起了曾经的一幕一幕,还有卢光耀站在岸边上遥望远方,黯然神伤的模样。

    他该是有多苦啊,为了单义堂,他苦了一辈子啊。

    方铁口也陷入了回忆,当年单义堂覆灭之后,只逃出来三个人,一个是他体弱多病的大哥,一个还是幼童的他,最后一个就是半大孩子卢光耀。

    是他的大哥一手策划卢光耀去老荣行学艺妄图复仇的,可学艺没几年,鬼子就打输了,就全都逃走了。他们也没能真正报的了仇,当年的宪兵司令松山太郎已经被皮堂堂主用暗药弄坏了身子,后来就死了,这也算是聊以慰藉了。

    等他自己稍微长大一点,他大哥把家里的《玄关》和《金点十三簧》传给他之后,就匆匆去世了。

    而卢光耀就开始为单义堂证明而奔波了半生,说来惭愧,他那时还小,也没为单义堂做过些什么,真正受苦的只有卢光耀。

    外人是不知道,但他是清楚的,卢光耀这一生过得太惨了。幼年因为出身快手卢家族,而受尽了立子行众人的欺辱。

    稍稍长大之后,好不容易拜了何义天为师,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师门就被人灭了满门了,他也背上了血海深仇。

    他恨立子行的人入骨,跟他们结下大仇,却又要苦苦哀求他们帮手,可他们总是戏谑,总是嘲讽。

    卢光耀又疯又狂,又苦又哀,他真是太不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