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责任和使命
    夏日。

    仔细搜寻记忆中的夏日,似乎总有一副画面挥之不去,炎炎烈日灼烤着枯燥的地面。夏日留给我们的印象,总是明亮的光线,总是灼热的空气,总是挥汗如雨的我们。

    罗四两在面对这炎炎烈日的时候,他竟然却感受不到灼热,反而通体冰凉,一阵阵寒意侵袭他的心脏,让他心脏疼的厉害。

    罗四两抬头看太阳,刺目的阳光让他眼睛都睁不开,他只能眯缝着眼,让泪水肆意流淌。

    “好了,别看了,小心眼睛坏掉。”陈国华在罗四两身后说道。

    罗四两收回了目光,但眼睛很疼,他合上了眼却看见了一团明亮的光源,这就是他看太阳太久导致的。

    “唉……”陈国华叹了一声,上前拍了拍罗四两的肩膀。

    “来吧,坐一下吧。”陈国华拉着罗四两来到旁边阴凉处坐下。

    罗四两坐在地上,双手抱膝,把自己蜷成一团,低头不言。过了许久,他的眼睛才稍稍恢复正常。

    罗四两有些孤独也有些无助,他很沮丧,他问陈国华:“外公,我是不是很不懂事?”

    陈国华回道:“看是什么事情了。”

    罗四两痛苦道:“我不能理解我爸的付出,我不能理解我爷爷执着,我也不能理解我师父的坚持,我甚至无法理解单义堂不顾一切的牺牲,我是不是活的很自私?”

    陈国华面容苍老,他轻轻一叹,脸上的皱纹渐渐散开:“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也会有自己的选择,更加会有自己要去承担的责任,这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罗四两哽咽道:“我师父曾经跟我说过,当我有一天真正明白什么是责任和使命的时候,我就会去接过家族传承的那块红色卧单,我就会成为第四代的戏法罗。”

    陈国华看着罗四两,反问道:“那你明白了吗?”

    罗四两摇头,神色痛苦:“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什么是真正的责任,什么是真正的使命,到底是什么样的责任和使命才能让他们抛弃一切,抛弃家人,抛弃朋友,甚至抛弃生命也要去完成。”

    陈国华把眼镜摘下来,揉了揉自己发酸的眼睛,他说:“我教一辈子书了,从青年到迟暮。我教过的学生,我自己都数不出来;我上过的课,我自己都点不清楚。”

    “但我可以说我对我教过的每一个学生,我对我上过的每一堂课,都是认真负责的。哪怕是当初学校纷纷停课,学生肆意欺辱老师的时候,我也没有放松过自己的教学质量。”

    “当初很多老师说我傻,学生根本不想学,你还非要认真教,弄不好又要被他们羞辱一顿,何苦来哉呢。但我还是认真地给他们上课,教他们知识,教他们做人。因为在我看来,他们是学生,我是老师,这一切是我应该要做的。师者,本来就是传道、授业和解惑。”

    “我教了几十年书了,有学生不喜欢我,但从来没有哪个学生说过我不负责任,从来没有。四两,这就是我当老师的责任,所谓的责任,从来都不是要你做,而是你要做。等你明白你要做的时候,你也就明白了责任。”

    罗四两听得入了神。

    陈国华再叹一声,又把眼镜戴了上去,他带上了些许怅然说道:“你父亲就是真正懂得他要做什么的人,他是一个很有活力,也很优秀的年轻人。他的目标就是把你们戏法罗家带上更高的辉煌,打造永远不灭的神话。他还要把中国戏法发扬光大,让世界瞩目。”

    “他做的很好,他已经把你们戏法罗推上神坛了,可在实现第二个目标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虽然这是我们谁都不想看见的,但我知道你父亲肯定不曾后悔过,是的,他肯定没有。”

    “其实你爷爷这些年也很不容易,老年丧子,哪能不悲啊,又还要一个人拉扯你长大,你却又不肯理解他们,理解戏法罗家族的荣耀。你爷爷是真的很疼你,你不肯学戏法,他都打算把放弃戏法罗的名号了。”

    “在你看来也许这仅仅只是一个名号罢了,但是在你爷爷和父亲看来,这却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这是你们罗家存在过的证明,这也是你们罗家三代人拼搏百年的证明,他能放弃这个,只能说他真的很疼你。”

    “你太公闯荡江湖,吃尽无数苦头,经历无数磨难,历经千辛万苦才学来各种本事,在江湖上闯出了戏法罗的名号。你爷爷接过戏法罗的名号,成为国家艺人,成为戏法界的领袖,为国效力,出国演出,为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给国家挣来无数脸面。”

    “你父亲也接过戏法罗名号,锐意改革传统戏法,年纪轻轻就已经冠绝群伦,矢志把传统戏法带向更高的辉煌,让中国戏法走向世界,让世界为之侧目。你们罗家三代人的军功章,都刻在这‘戏法罗’三个字上面。这就是你们罗家传承的荣耀。”

    陈国华看着罗四两,语重心长道:“四两,也许你会懂,也许你不会懂。但等你真正懂了之后,你就会去接过你们家的那块红色卧单,你也会去继承你师父的使命。责任和使命,是重担,但却是让人心甘情愿的重担。”

    罗四两问陈国华:“您是希望我去懂吗?”

    陈国华摇头:“不是我希望,而是你自己的选择。总有些东西,是值得你去付出所有的。”

    罗四两低下了头。

    ……

    雅苑。

    林董事长过来请李大师:“李大师,老爷子过来了,您去给看看?”

    李义扭头看林董事长,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站了起来,微微笑道:“好,那我们这就过去,但我不敢保证一定能看的清楚。”

    林董事长客气道:“是是,您肯出手,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李义道:“无妨,若是可以的话,还是让令尊多给我介绍一些人,这样我能看的更加全面一些。”

    “好。”林董事长答应。

    李义随着林董事长出门,眸子坚定,脚步踏在地上,步履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