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气功大师的对决
    卢光耀终于醒转了过来,他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前面由于太过激动,再加上年纪大了,一下子就闭过气去了,现在休息了一下,就已经好很多了。

    只是他现在的情绪还是很不好,也不说话,就自己一个人靠在床上,双目怔怔出神,谁都不敢打扰他。

    罗四两也坐在房间里面,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很复杂,复杂到连他自己都无法把这份复杂表达出来,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罗文昌和陈国华也在这边,两人原本是兴师问罪来的,现在也发不出火了,他们对卢光耀和单义堂充满了同情和敬佩。

    尤其是罗文昌,他本就是立子行的翘楚,戏法罗更是立子行最响当当的家族,他也在体制内为国效力很多年了,也给国家做出了许多贡献,他也挺自豪的。可是今日跟卢光耀和单义堂一比,罗文昌竟有些自惭形秽,单义堂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国之英雄啊。

    “唉……”罗文昌心中哀叹,单义堂竟然背负污名这么久,这真是……

    原本罗文昌一直是对卢光耀不满的,因为这卢光耀这个人亦正亦邪,让他很看不惯。

    可是现在罗文昌突然在一瞬间就理解卢光耀了,能理解他做出的种种事情了。

    也正是因为理解,他才真正知道他的不易。

    陈国华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老知识分子,正直、严肃、博学、严谨,识英雄重英雄,在他看来卢光耀就是英雄。

    他很敬佩卢光耀,这是一个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对英雄的敬佩,是一个读书人对侠客的敬佩。

    ……

    方铁口在忙碌,都已经是傍晚了,也该吃晚饭了。他去旁边的小饭店打包一些饭菜回来,回来之后,他见卢光耀还是跟丢了魂一样地躺在床上,他也微微摇头。

    方铁口把饭菜放好,对罗文昌和陈国华说道:“二位,留下用个便饭吧。”

    两人皆是微微一滞,也不知道自己是留下好,还是走好,毕竟罗四两还在这里呢。

    方铁口也没多等他们答复,他就走到卢光耀床边上,说道:“老卢,起来吃饭吧,别要死要活了,每次跟阿义吵完你就这样,可你们每次都要吵,唉。”

    卢光耀眉毛蹙到了一起,脸上的皱纹又更深了几分,脸上本就暗淡的神采就更淡了,甚至还带上了几分灰败之色,他疲惫着声音说道:“你说……是谁错了?”

    方铁口道:“谁都没错,但是阿义太偏激了,这是他性格的缺陷。其实你们很像,都很偏执,都属于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罗四两扭头看卢光耀,见到卢光耀如此模样,他心中像是被针扎一样难受。在他的所有印象里,他的师父卢光耀从来都是神采奕奕阴起人来丝毫不手软的阴狂样子,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般失神落魄和沮丧憔悴啊。

    卢光耀嘴唇发干,都已经干得裂开了,他数度张合,破了皮上下嘴唇连连碰撞,竟然给人一种惨烈的感觉,只是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过了好久,卢光耀才又说话,只是他的声音变的更加虚弱和疲惫了,但是他的语气却充满了严肃,这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在垂危之时虚弱地痛斥着警告某人:“他是在玩火,他以前不这样,他怎么越弄越大了。再这样下去,他不仅会把单义堂给烧没了,还会把他自己给烧死的。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说不听啊,他怎么就这么倔啊。”

    方铁口也叹一声,说道:“他的倔还不是从你身上学来的啊。”

    卢光耀扭头看他,问道:“那你说,他能被劝回来吗?”

    方铁口反问:“那你能吗?”

    卢光耀闭上了眼睛。

    方铁口劝慰道:“行了,别想那么多了,先吃饭吧。吃完饭之后,我们商量商量,总有办法应对的。”

    卢光耀还是闭眼不答,方铁口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转身对罗文昌和陈国华道:“那我们先吃吧。”

    罗文昌正欲回绝,卢光耀的声音却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罗爷,能托您一件事吗?”

    罗文昌一愣,然后问:“什么事?”

    卢光耀看着罗文昌,说道:“您在体制内很多年了,想必也认识很多官面上的或者有头有脸的人物吧?”

    “这个……还真不多。”罗文昌的性格过于耿直了,他也不擅交际,也不太喜欢跟官面上的人物来往,他交流最多的还是同行的一些艺人。

    卢光耀皱着的眉头又深了几分。

    陈国华看了看,说道:“卢先生,您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是吴州市里,我倒是能帮上一些忙。”

    卢光耀看向陈国华,稍稍一想,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陈国华在市一中教了大半辈子书了,从普通老师开始一路到校长,再到退休,他教过的学生数也数不清。

    而且这年头的学生毕业之后都是包分配的,不管你大学在哪儿读,除非特别优秀的,可以留在省里或者中央,其他的都是往户籍地分配。这么多年下来,就吴州市地界上那些官面上的或者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说全部吧,至少一多半是陈国华的学生。

    陈国华不敢说桃李满天下,但桃李满吴州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陈国华在吴州地界上还是能说上话的。

    卢光耀从床上下来,站好了,对陈国华郑重说道:“陈老师,我想请您帮忙牵线,我要跟李义来一场气功大师的对决,观战的那些人就请李义接触过的那些达官显贵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陈国华神色一怔。

    罗文昌也错愕不止。

    罗四两也愕然看来,甚是诧异。

    就连方铁口也皱起了眉头,狐疑问道:“老卢,你到底想干嘛?”

    卢光耀默了默,垂着头顿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门外,缓慢且坚定道:“我要拉他回来,单义堂从不曾有负国家,我不行,他亦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