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五十章 他玩不转的
    夏夜并不安静,周围都有虫鸣,老居民区里也多是纳凉的人。

    罗四两和卢光耀坐在台阶上交谈,爷俩都有心思,但他们的心思却各不相同。

    罗四两摇了摇头,说:您从来没有逼过我。

    卢光耀叹了一声,笑道:其实当初也是使了一些手段的,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我怎么可能会放过,我也是有私心的。

    罗四两闭眼摇头。

    卢光耀道:不过以后我不会再非要你做什么了。

    罗四两还是摇头,只是摇的更加厉害了,他说:真没事,你真的没有逼我。

    卢光耀只是微微一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这一夜,他仿佛释然了许多。

    卢光耀也仿佛苍老了许多,他有些疲惫地说道:拼了大半生了,其实有时候真的感觉有些累。

    罗四两问:您后悔过吗?

    卢光耀微微摇头:不曾后悔,只是遗憾。

    罗四两低下了头,抿了抿嘴,问道:那您最初教我本事,收我为徒,也是为了单义堂吗?

    卢光耀默了一会儿,才说:最开始是吧,但后来就不是了。

    罗四两问道:为什么?

    卢光耀叹了一声,遥望着星光,他说:说到底,单义堂也是我自己的事,我不该把这份责任强行加在你们身上。阿义,已经走了很多错路了,我不想你也如此。以前的我,的确太自私了,我不想再给你压力。

    罗四两担忧道:师父,我感觉你今晚很不对劲。

    卢光耀笑了笑,说:没什么不对劲,就是想明白了很多事。

    罗四两默然了。

    过了好一会儿,罗四两才问道:那您觉得我跟李义比怎么样?

    这回轮到卢光耀沉默了。

    卢光耀不说话,罗四两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过了好半晌,卢光耀才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很长,很沉重,他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李义,不是我生的,但他是我养大的。我一直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看待,但我同样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让他跟我一起为单义堂的正名而努力。

    阿义很努力,他也很出色,虽然比不过你吧,但也很不错了。阿义也一直在为单义堂奋斗着,他的目标跟我是一样的,我很开心也很欣慰。只是啊,后来他就走上了跟我们不一样的路,或许是我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我很希望单义堂能摆脱污名,得到它应该得到的,但我也希望阿义能好好的,他就是太偏执,才会在错路上越走越远,拉都拉不回来,所以我不愿意再给你这样的压力。我一直没让你知道单义堂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个。

    我不想你有压力,但我又放不下单义堂,所以我一直在让你学各种戏法,修复那套偷天换日。不想告诉你内幕,却又让你为之努力。我其实私心挺重的,一直都是,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

    罗四两摇头。

    罗四两走了,他回他外公那里去了,是卢光耀让他走的。

    让他走的时候,卢光耀却还是一脸释然的样子,很是洒脱。可等他真正走了,卢光耀却又怅然若失了。

    何必呢?方铁口在一旁说道。

    卢光耀苦笑一声,然后道:算了。

    方铁口盯着卢光耀的脸,眉头皱的很紧,他说:我觉得你很不对劲。

    卢光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陈国华的动作很快,他的人脉也是非常广的,他很快就把相关消息拿到手了,他也把卢光耀想要跟李义同台比试的想法说了出去。

    原本陈国华还以为他需要费好一番口舌呢,可结果却顺利的出乎他的意料,他几乎是刚刚张嘴,那边就有意向了。

    陈国华心中也犯起了嘀咕,等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他就立刻过去跟卢光耀和方铁口说了这件事情。

    两人一听,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了。

    方铁口沉声道:阿义怕是被人盯上了。

    什么意思?陈国华没明白。

    方铁口跟他解释:人家肯定是要试探阿义了,所以你一说他们立马就答应了。人家对他起疑心了,这些混官场的老油子可没那些混商场的老板们好糊弄啊。

    陈国华神色微微一滞:那怎么办?

    方铁口眉头皱着,看向卢光耀。

    卢光耀阴沉着脸,眉头皱的很紧,他斥道:他总是这样,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就敢往这里面凑。

    陈国华顿了顿,不解问道:二位,恕我直言,其实李义的做法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要完成你们的心愿,找一些地位高的,影响力大的,能说上话的人帮忙,难道不好吗?

    卢光耀没说话,他情绪很不好。

    方铁口跟他解释:我们又何尝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只是人家凭什么帮你,找不到档案,找不到相关知情人,就凭你空口白话,人家就费劲心思帮你找证据给你证明。可能吗?所以我们一定要修复那套戏法,因为这就是证据,我们只有这样才能说服他们帮我们查找更多当年的痕迹和证据,帮我们证明。

    唉而李义却认为这条路走不通,他就一定要去结识高层,让高层佩服他敬畏他,然后他才提出要求,让他们为单义堂证明。只是他不曾想过,一旦他失败了,那单义堂才会是真正的万劫不复,而且

    陈国华问道:而且什么?

    卢光耀恨铁不成钢道:而且他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国家已经开始打击所谓的气功大师了,他还借着气功大师往上爬,爬的越高他死的越快,他根本就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可偏偏他还死犟着不听。

    陈国华突然想通了许多关节,他问:哦,那你是想趁他还没有陷得太深,把他拉回来?

    一听这话,方铁口心中一跳,狐疑地转过了头。

    卢光耀却只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