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空碗来酒
    选择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很多时候没得选比有的选更好,因为不用痛苦和纠结。

    卢光耀也陷入了这等痛苦的选择之中,一边是单义堂,一边是自己的徒弟;一边是自己奔波半生的目标,一边是师徒情谊。

    他很难选,最让他为难的是李义其实并不坏,他也在为单义堂努力,只是他的路错的太离谱了。

    所以卢光耀来了,他不得不过来。

    他们曾经吵过很多次,也曾经面红脖子粗,也曾经背道而驰很多年,但像今日这样明刀明枪的对决,还真的是第一次。

    李义点了点头,眼睛通红地看着卢光耀,略带狰狞地说道:“好啊,那今日就让我们一较高下。”

    卢光耀微微颔首,道:“好多年不见了,我倒是也想看看你这位李大师有没有把手艺放下。”

    李义道:“行啊,不知道您想从哪儿开始?”

    卢光耀道:“听说李大师有一绝技,能拿着空杯子虚空抓来酒水,填满杯子是吧?”

    李义道:“没错。”

    卢光耀一摊手:“那就让我们看看李大师的功力吧。”

    周围围观的人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有些人是亲眼见过李义展示这个绝技的,他们一直震撼到如今,那些没见过的也非常期待。

    听到卢光耀的话,罗文昌最先是一愣,空杯子虚空抓酒?这不就是空碗来酒吗?一个难度并不大的小戏法啊。

    罗四两也狐疑地皱起了眉头。

    李义朗声道:“好,那我就再展示一下虚空抓酒,展示一下空间的力量,给我拿个杯子上来。”

    沉着脸坐在下面的林董事长冲着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便端着一个红酒杯子上去了。

    见到是装红酒的高脚杯,罗文昌眼睛微微一亮。戏法人人会变,看的只是难度高低罢了。

    空碗来酒只是一个简单的小戏法,戏法师演出的时候,会拿出两个个小瓷碗,这种碗是不透明,而且他在演出的时候会把小碗高高举起,让你看不见碗里情况。

    然后戏法师一念咒语,用手一晃小瓷碗,酒水就撒出来了,喝了一碗,再一晃,又来一碗,这就是空碗来酒了。

    戏法都是有门子的,这个是彩法门的戏法,靠着道具变的戏法,门子就出在他的碗上,所以他不能让观众看到碗里情况。

    这个戏法难度不大,只要有合适的道具,练上几天就能出去糊弄人了,江湖就有不少骗子玩过这个小把戏。

    但李义玩的可不一样,他玩的是玻璃杯,在场这么多人,一眼就能上下左右无死角地看穿,你动门子的时候难度可就大太多了。

    李义把杯子接过来,对林董事长笑道:“多谢林居士的杯子。”

    林董事长随意地摆了摆手,没有说什么。

    李义是让林董事长给他提供道具的,这是为了避嫌,也是为了取信于林董事长。

    见到李义用的是林董事长提供的道具,罗文昌的眉头皱的更深了,难道他的门子不在杯子上?

    卢光耀却是呵呵一笑。

    李义拿着杯子转身,他就站着桌子边上,一个转身过来,他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卢光耀眸子微微一凝。

    罗四两也把眼睛眯了起来。

    李义把杯子换了,就在他刚刚这一转身的时间里面。

    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包括罗文昌。

    现场也只有卢光耀和罗四两看出一点猫腻,卢光耀是李义的师父,李义的本事都是他教的,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徒弟的本事了。

    而罗四两则是有超忆症,他能观察到许多常人无法观察到的细节。

    李义举起了酒杯,朝着在场众人示意一下,朗声说道:“我李义敬大家一杯,感谢诸位远道而来。”

    李义晃动酒杯,杯中顿时被红润填满,而后便有了红色液体,只是稍顷,杯中已有半杯红酒。

    “哎呀……”众人皆是一惊。

    尽管不是第一次观看了,而且还是带着挑刺心理来的林董事长依然被这一幕给惊到了,真如神迹一般啊,真是虚空来酒啊,而且这杯子还是他提供的,绝对没有半点虚假的地方啊。若不是他们家已经探测到了李义的底细,林董事长说不定又得上当了。

    家具厂的刘建明刘总也惊叹地鼓掌,他还略带责怪地看了林董事长一眼,这哪里是江湖骗子,明明就是特异功能嘛。

    罗文昌和罗四两同时把眼睛眯了起来,外行看门道,内行看热闹。变红酒比变白酒可难多了,空碗来酒的原理就是把白酒藏在小碗的夹层里面,小碗是有几个机关洞孔的,不按住的时候酒水是不会出来的,按住之后晃动两下酒水就出来了。

    而红酒杯是玻璃,玻璃夹缝里面藏白酒还好弄一点,毕竟是透明的,大家一眼还不定能看穿,可红酒就难了。

    这本事不俗啊。

    罗文昌没有看穿他的门子。

    罗四两仗着超忆症都没能看出这里面的门道,他也只是隐隐观察到李义的几个比较僵硬的姿势罢了。

    罗四两的超忆症能看穿大部分戏法,除非你的戏法水平能达到大成境界。

    难道李义的戏法已经大成了?

    罗四两心中一惊,大成境界就是目前中国最顶尖的戏法境界了。卢光耀曾经手彩达到过完美境界,但是现在年纪大了,水平也下滑到大成之境了,但这就已经非常了不得了。

    罗四两神色凝重地看着李义。

    李义朝四周举杯,然后轻轻饮下一口。而后转身,朝着卢光耀举起了杯子。

    卢光耀笑了,欣慰地笑了。

    李义举杯,一字一句道:“我敬您。”

    卢光耀走过去,接过杯子,在接杯子的时候,他发现李义的手都在颤抖。

    “唉……”卢光耀心中微叹,但他还是强行转了身子,跟李义背道而驰,走出几步之后,他也举起了杯子,他看着李义道:“一杯敬天地。”

    说罢,卢光耀摇晃起了杯子,杯中红酒渐渐浅了下去,最后竟然彻底不见,只在杯壁留下些许残红表明它曾经来过。

    全场又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