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入门四杯酒
    一只空的透明的红酒杯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通过仅仅几个晃动,空杯中就突兀地来了红酒,又突兀地消失了。

    他们这些人全都见过气功大师,也见过气功大师展示特异功能,但是那些人都没能像这两人这样赤裸裸地把特异功能神奇一面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这两位气功大师坦坦荡荡,他们竟找不出丝毫生疑的地方。

    难道他们真有特异功能?

    在场众人不由深思起来,气功热在现在还仅仅只是刚刚褪去热度,并未完全消散,还是有不少相信这世上是真有特异功能的气功大师的。

    刘建明早已惊愕地张大嘴了。

    林董事长也很狐疑地看着卢光耀,神色有些惊疑不定。

    罗四两、罗文昌和李义皆是看的心中一惊,他们都是彩门中人,也都知道卢光耀演的是戏法,不是所谓的特异功能。

    可他这戏法却是相当厉害,任何一种戏法都是变出来容易,变回去困难,宁变十次出,不变一次回。

    卢光耀刚刚展示的这一手就比李义高明多了。

    卢光耀再度举起了杯子,看着李义,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再度摇杯,杯中再度被红酒填满。

    “嘶……”众人再惊,这位气功大师不仅能把酒虚空喝了,还能把酒再从虚空中抓来,好生厉害啊。

    卢光耀举杯,有些惆怅地说道:“一杯敬江河。”

    李义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

    方铁口也皱起了眉头。

    “喝。”卢光耀大喝一声,杯中红酒直线下降,瞬间到了杯底。

    卢光耀再度抬起杯子,大声喝道:“一杯敬忠义。”

    杯中酒水再满。

    “喝。”卢光耀眼睛通红地盯着李义,手上一晃,杯中酒水再空。

    卢光耀声音变得有些嘶哑,他平静地说道:“一杯敬你我。”

    卢光耀手指在身上一擦,血珠如断线。卢光耀拿过杯子接住献血,献血落入杯中,杯中红色液体凭空出现且迅速上涨。

    那猩红的液体轻轻晃动,在杯壁上留下残红的印迹,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红酒还是人血。

    “喝。”卢光耀大声呼喊,他第一次举起杯子送到口中,仰头喝下。

    另一旁的李义则是浑身微微颤抖,双手紧紧抓着拳头,双眼更是通红一片。

    方铁口轻叹一声,单义堂入门的天地忠义四杯酒,这又是何必呢?

    在场围观的众人都有些无言,明明是一场很精彩的特异功能对决,怎么会弄得他们心里难受的厉害,就像是压着一块大石似的,这两位气功大师好像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啊。

    卢光耀喝了一口之后,朝着李义举起了杯子。

    李义长长吐出一口气,把自己发颤的身子稳定下来,也把自己激荡的内心稳定下来,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来,从卢光耀手上接过了杯子。

    他就站在卢光耀面前,与卢光耀对视,两人的目光紧紧纠缠在一起,却又在痛苦地相互排斥。

    李义举杯,喝酒。

    猩红的液体大口灌下,他喝得匆忙,并未把杯子之物尽数喝下,那红色液体顺着他的嘴角一直流到下巴,滴落到衣衫之上,染红了胸前一片。

    这让李义显得有些狼狈,却又有些决绝。

    此景也让在场众人有说不出来的味道,这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气功大师对决的样子,但他们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来,他们只是觉得这两人肯定有故事。

    方铁口叹息摇头。

    罗文昌和陈国华也都神色复杂,他们是了解内情的人,所以看懂了这一幕,也正因为看懂了,他们才会难受。

    罗四两也心中难受的厉害,这一刻,他似乎懂了些什么。

    李义放下杯子,把眼睛闭了起来。

    卢光耀也吐出一口气,脸上露出微微笑容,问道:“李大师还想表演什么,是把米变成酒,还是把破碎的碗复原了?”

    米变成酒就是传统戏法里面的酒米三变,在一个小碗里面放上半碗米,盖上布,揭开,半碗米变成满满堆起的一碗,然后再盖上布,再解开,就变成一碗酒了。

    一个比较经典的彩法门戏法。

    把破碎的碗给复原了,这套戏法也是传统戏法,叫做平地拔杯。把一个小碗或者小杯子盖上布,然后砸碎,摊平,再用手一提,在平地里面拔出杯子来,这就是平地拔杯了。

    戏法的表演形式是人自己设置的,简单的也能变,难的更好,越难越有观赏感,也越能体现出戏法师的水平。

    李义就是把戏法的原理解释成了特异功能,其实很多所谓的气功大师演的那些特异功能都是一些小把戏罢了,还不如李义呢。

    戏法跟特异功能的区别就是一个承认是假的,一个不肯承认。戏法和魔术都承认自己所变的节目是假的,是有机关道具的,但是你发现不了。特异功能或者气功,都把这种现象解释成是超自然的力量,借此来行骗,这是两者的区别。

    戏法行骗也有年头了,戏法诞生至今已有数千年,在这漫长的历史中有无数人借此行骗,愚民弄民,表演神迹,至今仍不绝迹。

    这种行径不是戏法师的行径,这种骗子的行为可以说是在祸国殃民,他们甚至有可能会毁了戏法这个行当,毕竟在古代就曾经出现了多次朝廷镇压民间戏法的事例。

    卢光耀同样无法容忍李义这般行径。

    李义把闭着的双眸打开,他的眼神坚决了不少,他说:“不必玩那些了,见真招吧。”

    李义从怀中抓出一把胶皮球,用手指夹着,一共有五个。

    卢光耀微微颔首。

    李义抬头看天,将五枚胶皮球扔到天上去。

    李义和卢光耀同时而动,去抢抓那五枚胶皮球。

    罗文昌错愕地张大了嘴,惊呼道:“斗艺抢彩?”

    “什么?”陈国华不明所以。

    罗四两皱眉沉声解释道:“黄镇彩门斗艺,手法对决中的艺人抢彩。”

    陈国华愕然看着台上两人。

    方铁口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往日的彩门斗艺都是一群人抢彩,各自施展手段,热闹非凡。而今日,就只有两人,他们的起手式竟出奇的一致。

    因为他们都会阴阳三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