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六十章 阿义,不要再错了
    卢光耀死了。

    死的很突然,不是说他突然就死了,而是谁都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谁都知道这次斗艺可能会很难办,但是谁都没想到会出人命。

    或许就连卢光耀自己都不曾想到会有这一出吧,当那条毒蛇冲着李义飞去的时候,卢光耀在出手之前是否做过心理斗争?

    也许有,也许没有。

    也许他非常自信自己的手法,认为自己绝对有把握控制那条毒蛇;也许他本身就存了舍命救李义的想法;也许他根本没有想过任何事情,也没有考虑过任何得失,也没有考虑过任何后果,毕竟当时的时间那么短暂,他只是见李义有危险,下意识就出手了,在他的潜意识里面,或许他是一直都想保护李义的吧?

    比试的地点在湖心小岛上,离着医院很远,再加上卢光耀为了把李义遁去,运动量太大了,导致血液流过快,毒血很快就攻击到心脏了,卢光耀还没有送到医院,就去世了。

    一场气功大师的比试竟然闹出了人命,本来兴致高昂来看演出的那些大老板们也纷纷嫌晦气。

    警察也来了,经过一系列的调查,他们得出结论,是王荣耀大师想要表演《活捉毒蛇》,在表演过程中生了意外,不幸被毒蛇咬中而意外丧生。而林洪涛林董事长只是给王荣耀大师提供了表演的道具罢了,与结果并无直接关系。

    这一结论也得到了当时围观的所有大老板们的一致认同,结论有了,人证和口供也有了,可以结案了。

    警察也对林董事长进行了批评教育,并且出于公平原则,要求他对王荣耀大师的家属进行合理的赔偿。

    林董事长接受了警察的调解,当天就差人送来十万现金,一条人命十万,就现在的物价来说,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罗文昌和陈国华怒不可遏,大声唾骂来人,还扬言要去上访,要一路告到京城去,他们就不相信没有一个能说理的地方。

    来人只是微微笑着,神情谦恭,就算被骂,他也是唾面自干,脸上永远带着谦卑的笑容。

    这人就是林家的管家,何平。

    方铁口看着这一幕,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别看罗文昌有厅级干部的身份,但他并没有什么实权,他可能在文艺界还能说上一两句话,但就论具体的权利,他甚至比不过一个乡镇的二把手,更别说他现在已经退休了。

    至于陈国华,他就更加没权了,人家给他一个面子,会叫他一声陈老师或者陈校长,一些不大不小的忙,人家也愿意帮他,但是这事儿不可能会有人帮他。

    他们想要把林董事长送到大牢里面去,这是不可能的。

    相较于罗文昌和陈国华两人的怒不可遏,方铁口就显得平静许多,他走到何平面前,静静地看着他。

    何平朝着方铁口微微躬身,面露谦恭。

    方铁口出声道:钱,我收下了。

    是。何平笑容更深,背也更躬的更加厉害了。

    你干什么?罗文昌惊怒不已。

    陈国华也愤怒看来。

    方铁口平静说道:老王已经死了,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事情的结果你也看到了,我无法改变,你们也无法改变。这件事情一天不解决,老王就一天不能下葬,算了吧,我们根本无可奈何,就让逝者安息吧。

    你罗文昌愤怒指着方铁口,气的浑身都在抖。

    陈国华也面如寒霜,冷声道:你不该如此。

    方铁口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两人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看不透这社会,我们都是蚍蜉蝼蚁,而他们却是大鳄。人已经死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就该更坚强更好地活着,这也是对他最好的回报。

    罗文昌怒不可遏道:你无耻,不行,我不同意。

    方铁口说道:你不同意也没有用,我跟他是什么关系,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我能给他做主,你能吗?

    罗文昌气极了,愤愤甩下一句:我真后悔认识你这样的人。

    说罢,他扭头就走。

    哼。陈国华也是一声冷哼,黑着脸就走了,似乎多看方铁口一眼都嫌脏。

    何平却一直都很平静,他总是微微躬着身子,面带谦恭的笑容,看着对方争吵,也不说话,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不曾变化过。

    方铁口问道:怎么称呼?

    何平道:何平。

    方铁口微微颔:我还要八万。

    何平神色不变,只是问道:那他的家人亲属朋友呢?

    方铁口道:他并未婚娶,家人亲戚在早年的大灾荒中被饿死了,他的朋友就剩我一个,只有我。

    何平第一次抬头看方铁口。

    方铁口与其坦然对视。

    稍顷,何平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把手上的袋子递过来,道:稍后,还有八万送来。

    好。方铁口接过袋子,又道:把老王的遗体运回来吧,尽快安葬死者。

    如您所愿。何平鞠躬后,离开。

    方铁口平静地看着何平离去的背影,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里是陈国华的家,是独门独户的一栋老房子。罗四两自己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客厅角落,双目失神,他没有坐在凳子上,只是靠在墙角,整个人蜷缩了起来,双手抱着膝盖,身子一直在微微颤抖。

    卢光耀的遗体没有运回来,因为他们没有接受调解方案,没有接受就代表案子没有了结,有可能他们会要求司法鉴定,有可能他们要提出民事诉讼,也可能会有的别的事情,所以卢光耀的遗体不能动。

    方铁口答应了何平的条件,答应了调解方案,此事已了,想来卢光耀的遗体很快就能运回来了。

    陈家,陷入了寂静和哀伤。

    方铁口抬头看天,今夜星光璀璨。

    笃笃笃门响,李义来了。

    李义失魂落魄,再没有在一众老板面前那副高人模样了,反倒是像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流浪汉。

    方方师父。李义哽咽地叫了一声,颤着声音道:我我我师父他

    方铁口平静地看着李义,微微摇头。

    李义连退三步,脚下一个不稳,竟然摔倒在地上,他四顾茫然,只觉脑子嗡嗡在响。

    方铁口说道:其实老卢可以不死的,如果当时他肯停下来包扎,一切都不会生。可他为了保护你,也为了保护单义堂,他甘愿去死。你不要再以为在老卢心里,单义堂比你更重要了。

    如果方铁口轻叹一声,脸上带了些许怅然之色:如果单义堂和你只能选择一个,他会选你。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你也知道单义堂对老卢有多么重要,可他为了救你,把一切都抛下了。

    李义捂脸,嚎啕大哭,四十多岁的人了,却像一个失去了所有亲人幼儿一般。也的确如此,卢光耀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方铁口喘了一口气,道:阿义,不要再错下去了。

    李义倒在地上,用手捶地,用头撞地,眼泪鼻涕和献血跟灰尘混在一起,糊了满脸,他就跟一个疯子一般。

    啊屋内传来一声怒吼,原本蜷缩在角落的罗四两愤然起身,朝着李义狂冲而来,右手在腰间一摸,手上顿时多了半枚飞鹰刀片,寒光凛冽,直冲李义喉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