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夜半来客
    刘建民有一个好习惯,就是早睡早起,他这些年做生意也赚了不少钱了,钱越多他越懂身体的重要性。

    所以这些年来,不管生意有多忙,他晚上11点之前肯定会上床,有什么事情第二天再去处理。

    今晚也是如此,他早早地就上床了。

    他躺在床上,手上翻着一份财经报纸,他是做家具生意的,但是这两年家具产业发展的很快,市场已经渐渐饱和,他的生意也有些不好做。

    所以他也在考虑转型的问题,现在全国城市的旧城区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改造,这是一块非常大的蛋糕,他很想掺和进去,但是已经失败好几次了,甚至弄得他家具厂的资金都差点断裂。

    所以也很头疼。

    翻看了一下报纸,他把身子靠在床上,又想起了前几日那场精彩的气功大师对决,那真是精彩绝伦啊。

    虽说最后出现了一点意外,但足够让他大开眼界了。以前别人老说什么特异功能很厉害,但他却一直保持着谨慎的心态,他并不是太相信这些,但是那日的那场对决,却让他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特异功能。

    或许真有那些神秘的高人,拥有不可言喻的力量,能穿透空间,甚至能勘破过去和未来。

    若是能得到他们相助,想必自己的生意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阻碍了吧,至少人家能看见未来啊。

    只是可惜,那神秘的李大师竟然在最后凭空遁走了。唉,真是一副仙人做派啊。

    刘建民叹息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时间到了,他便放下报纸,关灯睡觉。

    这一夜,刘建民睡得有些不踏实,他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待到夜深,他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但觉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身上,让他感觉很沉重,而且有些喘不过气来。

    “鬼压床吗?”迷迷糊糊中的刘建民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而后一只冰冷的手捂上了他的嘴巴。

    刘健民猛然惊醒,刚想动,却被人死死压住,这一刻,他吓得亡魂皆冒,冷汗在顷刻间把衣衫浸湿。

    这乌漆嘛黑的,他什么都看不见,他甚至不知道压在他身上是人还是鬼,但的确是有东西把他给压住了。

    “住嘴,别出声。”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刘建民耳朵旁响起。

    “是人。”这是刘建民的第一个念头,可他的恐惧却没有减少半分,这大半夜的,突然来个人跑他床上,他能不害怕吗?他吓都要吓死了,这是寻仇的吗,可是自己也没跟谁结仇啊?

    难道是贼?可是贼来抓我干嘛,偷了东西就走啊?难道是想敲诈勒索,还是绑架?

    刘建民吓得牙齿都在发颤。

    那人又说话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来这里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回答好了,我扭头就走。”

    刘建民赶紧点头。

    那人道:“我松开你的嘴,但你也别大喊大叫,你信不信我能在你喊出声来之前,把你的喉咙割破,或者说……你想试试?”

    刘建明拼命摇头。

    那人这才松开他的嘴,冷冷问道:“你跟林家有仇?”

    刘建民一愣,颤声道:“没……没……没有啊。”

    那人却道:“你瞒不了我,你恨林家老二,对吗?”

    这话一出,刘建民就感觉自己已经被眼前这个人彻底看穿,尽管黑夜中他看不清对方的眼睛,但他仍然感觉自己像是赤裸裸站在这个人面前,再没有半点秘密可言。

    其实刘建民真的恨林董事长,也恨林家,原本南湖开发的项目是他竞下标来做的,这块肥肉是他的。可林董事长却凭借家里的关系,硬生生从他嘴里把这块肥肉给抢了过去。

    在这之后,刘建民想插足老城区的改造项目,也都被人明里暗里破坏,这些项目大多都被那些公子哥都拿走了。

    为了也能分一杯羹,刘建民放下所有旧怨,腆着脸去结识那帮公子哥,包括林董事长,他都卑躬屈膝了,可那些公子哥却只会占他便宜,根本不给他办事,还坑了他不少钱。

    刘建民气的肝都疼,对他们的怨恨自然更深,只是他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连那些公子哥都没有发现,都以为刘建民是他们最好的跟班走狗。

    可今日,自己的内心秘密竟然被这个人看穿,他到底是谁?

    刘建民震惊无比。

    那人道:“我与林家有仇,欲要报复他们,你既然恨他们,想来也知道对他们不利的一些事情吧,说出来。”

    刘建民稳了稳颤抖的内心,他有些迟疑地说:“我……我真不知道……”

    那人把脸贴过来,鼻子里面的气都呼在了刘建民脸上。

    刘建民寒毛都竖起来了,他都吓傻了。

    那人道:“你觉得……你能骗的了我?”

    刘建民急忙解释:“不是,我真不知道,他们是做了不少缺德事,但我就一个普通生意人,我能知道他们什么事儿啊,我要是有证据,我早弄死他们了。”

    那人声音依旧沉稳,甚至连音量都不曾变化过,语气也是冰冷平淡,就跟从机器里面发出来的一样:“那么……谁知道?”

    刘建民想了想,道:“除了林家人之外,就只有何平了,林家好多事情都是他经手的,他肯定知道而且保不齐有证据。”

    那人沉默了。

    刘建民连呼吸都放轻了,他不敢惊扰身上这个可怕的人,他虽然没有看清身上这个人的相貌,但是他却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了恐惧。

    过了稍顷,刘建民感觉身上一轻,那人起来了。

    “这件事情,不要跟别人说。当然,你也没有必要说,你也……不敢说。”

    刘建民把身子蜷缩在一起。

    “走。”

    窗户打开。

    “噗……噗……”两声。

    是两个人?

    刘建民一愣。

    过了好久,刘建民才颤抖着手把灯打开,明晃晃的灯光照亮了房间,也驱散了刘建民的恐惧。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睡衣已经彻底湿透了,他看了看镜子中自己苍白的脸色,又看了看打开的窗户,心中阵阵余悸。

    次日。

    何平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