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要死
    林家。

    林老爷子面色阴沉,林家上空仿佛凝聚着超高气压,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老板。”司机阿贵过来了。

    阿贵是林老爷子除了何平之外的另外一个心腹,林家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一大半是何平做的,另外的就是阿贵。

    林老爷子沉声问道:“找到何平了吗?”

    阿贵摇头。

    林老爷子又问:“他家人呢?”

    阿贵道:“老婆还在乡下老家,儿子不见了。”

    林老爷子眼睛陡然眯了起来,右手在茶几上无节奏地敲了起来,一股子气势慢慢升腾,阿贵顿觉压力。过了稍顷,林老爷子才慢慢把眼睛睁开,只说了一个字:“查。”

    “是。”阿贵应了一声,就匆匆出门了。

    阿贵调查能力不错,三教九流都有朋友,林家明面上的关系网是何平负责的,三教九流就是阿贵负责。

    阿贵约了吴州当地的一些地头蛇喝茶,让他们继续找到何平和他的儿子,但是要秘密,不要惊动其他人。

    阿贵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他才从茶楼包厢里面出来,刚出来就撞上了一个仙风道骨的人。

    阿贵揉着肩膀,皱眉看那人。

    那人也不满看来,可等看到阿贵的脸色之时,他却惊疑一声:“咦?”

    只是这轻轻一声惊疑,却让阿贵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他顿时就惴惴不安了。

    阿贵可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他也是吃过见过的,可是今日在面对眼前这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人,阿贵却感觉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心生敬畏。

    “您……”阿贵用上了敬语。

    那人深深看了阿贵一眼,摇摇头就走。

    阿贵心中顿时就突兀地闪过一阵慌乱,他立刻出声道:“先生别走。”

    那人却不停歇,就道:“莫要找我,我解不了你的难。”

    说罢,那人转身就下楼了。

    阿贵愣在当场,难?什么难,自己要遇难?

    阿贵赶紧回过神,跑下楼去,追着那人而去:“先生慢走,先生慢走。”

    紧赶慢赶,把那人拦了下来。

    那人转头,眼睛盯着阿贵。

    阿贵顿时心中一惊,就这一眼,自己的一切仿佛就都被对方看透了,这让他起了一股子毛骨悚然的感觉,浑身不自在。

    阿贵强打精神,强笑道:“先生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懂啊?”

    那人淡淡回答:“没什么意思。”

    阿贵道:“刚刚先生说我有难是指何事?”

    那人轻叹一声,微微摇头道:“天道无常,不予恶人,你作恶太多,寿命无多了。”

    阿贵一惊:“先生说笑了吧?”

    那人轻笑一声:“嗬,你血债太重,身上竟有命案,天道轮回,报应该来了。”

    阿贵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难道他真是活神仙。

    阿贵强笑道:“呵呵,先生说笑了,我哪有什么命案啊,再说难道我会出什么意外?”

    说来也怪,若是别人在他面前说这些话,他早一巴掌扇过去了,可是这人一说,阿贵竟然连脚趾头都在说着相信。

    那人道:“并非意外,而是人为,你的命就在这几日了。”

    阿贵心中大惊,惊慌道:“胡说八道,你有什么根据吗?”

    那人微微摇头,又看了阿贵一眼,说道:“天道轮回,不予恶人,你本就作恶多端,还是个滥赌的性子,又欠下赌债。嗬,可怜你那些债主了。”

    阿贵这次是真的震惊了,没错,他是爱赌,他孤家寡人一辈子了,没什么爱好,就喜欢赌钱,他也曾经因为赌钱而误了不少事情,害的林老爷子惩罚他多次,阿贵也曾痛定思痛要戒赌,可他真的戒不了啊。

    所以现在他要赌钱,都去隔壁市赌,根本不会在吴州,他也怕被发现。刚刚前不久他又赌了一场,不仅把自己的钱输光,还欠下去接近二十万赌债。

    他到现在都没敢跟别人说,就更别说是林老爷子了,所以吴州市里根本没人知道他赌博输钱的事情,而眼前这人居然一眼就看穿他所有心事,自己在他面前就跟没穿衣服似的,毫无秘密可言。

    阿贵心中惶恐,顿时就对眼前这人奉若神明,他颤声道:“先生……大师……大师救我。”

    那人却是摇摇头,道:“你作恶多端,救不了了。”

    阿贵急忙道:“大师救我,大师救我,只要您能救我性命,不管多少钱,我都肯给。”

    那人轻蔑一笑:“一个负债累累的人倒是大言不惭。大衍之数五十,也有遁去的一,就看你们两个人谁能抓到那个遁去的一了,谁先动手,谁能活着。”

    阿贵愣住了,他不是很明白那人话里的意思,可等他抬起头,却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

    阿贵倒吸一口凉气,震惊道:“神仙。”

    ……

    城郊果园有一处废弃的小棚子,这小棚子原来是守果园的人居住的,现在果园被废弃了,人家不种了,所以这个小棚子自然也就废弃了。

    而林府管家何平就被人绑在这里,往日里风光无限的何平,此时却绑的跟一头猪一样,嘴上也粘上了厚厚的胶带,让他无法说话。

    不过何平的神色还算平静,他毕竟也是见过场面的,他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把他救出来,只要他还在吴州,那就绝对没有问题,因为没有林家在吴州办不了的事情。

    夕阳渐渐落下,从他昨晚被绑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了,而在这十几个小时里面,他没吃没喝也没拉,连绑架者的面都没有见过,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听见过,就像是人家要把他扔在这里把他活活饿死。

    他不禁也有些郁闷,这伙人也未免有些太小心了吧?难道说他们真的只想把我扔在这里饿死?

    何平又有些害怕起来。

    此时,夕阳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唤醒了沉思中的何平,何平顺着光线看去,窗户上有玻璃,因为光线变化,光线竟然反射出了外面的场景,在玻璃上浮现了两个身影。

    何平精神一震,是绑匪,他们竟然就在门外。

    何平赶紧注视着玻璃。

    两个人影是面对面站着的,一个正脸一个背面,背面那人何平自然是看不清楚,而正面的那个人也被背面那人挡住了,他也看不清楚。

    何平有些急躁,他蠕动着自己的身子,拼命想看到那两人的相貌,可始终不行,他自己反倒累的气喘吁吁。

    在玻璃上看那两人,他们像是在交谈些什么,可何平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他听不见声音也看不见人,这让原本沉稳的何平有些急躁。

    可他也没办法,只能紧张地盯着玻璃。

    稍顷之后,背面那人慢慢挪开,何平眼睛陡然瞪大,紧张看去。

    正面那人也要转身离开,只留给了玻璃一个画面,可就是这一个画面,却正好被何平抓住,可何平却是大吃一惊,因为这人正是阿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