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这个叛徒
    罗四两在外面看了看天边的夕阳,又扭头看了一眼玻璃,光线已经挪开了,他就默默收拾起了摆在地上的几面镜子和一张大相片。

    这是利用镜子和光线之间的折射和反光原理,做的一个比较有科学含量的小戏法,叫做镜像戏法,这个一般西方魔术表演用的比较多。

    至于这张相片就是阿贵的了,利用镜子的反射原理把相片的面孔投射到玻璃镜子上。

    然后引何平上钩,不用给何平看太多,留给他一个面孔就够了,一方面是免得露馅,另外一方面就是有些时候少比多好,因为人的想象能力和推理能力是很强大的。

    此刻,何平已经害怕地在抖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林老爷子要灭他的口,因为他知道林老爷子太多秘密了,其实他一直过得很没有安全感,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尤其是他今天还看到阿贵也出现在了这边。

    可是他转念一想,不应该啊,他也没有做什么错事,他刚刚前不久还帮林家二公子平了一件大事,他立功了,人家怎么会要做掉他呢?

    再说了,如果真要弄死他,早动手就可以了,都把他绑在这里十几个小时了,连面都没有露,这是要干嘛?

    难道是阿贵私底下要弄死他?

    何平悚然一惊。

    他跟阿贵是林家的明暗两个管家,他是明面上的,阿贵是司机,但其实他是暗管家。

    他们两个人是一直合作的,但其实也是一直在竞争的,他这个明面上的管家可比阿贵的权力大多了,也风光多了,林老爷子也更器重他一点,他的待遇也比阿贵强上不少。

    难道阿贵想取而代之?

    是要杀自己,还是要陷害自己?

    何平是真的害怕了,他原先那么淡定都是建立在林家有能力把他救出来的基础上的,可现在出手的是阿贵,那他还指望个屁啊?

    难道自己今天要死?

    何平浑身颤抖了起来,惶恐地看向四周,焦急地扭动身子,他恨不得自己化身成一条蛇,直接钻地面走了。

    “嘶……”何平顿觉痛感,他划到了东西。

    何平挪开了身子,正好看到身后有一枚没有完全钉入木板的钉子,他刚刚乱动身子蹭到了这颗钉子,把自己的皮肉划破了。

    何平顾不得疼,反而大喜过望,赶紧凑过去,摩擦摩擦,在凸起的钉子上摩擦。

    ……

    阿贵回到了家中,打开了另外一只手机,手机上有好几十个未接电话,还有一摞威胁短信,都是催他还钱的。

    阿贵头疼,他都欠下去接近二十万了,他哪里来的那么些钱还啊。他又不敢问林老爷子要,他借都没地方去借。

    阿贵倒在床上,又想起了今天那位神仙人物说他命不久矣的话语,饶是现在是热浪滚滚的三伏天,阿贵却仍然忍不住连打冷颤。

    他算不上是个好人,这些年他除了好事,其他事情都干过了,按照法律来说,他都够枪毙好几次了。

    难道真是报应?

    阿贵也不禁扪心自问。

    可很快他的迟疑就被狠厉之色代替了,就算是老天爷给的报应,他也要逆天而行,他的命只归他自己。

    阿贵神色狰狞,他拿起一把小匕轻轻摩挲刀锋,刺骨的寒芒在他的手指间轻轻刮过,让他寒芒倒立,产生了变态的兴奋感。

    “神仙说了,是人为,非天意,二子活一,我倒是想看看是谁想弄死我,又是谁能活下来。”阿贵看着刀锋,眯起了一双凶眼。

    ……

    次日,阿贵继续寻找何平,他都快把吴州给翻过来了,可还是没找到人。

    阿贵有些烦躁,任务完成的不顺利和浓重的死亡威胁,让他的情绪有些失控了起来,他今天已经了好几次火了。

    晚上,林董事长来电,让他回林家大宅。

    阿贵回去,林家今晚大门紧闭,佣人和保姆都下班了,林府空空的,阿贵心中也不由有些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腰间。

    进门,大厅。

    大厅里面只有两个人,林老爷子和何平,林老爷子坐着,双手交叉搭在拐杖上,双目微阖。何平站在林老爷子身边,双手垂在小腹前面,眼睛看着进门来的阿贵,神色动作谦恭,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但他的眼神中却有怨毒之色。

    阿贵见到何平,神色很明显地诧异了一下。

    见到阿贵如此神色,何平轻轻一声冷哼,眼中怨毒之色更甚。

    “老板。”阿贵进门叫人,然后对何平道:“何哥,你去哪儿了,可让我好找啊,我找你好久了。”

    何平却淡淡道:“我在哪,你还会不知道?”

    阿贵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何平垂手不答。

    垂眸闭眼的林老爷子沉声道:“阿贵,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

    阿贵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解释?什么解释?”

    何平看着阿贵,声音有些寒,道:“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

    阿贵都傻了:“什么啊,我抵赖什么?”

    林老爷子身形动作都不曾变化过,依旧是双手搭在拐杖上,垂眸闭眼:“你为什么要绑何平?”

    阿贵眼睛都瞪大了:“我绑什么了,何哥是我绑的?不是,谁说的啊?”

    何平微微笑道:“嗬,好演技,这么好的演技干嘛不去做影帝,做司机,屈才了。”

    阿贵脑子都不够用了。

    林老爷子此时又道:“阿贵,你的赌账又是怎么回事?”

    阿贵脸色一变。

    林老爷子又道:“你秘密账户里面突然多的那十八万又是怎么回事?”

    “什么十八万?”阿贵又懵了。

    林老爷子陡然睁开,如睡狮睁眸,他用力一砸手上拐杖,冷冷喝道:“阿贵,你让我很失望。”

    神态谦恭的何平也露出了几分讥诮之色。

    林老爷子微微眯起了眼睛,透出丝丝杀意:“你赌博欠下高利贷,可以跟我说,你是确定我不会管你了吗?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让我管,阿贵,你让我很失望。十八万,嗬,区区十八万就把你收买了。阿贵,是你的格局变小了,还是根本就在恨我,你恨我曾经惩罚过你好几次,你恨我对你不公,对吗?”

    林老爷子看阿贵。

    阿贵急叫道:“我没有。”

    林老爷子却根本不理他:“你为什么要绑何平,是你身后的人叫你做的吗?你是想要何平的命,还是想要我这个老头子的?”

    阿贵眸子瞪大,一时间,竟百口莫辩。

    何平冷喝一声:“老爷,处理掉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吧,他知道的太多了。”

    林老爷子眯起了眼睛,杀意迸。

    阿贵怔怔看着何平,脑子里面响起了昨天遇见的那位高人给他下的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