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满门陪葬2
    神仙曾说他最近有一生死大劫,这是他的报应,他会死,而且他的死不会是因为意外,而是人为。

    阿贵在瞬间就想通这其中的内幕了,根本就是何平在害自己,他所谓的失踪根本就是假的,他一定是调查出自己欠了赌债了,然后故意往自己私密账户上转钱,好陷害自己。

    他要让林老爷子误会自己已经叛变了,他要趁机除掉自己,他想干什么,自己跟他无冤无仇,难道他想独揽林家的管事大权吗?

    阿贵瞬间警觉起来,右手也摸到了腰间。他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他的生死大劫,难怪那个神仙说他的大劫就在这几天,果然不假,来的竟然如此之快。

    大衍之数五十,都还有遁去的一,自己的生机就在这一瞬之间了。二子活一,这二子怕就是自己跟何平了,该死的家伙,居然敢害我。

    阿贵握住了腰间。

    何平顿时就警惕喝道:“你腰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林老爷子也豁然看来。

    阿贵撩起衣服,把森寒的匕首拿出来,眼睛冷冷地看着何平,还用舌头舔舐一下匕首的锋芒。

    何平吃了一惊:“你竟然敢带匕首过来,你到底想干嘛,你想杀谁?老爷,你看他,他分明是包藏祸心,他是冲着杀人来的,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林老爷子脸上也露出狰狞之色,杀意顿时就沸腾了起来,他原本还想着给阿贵一个解释的机会,现在看来,还解释个屁啊,他自己都没打算干嘛,对方就已经动刀子了。

    他妈的。

    吃里扒外的东西。

    阿贵已经有了反意,而且已经做出了造反的行为,林老爷子再不可能容下他了,他知道的太多了,必须要除掉他。

    何平看林老爷子。

    林老爷子沉着脸微微颔首。

    何平松开了交叉放在小腹的双手,双手抓了一抓。

    阿贵也带着杀意看着何平,他手持匕首,说:“何平,你竟然陷害我,二子活一,我看今日是你死还是我活。老板,等我解决了这个王八蛋,我再向你解释。”

    “好啊,那你就试试。”何平伸出了双手。

    阿贵直接一刀扎向何平,何平闪身一躲,撞进阿贵怀里,伸手欲夺阿贵手上匕首,阿贵一转手,匕首从侧面扎来。

    何平直接撅臀一撞,阿贵下面一疼,这一撞好狠,疼的让阿贵手上挥刀的动作都迟了半分,就在这关键时刻,何平出手夺刀,他双手伸出抓住阿贵的持刀右手。

    阿贵拼命挣脱,两人僵持住。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窜到了阿贵身后,一根皮带直接套住了阿贵的脖子,用力一扯,阿贵眼珠陡然瞪大,呼吸不畅。

    出手的正是林老爷子,林老爷子面露狠厉,手上越勒越紧,他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而何平则是趁机去控制阿贵的两只手,不让他有反击的机会。

    林老爷子凑到阿贵耳旁,狰狞道:“阿贵,老板送你上路。”

    阿贵什么都听不见,他只觉眼前越来越黑,他的眼睛越来越睁不开。他知道是何平在陷害他,他也知道何平要害死他,可怎么出手的却是林老爷子。

    林老爷子竟然要亲自出手杀他,怎么可能?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是他们两个想共同除掉自己?

    阿贵想不通,他也没有时间再去想了,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萦绕在他的脑海里面的画面就是昨日那个神仙给他下批言的模样,他作恶多端,这是他的生死报应。

    “那神仙好准。”阿贵眼睛一闭,彻底没了气息。

    林老爷子这才放开阿贵,气喘吁吁,他充斥着暴虐的杀意盯着阿贵的尸体,对何平道:“处理一下,做的干净一点。”

    “是。”何平答应一声,拖着阿贵的尸体往外走。

    林老爷子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他毕竟上了年纪,刚刚这一番动作,可让他累的不行。他喘着气,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心中杀意犹未平息。

    只是他不曾发现,在那台灯上面,还有一盏非常微小的亮着红色光芒的小灯。

    ……

    次日。

    于保国把摄录装置和储存设备交给了罗四两,他说:“你要我做的,我做好了。”

    罗四两微微颔首,面无表情道:“此事已了,以后你们于家不再欠我的,就当我们从不曾认识。”

    于保国看着罗四两那张熟悉的面孔,可他现在却觉得很陌生,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当初他认识的那个了,已经不再是那个调皮捣蛋略带张扬的手法天才了,这种陌生感竟让他心生怯意,在面对罗四两之时,他竟有些拘束。

    于保国顿了顿,道:“卢叔的死,我也很意外,有什么需要我帮的,只管说,不必说那些还恩的话,我欠卢叔的,永远还不完。”

    罗四两却只是淡淡说道:“没有了,走吧。”

    于保国张了张嘴,竟也无话可说,最终他只能无奈地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罗四两拿着这些东西,然后打了个电话:“喂,小姨夫,林老鬼杀人了,证据在我这里,你可以动手了。”

    没错,罗四两和方铁口从来没有想过去挖掘林老爷子的犯罪证据,他们又不是警察侦探,还能抽丝剥茧去破案,他们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些事情。

    他们直接做了一个局,让他们内部自相残杀,不管死的是谁,只要是有人死了,那他们就可以向包国柱报案,包国柱也就有理由掺和进来了。

    至于他们在调查杀人案件的过程中,会不会发现林老爷子的其他犯罪证据,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罗四两需要做的,就是给包国柱提供一个介入调查的借口罢了。

    这个局不算很高明,但很巧妙,它只适合用在那些作恶多端,心中有鬼的人身上,别看这些人平时很风光,但其实他们都没有安全感。

    这个局的核心全都在阿贵和何平两个人身上,这两个人本来就有嫌隙,阿贵滥赌又迷信,滥赌之人必定迷信,再加上出手坑他的还是方铁口,只稍稍一激化,一切就成了。

    不管阿贵动手杀了谁,或者谁杀了他,只要死人了,包国柱就能派人介入调查,这个局就成了。

    现在是最好的结果,因为林老爷子亲自杀人了,他不是正当防卫,因为在阿贵失去反抗能力之后,他和何平两个人还合力勒死了他,这就是杀人。不管包国柱能不能找到其他证据,林老爷子都死定了,林家要完了。

    罗四两拿着林老爷子杀人的证据去找方铁口。

    方铁口翻看自己的右手,神情平淡,语气平静:“我要林家满门给老卢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