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第四代2
    江县,罗家。

    罗四两跪在地上。

    方铁口站在罗四两身后。

    罗文昌站在罗四两对面。

    罗文昌神色有些无奈,他道:“行了,别跪着了,起来吧。”

    罗四两摇头。

    罗文昌无奈地问道:“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就跪着也不说话,你到底要干嘛啊,有什么就说啊,你想要什么啊?”

    罗四两还是摇头,神色平静且低沉。

    罗文昌有些头疼,他也闹不清楚自己孙子要干嘛,这孩子一过来就跪下了,而且怎么叫他都不肯起来,罗文昌都没辙了。

    罗文昌求助地看着方铁口,问道:“方先生,四两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他是闯什么祸了吗?”

    因为林老爷子的案子还在侦查当中,罗文昌官面上的朋友也不多,他消息也不灵通,他还真不知道林家出事了。

    方铁口微微一笑,答道:“没事,你随这个孩子吧。”

    罗文昌眉头皱的更深了,又看向罗四两。

    罗四两却突然磕了一个头,沉沉道:“对不起,爷爷。”

    罗文昌愣住了。

    罗四两又磕了一个头,又道:“对不起,爷爷。”

    罗文昌神情怔。

    罗四两再度磕头,道:“对不起,爷爷。”

    罗文昌突然间感觉鼻头很酸,心里很不是滋味。

    “唉……”方铁口长长一叹。

    罗四两还在磕头:“对不起,爷爷。”

    “对不起,爷爷。”

    “对不起,爷爷。”

    “对不起,爷爷。”

    “对不起,爷爷。”

    磕着磕着,罗四两的声音慢慢哽咽了起来,眼中也被泪水充盈着。

    罗文昌心中也酸楚的厉害,他一个本该享受儿女照顾的老人家却在忍受丧子伤痛之余还要孤独地养育照料罗四两这么多年,这其中酸楚真不是外人能理解的。

    但这并不是最难的地方,最难的是他自己的孙子不能理解他,也不愿意听他的话,甚至对他隐隐还有怨恨,这让罗文昌的心很是受伤。

    罗文昌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不懂得如何去跟子女儿孙正确交流,也不懂得如何去合理地引导他们,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心不会痛,他把所有酸楚都往自己心里藏,藏得越多,痛得越狠。

    最让罗文昌难受就是自己的孙子不肯接受戏法罗的传承,他甚至在怨恨戏法罗,恨不得戏法罗彻底消亡。

    为了戏法罗这三个字,他们罗家三代人用了百年时间,费了无数心血,甚至连儿子的命都搭上了,才换来今日的辉煌。

    可自己孙子竟然如此弃之如敝履。

    他的心真的

    在滴血。

    可为了自己孙子,罗文昌还是决定彻底放弃戏法罗,他不想逼迫自己孙子,也不想逼他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他所求的仅仅只是罗四两能好好做人,不要行差踏错,仅此而已。

    可自己孙子却还是拜了卢光耀为师,做了许多让他不开心的事情,他真的很难过,也很心累。

    现在看见自己孙子如此模样,罗文昌这些年所有的酸楚都涌上心头,一时间,他竟难受的厉害,眼中也泛着泪光。

    罗四两也趴在了地上,无声泪流。

    方铁口在一旁默然不语,只是微微叹息。

    过了好久,罗文昌才渐渐平复下来心情,他擦擦眼角的泪水,对罗四两道:“起来吧,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也……从来没有责怪过你。”

    罗四两跪着地上,眼角带着泪水,他极力去平静自己的内心,但声音仍有些颤,他说:“以前我总是不懂,以前我总是爱钻牛角尖,但是我懂了,所以我才知道原来当初的我是那么过分,对不起,爷爷。”

    罗文昌摇头。

    罗四两却还在说,他哀伤道:“我一直不懂你们为什么会拼了命去做那些事情,我师父曾经跟我说过这就是戏法罗的责任和使命,因为总有一些事情比生命更重要。”

    “我一直不能理解,我也一直都不能懂,我师父说我从来不曾真正去了解过我父亲,我也从来不曾真正去了解过你们,就自顾自一直钻牛角尖,自己给自己找罪受。我一直都不懂,但是我现在我懂了,我知道了,我也明白了。”

    罗四两深呼吸几口,慢慢把心情平复下来,可仍有激动,他转过头对罗文昌说道:“我师父说的对,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每一个人也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责任,我现在终于找到了。所谓的责任,从来都不是要你做,而是你要做,我现在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我父亲是因为表演戏法死的,但其实我不应该去怨恨戏法,因为我爸他自己都从来不曾后悔过,就像我师父从来不曾后悔为单义堂拼搏一生,甚至献出生命,我根本就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去怨恨。”

    “我记得小时候别人总在我面前提我爸,说我爸多么多么厉害,言语中全是羡慕和敬佩。哪怕是我爸死了之后,他们也全都是惋惜,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越来越少听见别人提起我爸了,我们罗家也不是之前的罗家了,别人都快忘记我们罗家了,都快忘记我死去的父亲了,就算是二黄父子那种阿猫阿狗也敢上门欺负了。”

    “其实我爸没有死,这些年他一直活着,他的精神一直活着,他的名声一直活着,可现在,他快真正死了,因为越来越少人记得他了,越来越少人记得当初那个矢志带领传统戏法走向世界的戏法罗了。”

    “我不忍如此,我不想我父亲被人彻底遗忘,我不想他所有的努力都彻底白费,我不想人们再也不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矢志要带领中国戏法走向世界的人,我不想让我爸彻底死去,我也不想戏法罗彻底消亡。”

    “所以,这就是我的责任,这就是我的使命。”罗四两看着罗文昌,热泪盈满眼眶:“我师父曾说,当我有一天明白什么是责任和使命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接过家里传承的那块红色卧单,我就会成为第四代戏法罗,所以……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