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这才是戏法罗
    罗文昌心头有万千的感慨,曾经的他是多么希望自己孙子能接过家族戏法罗的名号,延续戏法罗的百年荣耀。

    现在自己孙子终于懂事了,终于能明白他们所坚持的东西了,也终于肯接受家族戏法传承了。

    罗文昌曾经无数次设想过今天这一幕,可真等这一幕到来的时候,他却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欣喜,相反,他的心头满是沉重。

    罗文昌顿了好久,才慢慢把心中感慨平复下来,他看着罗四两,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罗家的外号是以戏法命名?”

    罗四两一愣,他还真不清楚这个。

    罗文昌道:“立子行传承千年,期间出现过无数高手高人,有人手快,以快手为号,也有以怪手、鬼手为名;有人擅长药法变化,以药师为号,但是甚少有人能以戏法为号,像我们罗家这样以戏法为号,传承百年的家族,绝无仅有了。”

    罗四两怔住了。

    方铁口闻言也看了过来。

    罗文昌沉声道:“戏法罗从来不是一个名号,也从来不仅仅只是三个字,它是一份荣耀,更是一份沉甸甸的尊严和责任。从你太爷爷开始,我们罗家第一代戏法罗,便是如此。在旧社会时期,国家蒙难,艺人屈辱,国外大批魔术师占领国内市场。”

    “全天下所有人都在观看西洋戏法,把中国戏法弃之如敝履,导致我们国内许多戏法师不得不可耻地换上洋人衣服,明明自己演的是中国戏法,却偏偏去宣传他们演的是西洋魔术,以此来混口饭吃。”

    “当时全行业都是如此,唯独你太爷爷不肯,他不肯屈辱地换上服装,更不肯屈辱了中国传承千年的戏法,你太爷爷曾经跟西洋魔术师多次斗艺,也跟国内那些崇洋媚外的戏法师们斗过多次,历经艰辛,蒙受无数困苦。”

    “他为的是什么,不是别的,就是尊严,这是国家尊严,这是戏法的尊严,这种尊严不容许任何人践踏,所以别人称我们为戏法罗,我们……代表的就是戏法的尊严。”

    “我,罗文昌,罗家第二代戏法罗,我真正的成长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那时候国内百废待兴,国际环境恶劣之极。1950年,中华杂技团第一次出访苏联进行文化交流,我努力演出,把传统戏法的精粹都向外国人展示出来,不让人小瞧了我们国家,不让人小瞧了我们传统戏法。”

    “朝鲜战争爆发,我第一个相应号召,上前线进行慰问演出,鼓舞士气。整个五十年代,国家在拓展外交关系,我也跟着外交团与各国进行文化交流,大大小小,我与国外魔术师斗过数十场,我从不曾堕过国家威名,亦不曾堕过中国戏法威名,因为我是……戏法罗。”

    “你父亲,罗家第三代戏法罗,他的舞台是在改革开放之后,他比我更优秀,也比我更有能力。那个时候,传统戏法已经渐渐跟不上时代了,再加上社会原因,外国的屁都是香的,大家只看国外魔术,不看中国戏法。”

    “是你父亲积极领导传统戏法改革,创造出更有吸引力的,更符合现代人欣赏的中国戏法。不仅如此,他还要把传统戏法带到全世界,让中国戏法光耀到全世界。”

    “为此,他与参加过多次国外的魔术大赛,也参加过多次世界杂技节,他不曾弱于任何人,也从来没有人能真正胜过他,他真的把戏法带到全世界了,哪怕是死,他都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梦想,因为他是戏法罗。”

    罗文昌看着罗四两,眼眶隐隐发红,他说:“这……才是百年戏法罗。”

    罗四两震撼了,说真的,这是他第一次听他爷爷说什么才是真正的戏法罗。

    原来如此。

    竟然如此。

    这一刻,罗四两全懂了,百年罗家传承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父亲甘愿抛弃一切甚至生命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不是戏法罗三个字,而是尊严,是国家尊严,是民族尊严,也是戏法艺术的尊严。这才是罗家的传承,这才是罗家的使命,这才是罗家真正的荣耀。

    罗四两震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罗文昌吐出一口气,心里舒畅了许多,这些话他一直憋在心里很久了。因为罗四两不能理解他们的选择,也不肯为国效力,甚至连戏法都在排斥,他这些话也只能埋在心里。

    现在终于说出来了,压在罗文昌心头的那块大石终于搬开了,他轻松了许多,他对罗四两说道:“四两,你想学戏法是好事,但并不是你学了戏法你就是戏法罗了,戏法罗有戏法罗的使命,等你愿意接过,也有实力去接过这份使命的时候,我就会把家族世代相传的那块卧单传承给你,你就会是我们罗家第四代的戏法罗,振兴和发扬传统戏法的重担就会落在你的肩上了。”

    罗四两压下心中的起伏,他跪着磕头,把头深深磕下去:“我知道我现在还没有资格,但是我一定会成为第四代的戏法罗,罗家荣光永不凋零。”

    罗文昌点了点头,老怀大慰,他顿了顿,又问:“那单义堂呢?”

    方铁口也看罗四两。

    罗四两直起身子,平静说道:“我是罗家的后人,也是单义堂的传人。”

    罗文昌深深地看了罗四两一眼,再度颔首。罗文昌在身后的画橱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从里面取出一个用绳子穿成的小铁片来。

    罗四两一愣。

    罗文昌道:“这是你妈妈留下来的,你父亲在85年的时候去国外参加世界魔术大赛,但是因为裁判不公,你父亲没有拿下第一。后来你父亲一怒之下就闯到拿了第一的那个人家门口,向他挑战,你父亲赢了,那人把奖杯拿了出来,给你父亲。”

    “然后你父亲就把奖杯摔了,他说这样的奖,不要也罢,还把奖杯给踹碎了。这个小碎片就是当时那个奖杯的碎片,它掉到你父亲裤脚的缝边里面了,然后就被带回国了。”

    “你妈妈发现了,她不舍得扔掉,于是你爸就找了一根皮筋来,把这个铁片拴了一下,给你妈妈做了一个束发的绳子,他说这种奖杯给你妈扎辫子,已经是最大的荣幸了。嗬,一个世界第一的奖杯居然成了束发的绳子了。”

    “第二年,魔术协会那边又邀请你父亲出国交流,对上次魔术比赛的公平性进行检验,所谓的检验,其实也是斗艺。就是这次斗艺,你父亲在表演青空凌云的时候,脚下不小心滑了一下,从空中摔了下来,唉……”

    罗文昌闭上了眸子,微微摇头,神色感伤,他把那块带有铁片的束发绳子递了过来,道:“这个给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