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遗物
    包国柱也接到下面提交上来的结案报告了,他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他对这件事情知道的不太多,只知道卢光耀被人害死了,然后林家运作关系,袒护了杀人者。

    包国柱的事业能有今天这般成绩,全凭当初抓捕了毒蛇标那伙人贩子,所以他才成了打拐先锋,由一个随时都可能被撤职的小小刑警队长一路做到今天的位置,卢光耀对他的帮助不可谓不大。

    如果没有卢光耀,他当初早就死在毒蛇标那些人手上了,就更加不会有今天这样的风光了,是卢光耀救了他的性命,卢光耀是他的救命恩人。

    现在卢光耀被人害死,他当然也很愤怒,可林家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他也不好随随便便就去查他们,而且罗四两他们都已经接受调解方案了,更关键的是罗四两竟然不让他在这个案件上多查,只是让他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彻查林家。

    包国柱很疑惑,这要求怎么这么稀奇古怪啊。他跟罗四两说,要查林家,必须有一个介入调查的理由,不能无缘无故就动手。

    罗四两当时只是跟他说了一声知道了,后续就没消息了,再后来,林老爷子就杀人了,连杀人视频都寄到他这里来了。再然后,林家就完了。

    现在,下面把调查报告交了上来。案子也都查清楚了,何平说是阿贵绑架了他,还要杀他,他们是正当防卫才把阿贵给弄死的。这是前期的说法,后来随着林家背后的案子浮出水面,他们也就没什么好辩解的了,案子自然也就结了。

    若是包国柱实现不知道罗四两要对林家动手,他恐怕也会被这个结案报告给糊弄过去。包国柱知道这里面有鬼,但他不清楚这里面的猫腻到底是什么,他们怎么就能确定阿贵一定会动手,他们怎么能确定死的一定是阿贵,如果阿贵没死呢,结果又会是怎么样的,会不会把罗四两给牵扯出来?

    包国柱觉得有些心惊肉跳,觉得自己这个宝贝外甥真的是胆大包天,同时他也疑惑,他们到底是怎么操作的,这未免也太冒险了吧?

    其实不管当时死的是谁,事情都不会查到罗四两和方铁口身上,哪怕包国柱主动让人去查他们,他们都不会有事,因为他们做的太干净了,他们的行为并没有违法犯罪,除了把何平绑了十几个小时,可这也构不成非法拘禁。

    至于往阿贵私密账户赚钱和扮做风水先生忽悠他,仍然算不得什么,他从来没让阿贵杀人啊。

    但偏偏这一系列并不算犯罪的行为凑到一起居然产生了这么大的影响,不得不说方铁口的本事真是了得,这场局只攻人心,只攻心虚之人。

    方铁口对人心和人性的把握,的确是强到没边了。恐怕天下再无人能出其右了。

    ……

    江县,罗家。

    方铁口和罗四两站在户外,两人皆遥望远方,方铁口神色有些感怀,他说:“单义堂遭逢大变,我们方家也全都折在里面,逃出来的就只有我和我大哥两个人,我大哥身体一直不好,将我养大,把家里传承的本事教我之后,就匆匆去世了。”

    “我这些年并未婚娶,所以无后,方家曾有家训,玄关只传方家人,我们这一支没后,我也不想把本事教给本家,本来以为要把玄关带到地底下去了。没想到遇见了你,又有老卢临终所托,我便破例将玄关外传给你。望你秉持正心,不要辱没了玄关二字。”

    罗四两疑惑问道:“本家?”

    方铁口微微颔首,自嘲道:“我们方家出自徽省桐城方式一族,方式一族是书香世家,从前清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出了不少文学大师,秀才举子。哪怕是现在,依然在文坛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我先祖方观成因屡试不中,便流落江湖,以看相算卦为生,用其所观所想,创出了玄关一书。”

    “也因为我们这一支流落江湖,所以一直不被本家所待见,也不让我们回桐城认祖归宗。玄关不传外人,只传方式族人,就是因为我祖上希望有天能认祖归宗,把玄关献给族人。可惜他们看不上,而我宁愿传承断绝,亦不想给。”

    罗四两惊讶地张大了嘴,他也不曾想到方铁口竟然还有这样的来历。

    方铁口接着道:“玄关从来不是教你看相算卦的,它是教你看人的,有此利器,天下哪里你都去的,但你要谨记一点,切不可以此为恶。玄关,不做恶事。”

    方铁口看罗四两。

    罗四两郑重点头。

    方铁口道:“还有一点,玄关从来不是静止的一门学问,从前清到现在,社会在变,人亦在变,玄关自然也在变。你传承玄关之后,更要观察这个世界,更要观察现在以及将来的人心,把玄关完善下去,传承下去。”

    “是。”罗四两应声。

    方铁口在怀中掏出一物:“自从玄关出世之后,方家就执金点行的牛耳了,虽说庚子年之后,江湖乱道。至于现在,就更加不会有人再认这所谓的门长了。此物,就是金点行门长的信物,虽说没什么用,但一并传给你吧,也算是留个念想吧。”

    罗四两颔首接过,这是个龟壳,但却是用黑色玉石雕成的,罗四两也看不出什么材质,但只觉入手温润,如抓凝脂。

    方铁口又拿出一物给罗四两:“这是单义堂的身份铁牌,你现在也是单义堂的人了,只是单义堂没了,也没人给你做牌了。这块是老卢的,老卢没了,他的也就传给你了。以后……你就是单义堂第三代传人,也是单义堂的第三任坐馆大爷。”

    “嗬……”方铁口说着,又摇头笑笑:“你恐怕是最惨的坐馆大爷了吧。”

    罗四两什么都没说,他接过方铁口手上的身份令牌,令牌正面刻了单义堂三个大字,背后是一个卢字。

    罗四两看着那个卢字,怔怔出神,思绪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