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七十章 毯赞儿
    又是一个夏日。

    罗家大院。

    罗文昌坐在院子里饮茶,桌上摆着一个茶壶,四个茶杯,他端起一杯茶水,吹了吹上面的茶叶,轻轻啜饮一口。

    罗四两就对面不远处站着。

    罗文昌只是轻轻呷了一口,茶水并未少去多少。罗文昌看了一眼对面站着的罗四两,用手一抖,茶杯带水飞出。

    罗四两眸子顿时一凝,一抖手上卧单,布浪翻滚,卧单包裹住了茶杯,罗四两顺势一带,整个人在原地旋转了一圈,卧单亦是如此。

    一圈过后,卧单软软垂下,空空如也,杯子不见了,茶水也不曾落下半点在地上。

    罗文昌露出一丝微笑,并未停歇,他又抓起一个茶杯朝着罗四两投掷过去,罗四两使着卧单将其变没,动作潇洒自然,杯不见水亦不落。

    罗文海笑意更甚,双手同时拿着剩下的两个杯子朝着罗四两投掷而来,这一次,是双杯,难度比之前又大了许多。

    可罗四两却是半点不慌,再抖卧单,同时裹住两个茶杯,然后又是一转一带,两个茶杯再度消失,罗四两神色依旧轻松之极。

    罗文昌眼中露出满意之色,他抓起桌子上的茶壶朝着罗四两投掷过去。这茶壶里面可有水,单这一壶就有两三斤了,还是凌空抛来,要单靠一个卧单把它变没,这难度可是不小啊。

    罗四两神色稍稍凝重了一点,他往前跨了一步,双手抓住卧单往前一抖,卧单撑开,把飞来的茶壶掩盖其下,同时也遮挡住了罗文昌的视线。

    罗四两连抖卧单,脚下不停歇,又往前冲了好几步,而后他才缓缓停了下来,轻抖卧单,前后翻看,示意无物。

    “好……好……”罗文昌连声称赞,他也不得不称赞,罗四两学罗家戏法到现在不过才一年时间,他就已经不比自己差多少了。

    这种速度,他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怎么可能有人能学的这么快,又这么好啊。

    罗文昌相信这个世界有天才,他自己就是天才,他儿子也是天才,卢光耀也是天才,可跟罗四两一比,所谓的天才也都是庸才了。或者说天才还是天才,可罗四两却是个怪才。

    罗文昌从艺一生,他从来没见过自己孙子这般怪才,这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而他在困惑之余,也甚是欣喜。

    若是按照卢光耀的分类等级,现在罗四两的落活儿就已经离大成不远了,要知道他才学了一年啊。

    真是了不起。

    罗文昌老怀大慰,罗家戏法终于后继有人了,罗四两的天分比他父亲更好,也比自己更好,或许四两真的能重现他父亲那几套传奇的戏法吧。

    罗文昌对罗四两颔首道:“不错,不撒汤不漏水,卧单回托你已经练到家了,这样就可以了,接下来你还是需要好好巩固,基本功是不能放下的,以后你的成就能多高,就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罗四两微微颔首。

    罗文昌伸了伸手,道:“来,出一回托吧。”

    罗四两把卧单挂在右手之上,右手摊开,一年过去了,罗四两的长相也成熟了不少,但变化最大是他的精神面貌。他今年才十八,刚刚成年,但身上那股子沉稳劲儿却根本不比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差。

    或许是卢光耀的突然去世,让他在一夜之间就彻底成长了,也彻底成熟了。所以若是陌生人瞧见罗四两,一准不会认为他是刚成年的小毛孩子,而是会认为这是一个稳重的年轻人。

    罗四两的外貌也变了不少,他的头发前面都是板寸,只是脑袋后面的一小撮头发养长了,还扎了一个小辫子,跟小孩子养的长命辫很像,而绑辫子用的就是他父亲拿世界第一的奖杯做成的束发绳。

    罗四两把手上卧单拿下来,前后翻了两下,然后搭在了肩膀上,朗声道:“卧单一块,这是面,反过来是里,没有夹带藏掖。戏法要变什么就变什么,将卧单搭在肩膀上,名曰白鹤亮翅。老和尚披袈裟,拍巴掌亮掌,拍手肘亮胳肢窝,所谓叫你瞧个干净利落。手别见手,一见手,戏法来。就只许往前走三步,不许往后退两步。”

    罗四两眸子一亮,把肩膀上的卧单取下来,往地上一盖,喝道:“把脚一跺,一二三,生、长、开。”

    话音落下,罗四两一掀卧单,地面上静静躺着一只青瓷茶壶。

    罗文昌微笑颔首。

    罗四两走过去,掀开茶壶盖子,茶壶里面有一尾红色小金鱼正在欢快地游着,罗四两撩了一把水,淡淡道:“吉庆有余。”

    “好。”罗文昌说一声。

    罗四两站起身,抖动卧单,嘴里说道:“一请天地动,二请鬼神惊,三请茅老道,四请孙白令,五请老济公。早请早到,晚请晚到,如若不到,铜锣相告。一二三,三二一,走……”

    罗四两一个潇洒转身,原先脚下处多了一个小小的茶杯,杯中有水,也有一只被困杯中的小金鱼,罗四两道:“年年有余。”

    “好。”罗文海再赞一声。

    罗四两再抖卧单,嘴里道:“戏法本是吕祖传,他将凡人来教会,凡人谁敢泄机关?留神看,眼分明,戏法小有神通,有道之人皆能变化,无道之人变之不成。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要将戏法变,还得抓把土。走。”

    罗四两一甩卧单,一只茶杯飞出,直冲罗文昌而去。罗文昌却是不肯躲,只是淡定看着飞来的那只茶杯。

    茶杯去势力竭,但却稳稳落在桌子之上,杯身晃动,水虽甩出不少,但杯身不倒,金鱼亦不曾掉出。

    罗四两道:“金鱼飞遁,送金鳞于贵客。”

    “好。”罗文昌再道一声。

    罗四两再抖卧单,将卧单盖在左手之上:“铜锣声,响叮当,好比刘秀走南阳。南阳大路千万里,一个石人站路旁,问他十声九不语,气坏小君王。君王拔出三尺剑,砍倒石人落一旁。走……”

    罗四两掀开手上卧单,其左手握着一只茶杯,杯中同样有水和金鱼。罗四两倒转其手,水不落下,鱼也不落,他说:“富贵有余,不堕青云。”

    “好。”罗文昌再赞。

    罗四两将手上茶杯放下,再抖卧单:“高高山上一支蒿,蒿里有只大野猫,我问野猫何处去,他说背着架子卖切糕。张瞎子、李瞎子,下河摸鸭子,一摸摸着王八爪子,他说是卖布的脚丫子。走……”

    卧单掀开,最后一只茶杯出现,这次杯中无水亦无鱼,可它却燃起了烈火,淡蓝色的火焰舔舐杯口。

    罗四两朗声道:“薪火相传,代代不绝。”

    罗文昌连连颔首,老怀大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