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新生
    火车里汇聚了天南海北的旅客,现在正是开学季,去京城求学的学生也很多,叽叽喳喳的,很有年轻人的朝气。

    罗四两也不跟人交谈,只是自己闭着眼睛,别人都以为他在休息,倒是也没有人主动找他说话。罗四两是把两只手都放在包裹袋子里面的,放在别人眼里,大家都以为他是在保护自己的东西,防止丢失。

    但其实罗四两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歇,他双手各夹了一枚硬币和一颗玻璃弹珠。每只手上都在同时滚动弹珠和硬币,两只手,四样东西,同时来,而且是朝着随意方向的。

    这难度可不小,弹珠是圆的,硬币是扁的,形状和体积都不一样,还让它们在一只手上同时翻滚,这难度可小不了,更别说还是两只手。

    外人看不见,其实在这小小的布口袋里面有一双灵活极了的双手正在进行一场非常精妙的运动,这运动看似惊险,但却又有一种稳重的艺术美感。

    这就是手法的基本功练习,罗四两从来没有放下过。稍微练了一下之后,他停下了手指,然后开始细微又剧烈地收缩手背上的肌肉,让那两枚硬币和弹珠从手指处通过手背往手腕处慢慢爬行。

    卢光耀曾经说过,当罗四两把手背练到可以运行弹珠硬币,并且使其慢的跟蜗牛爬行的时候,他的手法就算练到家了,因为在卢光耀这一脉的手法练习里面,手背是最难练的。

    只要能把手背练到这个程度,那手法就彻底大成了,也有了向完美境界攀登的资格了。

    现在的罗四两虽然双目紧闭,但是其精神却绷紧到了一个极点,手上的肌肉疯狂地耸动着,弹珠和硬币缓缓向上蠕动,像极了负重前行的蜗牛。

    仅仅过了稍许,罗四两的额头上就已经布满细密的汗珠了,别人还以为他是热的,其实他是累的。

    硬币和弹珠缓慢爬行,从手指到手背,一直到手背深处,等快到手腕处的时候,这几样物件却都停了下来,无论怎么蠕动,他们都难以再爬行半分,就仿佛是蜗牛遇见了难以逾越的高山。

    最终,罗四两长吐一口气,收起了硬币和弹珠,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他离彻底大成还是有点距离的。

    罗四两把手拿出来,睁开眼睛看着,下意识握了一下。

    旁边坐着的一个小伙子突然道:“哥们,手挺好看啊。”

    罗四两的手本来就很修长,再加上常年锻炼,他这一双手确实好看的厉害,捯饬捯饬都能去做手模拍广告了。

    罗四两看了看那人,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也不想认识新的朋友。

    可那小伙子却有些喋喋不休,他问道:“哎哥们,你是去哪儿,是去读大学吗?”

    罗四两露出礼貌性的微笑,但也只是笑笑,并不理他。

    那小伙子路上也无聊,又没一个认识的陪他聊天,他只能缠着罗四两这个同龄人,旁边都是大叔大妈,他又道:“哥们,你这发型不错啊,很有个性啊。”

    现在罗四两脑袋后面扎了一根小辫子,绑辫子用的那根发绳就是他老爸送给他老妈的那根,罗四两下意识摸了摸发绳,也不再看那人了,他把头扭到一边去,闭上眼睛休息。

    小伙子气的够呛。

    火车一路行驶,人很多,东西很多,乘务员也在竭力推销各种东西,很热闹。这种绿皮火车就是一个小小的社会缩影。

    当年罗四两和卢光耀去湘西,一路上可没少遇见麻烦,可这次去京城倒是一路平安无事,除了火车上有些拥挤,还有旁边这个叽叽喳喳非要找他聊天的烦人小伙子。

    罗四两是上午出发的,火车开了大半天,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到京城。罗四两下了火车,找了两圈,也没找到新生接待处,也没见到校车,估计是晚上了,他们都回去了。

    罗四两也就没在意那么多,扛着自己行李就上地铁走了。来之前,罗四两看过了京城的地图,就他那变态的记忆能力,他虽然没来过京城,但对京城的道路交通的熟悉程度,他可不比那些老北京差。

    罗四两熟练地转了几趟地铁,坐了十几站之后,下了车再走一段路就到学校了,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报名处还开不开着,要是人家不在了,估计自己今晚还要住旅馆呢。

    罗四两思绪纷纷,拖着行李慢慢走着,饶是他心态沉稳,此刻也不禁有些激动,这可是全国学子都羡艳不已的顶级名校啊。

    罗四两也曾经盼望了许久,而现在它就在自己眼前。

    你好,蓝翔汽修。

    罗四两轻轻吐出一口气,扭过了头,谁他妈喊得蓝翔汽修?

    “还北大,老子大北出来的,还北大,北大不用赔钱啊,老子蓝翔汽修的,照样要赔钱,给钱。”

    罗四两看了两眼,只见三四个壮汉在围着一个小伙子推搡,好像要他还钱。罗四两也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思,看了两眼就要走,他顶多进校门的时候跟保安说一声,让保安出来看一眼就得了。

    他不想惹事,他答应过他外公的,出门不惹事。他是不想惹事,可是事儿却惹上了他。

    那边那小伙子寻了一个空挡,直接冲了出来,而且还向着罗四两这边快速跑了过来。

    罗四两微微一怔。

    那小伙子急忙喊道:“哥,哥,救我啊,哥……”

    罗四两眸子一凝,真是巧了,就是火车上那货。

    四个壮汉也跑了过来,恶狠狠地看着那小伙子,质问道:“怎么,弄坏了东西还想跑啊?”

    小伙子满脸通红,求助地看着罗四两,急忙道:“哥,你帮帮我,哥,你帮帮我。”

    罗四两看他,皱眉不语。

    小伙子急道:“我把他的玉石给撞坏了,他要我赔三千块,我没拿这么多钱,你能不能先借给我啊。我家里给我打钱了,就我学费,就在我存折里,我明天就能给你,你能不能先借给我啊?”

    罗四两神色不动,就道:“有矛盾就找警察呗,找我干嘛?”

    一听这话,那几个壮汉顿时就不干了,粗声粗气喝道:“谁要去警局啊?撞坏了老子的东西,甭管到哪儿都得赔。小子,我劝你别惹事,小心老子弄死你。小鬼,这是你朋友是吧?”

    那小伙子立马道:“这是我同学,我们一个学校的。”

    壮汉道:“那就让你同学把钱赔给我们,你事后再还他。”

    小伙子求助地看着罗四两,恳求道:“哥,求你借我吧,我明天一定还你,咱们都是一个学校的,咱们都是北大的新生啊。”

    罗四两微微摇头,戏谑道:“什么北大,我看你是中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