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扇戏
    戏法在古代称之为幻术,有迷幻玄幻之意,在戏法种类里面,有一种叫做书画幻术,是利用绘画和书法作品来变的戏法。

    这种戏法古已有之,西方魔术里面也有类似的魔术,但其实这是从中国演变过去的,清末时候,中国有一批戏法师西渡去美国等地演出,像朱连魁,韩派创始人韩秉谦等人,也曾经在欧美掀起了一股子戏法浪潮,他们回来还受到了清政府顶戴花翎的赏赐。

    在这之后,西方魔术才迅速发展起来,原先都还是缓慢发展的,东方魔术的发展是领先他们的,日国,印度和中国都是几个著名的魔术古国,西方魔术是后来居上的。

    其实在19世纪和二十世纪初,欧美国家,尤其美国是非常崇尚中国文化的,因为美国历史短,文化发展缓慢。所以这批戏法师,包括后来的梅兰芳访美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在美国魔术历史上,还有一个叫做程连苏的非常著名的魔术师,他就是一个地道的美国人,但是却装成了中国人,还穿上清朝人的衣服,还留了一根很长的辫子,还给自己配上了一个翻译,在美国演出很多年,非常成功,后来的美国魔术史都绕不过他。

    中国的文化确实很强大,但是西方文化发展的非常快,仅仅过了一二十年,西方魔术就发展的很成熟了,他们的一些大型魔术是中国戏法比不上的。

    后来清末民国时期,西方魔术就东渡而来了,也非常深远地影响了我国南派戏法。戏法流派分南北,北派更传统,南派更现代,南派受到西方魔术影响非常大。包括粤省的谢式三雄;苏州的莫家三父子,莫派戏法;还有粤省的张慧冲,张派戏法,都是如此。

    书画幻术,中国古已有之,后来也传到西方。等中西合流之后,书画幻术才彻底发扬光大起来。

    西南傅家的当代家主傅腾龙就非常擅长书画幻术,傅家也是以家族传承为主的戏法世家,但是他们跟罗家不一样,傅家人丁兴旺,学戏法的很多,而且他们文化水平高,个个都出书立传,而且基本都是大学生,所以他们也喜欢玩这种很有文化气息的书画幻术。

    傅腾龙先生精研此道,也把书画幻术的表演技巧提高了一个境界。他跟罗家的关系也不错,罗四两的那台收音机就是他送的。

    罗四两刚刚把画中的折扇和飞剑取出来,这就是典型的书画幻术。当然这里面还有更极端的,就是画一杯美酒,现实中拿一个空酒杯,从画中取酒到空酒杯中,你取多少它就少多少,你往回倒,它又会多起来,非常神奇。

    至于罗四两轻轻一摇折扇,那把薄薄的小飞剑就凌空飞起,这个戏法就是丝法门里面濒临失传的扇戏。

    丝法门顾名思义就是用细丝来完成的戏法,这个细丝用戏法行专业术语叫做隐线,就是你不太容易能看见的线,这个线有棉线、有鱼线、也有细铁丝、还有皮筋……罗四两凭空御剑,用的就是细铁丝。

    学者张次溪曾在《人民首都天桥》一书中对扇戏有过这样描写,“扇盘,俗称呼曰扇盘子、扇碗。一人用两手各执一扇,将一七寸或九寸的大瓷盘扇动,使之围身旋转,变出种种花样。有时将盘扇出一丈之外,往回一扇,盘亦即回至身前,或扇至一丈以上,一扇盘不落下,仍在身旁旋转,故名曰扇盘子。”

    这里描写的就传统扇戏里面的扇盘子,折扇一摇,盘子围着人旋转,忽左忽右,随心所欲,灵活之极。

    这里面的门子就是用了几根细铁丝串联起来,借以操控,刚刚用扇子使的飞剑也是同样的道理,只是这样的戏法,只适合在晚上演出,晚上光线不强,不容易被看穿,白天光线太强,保不齐有那眼睛好的,人家能看到你的隐线。

    这种戏法发源于宋朝,那时候是用细线来控制木偶表演,这种戏法也称之为傀儡术,用细丝控制的,称之为丝发傀儡。

    以前还有老艺人开班演傀儡扇戏,就在地上演,搭建好精致的小小场景,用扇子控制傀儡移动,演出一个个完整的小故事,这里面有孔夫子周游列国,也有小鬼推磨,水漫金山,赃官磕头等等。

    而且还有板胡伴奏,老艺人扇扇子控制傀儡,傀儡做出各种好玩的动作。艺人嘴里也会唱着编好的小曲儿,增加故事的完整性,这就是曲艺跟杂技的合流演出了。

    只可惜这种精彩的扇戏现在已经失传的差不多了,主要是因为敝帚自珍,老艺人不肯把戏法门子往下传,不传成套的解说唱词,不传地道的挖法,不传控制手法和傀儡彩人的制作。

    有这四不传,这戏法能不断了传承吗?

    卢光耀是矢志恢复那套传奇戏法的,所以这些年他也一直在拼命学习其他种类的戏法,他会的可不仅仅只有手法一门,只可惜,人力终究有限,他在手法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他方面就差了许多了,所以他才那么看重罗四两,因为罗四两的潜力是无限的。

    他也给罗四两铺好了路,扇戏是罗四两从卢光耀手里学来的,卢光耀则是从江南千丝唐家学到的,而这里面的渊源又能追溯到已经覆灭的单义堂。

    罗四两靠着戏法把那几个小流氓吓跑了,他也无奈摇摇头,想起了他临走之前方铁口跟他说过的话,能动脑子就尽量别动手,罗四两思索了一下,自己应该算是动脑子吧,至少没动手啊。

    罗四两露出了微微笑容,把东西收拾起来,他看了看那副画卷,摇了摇头,得,回去还得重新修补一下,下次还得用呢。

    把一切都收拾好了,罗四两往学校走去,现在夜已经深了,报名处也休息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寝室。保安让他先去住招待所,罗四两也只能如此,他去了学校招待所,还凭录取通知书打了个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