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窝里哄
    罗四两抬眼看了武清一眼,又看了看苗毅军,他心思微动,难道苗叔就是因为这个才烦心的?

    “这……”苗毅军眉头一皱,随后摇头:“算了,就别把四两牵扯进来了,省的招人记恨。”

    武清却道:“可是那帮小子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谁都不服谁,再还有那些老家伙也在后面较劲,镇不住他们,比赛怎么办?”

    苗毅军捏了捏眉心,头疼不已。

    罗四两问道:“苗叔,您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苗毅军摆了摆手,强笑道:“没什么大事,就团里的一些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别管了,晚上来家里吃饭,小清你也一起过来。”

    罗四两也不好多问。

    武清也微微一叹,不再多言了。

    苗毅军看了时间,说道:“行了,也下午了,今儿提早下班吧,走走走,吃饭去。”

    武清点了点头,笑道:“那好吧,那我要吃师娘烧的鱼。”

    苗毅军笑道:“都有,都有,走吧。”

    苗毅军站起来收拾东西,罗四两也站在一旁等他们,罗四两在京城也就认识苗毅军,还有他小姨夫,他是先到苗毅军这里来的。小姨夫家的话,他打算等周末再过去。

    罗四两是打算跟苗毅军打探一下戏法界目前的情况,他好想一个合适的法子,帮快手卢家族正名,快手卢家族已然成为戏法界的耻辱了,也是各门各户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

    卢光耀瞒了半生,他直到死那天才敢说自己是快手卢,他不愿意提及快手卢就是因为如此。卢光耀是这样,罗四两绝对不肯再如此。卢光耀死了,他作为卢家快手的唯一传人,为快手卢家族正名他责无旁贷。

    罗四两看了看苗毅军,知道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还是先到了苗家之后,再慢慢提起话题吧。

    苗毅军把东西收拾好,挎上个包,大手一挥道:“行,今儿早退了,走吧。”

    罗四两和武清都是一笑。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喧闹声。

    “凭什么你徒弟能去,我徒弟就不行。”

    “他本来就没练到家啊。”

    “谁告你他没练到家,就你徒弟能耐好啊?”

    “那是比你徒弟好啊。”

    ……

    门口吵闹纷纷。

    罗四两神情一怔。

    武清做出无奈的神情,拿小拳头捶了捶脑门,头疼不已。

    苗毅军也叹一声,心情顿时就烦躁起来了。

    “走,找苗团评理去。”

    “走就走,谁怕谁?”

    门被推开,进来四个人,两老两少。

    “苗团,这事儿你可不能不管。”进屋那壮老汉立马就言,这人是穆派戏法第三代传人,叫顾建国。

    “苗团,你来评评理,老顾他就是无理取闹不讲道理。”另外一个中年男人也如是说道,这人是北派韩家门的第四代传人李强富。

    韩家门和穆派都是戏法门派传承,穆派源自穆文庆,来自穆文庆科班,后展壮大。现在穆派第三代当家掌门是牟衍铭。

    韩家门是当年的魔术大王韩秉谦传下来的,最初是半家族半门派,他是把掌门传给了自己侄子韩敬文,后来才慢慢演变成门派传承。现在韩家门当家的是第三代掌门,苏长。

    韩秉谦在清末时期曾经西渡去美国等地演出,取得了巨大成功,回来之后还得到了清朝政府的顶戴花翎赏赐。而且其表演的钱币戏法,至今仍被西方魔术师称赞,他的手法亦被命名为韩秉谦移动。

    穆派和韩家门都是北方赫赫有名的大门派,人丁兴旺,高手也多,不像罗家那样,都是家族一脉单传。

    只是今日这两人却是吵了起来,站在他们后面的两个小伙子低着头,沉默不语。

    苗毅军也头疼不已,他压了压手,有些不耐烦道:“行了,别吵了,有完没完?”

    顾建国道:“可是这事儿也得解决啊,马上就要报名了,咱们名单还没确定好。”

    苗毅军没好气道:“你也知道啊?那你们一天天还吵个没完,有完没完?”

    顾建国语气低了几分,但还是不服气道:“那我们小钱的确不赖嘛,我觉得你们不能不让他参赛啊,这不是埋没人才么?”

    李强富也立马道:“那我徒弟小周就不能上了吗?凭什么就你们家钱升能去参赛?”

    顾建国眼珠子一瞪,理直气壮喝道:“凭什么?凭的是能耐。”

    李强富也不是什么好脾气,当时就喷道:“狗屁,正好俩孩子都在,苗团也在,就让俩孩子面对面练练,让苗团评个上下高低出来。”

    顾建国道:“来啊,谁怕谁?”

    罗四两看的微微讶异,敢情杂技团里的艺术家也这么彪悍啊。他还以为彩门艺人进入体制内就都温和了,结果还是保留了一点江湖做派,一言不合就要当场斗艺啊。

    苗毅军却是看怒了,他一拍桌子,大声呵斥道:“有完没完,吵好几天了,吵出个结果来了吗?一个个仗着自己资格老,都不肯服从团里决定,都想干嘛?”

    顾建国和李强富齐齐不语。

    后面两个年轻人也低着头,只是脸上带着很明显的不服气神色。

    苗毅军掐了掐眉心,吐出一口气,语气也缓和了不少,他说:“这次杂技比赛对年轻人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我们也想让年轻人多见见世面,多给他们一些机会,这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团里上上下下都很支持,怎么到你们这儿就吵成这个样子了?你看看人家魔术队就没你们这样的,怎么就你们戏法队这么能吵?”

    顾建国嘀咕道:“他们名额多,当然不用吵了,谁让团里给我们名额这么少。”

    “你……”苗毅军一瞪眼睛。

    顾建国转头不语。

    罗四两瞧瞧他们,低声问武清:“他们是为杂技比赛名额才吵成这样的?”

    武清点点头,也低声回道:“对,今年人事的变动大,不少老前辈走了,也提拔了许多人,又来了许多新的中层干部,所以……”

    罗四两点点头表示明白,他又问:“那为什么魔术队那边的名额会多?”

    武清回答道:“因为他们人多啊。”

    罗四两又问:“团里的竞争机制是怎么样的,为什么这帮人窝里哄这么厉害,都敢在团长面前斗艺,怎么就不敢去魔术队砸场子,把他们的名额抢过来?要想拿名次,团里年轻演员的选拔应该是强者优先,而不是人数优先吧?”

    闻言,武清愣住了。

    这办公室不大,前面那几个人在交谈时,罗四两压着声音,他们倒是没听见,这会儿他们停下说话了,也就听见罗四两最后一句话了。

    于是那边几人全都看过来了。

    顾建国更是不满喝道:“那小子,你是谁家徒弟,没大没小,怎么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