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生错了时代
    顾建国这话一问,全场就是一静。

    李强富也不满地看了过来。

    就连他们俩人的徒弟也都斜眼瞧来。

    这些传统行当的规矩是很重的,师父长辈在聊天的时候,小辈是不能随意言的,你要说话,你也得打个招呼才能言,像罗四两这样完全不顾什么场面就胡说八道的,是会被当做很没有教养的。

    武清缩了缩肩膀,看了罗四两一眼,她倒是没说什么。

    苗毅军也看了看罗四两,眉头微微一皱。罗四两年纪小,辈分也小,但他的身份不小啊。他是罗家的嫡系传人,还是接下来的第四代戏法罗。

    苗毅军知道早在好多年前他师父罗文昌就把罗家大旗交给罗四两的父亲了,那块红色卧单就是罗家传承的标志,罗四两的父亲就是罗家的家主,也是第三代戏法罗,也是罗家戏法的掌门人。

    只是罗四两的父亲后来出了意外,罗家掌门没了,罗文昌才以年迈之身重新接过罗家大旗,带着罗四两回了江县。

    现在罗四两开始学习戏法了,按照罗家这样的家族传承,罗四两必然会成为罗家接下来的掌门人。别看罗家人丁不兴旺,可这个家族却是个活生生的传奇啊,他们绝对能跟穆派韩家门这等大门派平起平坐,甚至还隐隐压他们一头,没办法,毕竟实力强。

    尽管罗四两辈分小,但他身份高,他在这两个人面前还是可以平等交流的,完全不用怵他们。

    其实苗毅军了解的还是不够多,他不知道罗文昌已经把罗家传承的那块卧单塞到罗四两包里面了,换句话说,罗四两已经接过罗家大旗了,罗四两已经是第四代戏法罗了,他就是罗家掌门人。

    别说在这两个家伙面前,就算是他要去拜访穆派或者韩家门,人家掌门也得亲自出门迎接,这是规矩。

    所以顾建国想拿老前辈身份压罗四两,那他是真的想多了,因为他完全没有这个资格。

    苗毅军顿了一顿,也没有把罗四两的身份说出来,他想让罗四两暂时有一段安稳的学生生活,至于这小子未来要怎么走,还是要听他师父罗文昌的安排。

    苗毅军就帮着罗四两糊弄过去,他道:这就我一个亲戚,好了,老顾,老李,要不然就让你们俩徒弟斗上一场吧,省的你们再吵。

    顾建国冷哼一声,瞥了罗四两一眼,说道: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规矩,这里谁都没有说话,就你没大没小话多。

    苗毅军和罗四两脸色齐齐一沉。

    教训完罗四两之后,顾建国才道:那好,那就让两个孩子比上一场吧

    此时,罗四两却突然出声打断道:同门相残很威风吗,有能耐去魔术队那边抢名额啊,一个个架子摆的很高,却没本事端到隔壁去。

    这次罗四两没有压制声音。

    顾建国和李强富两人都是大怒,他们俩人的徒弟则是惊讶地看着罗四两,目露佩服,这小子真敢说啊。

    武清也是朱唇微张,错愕不已。

    苗毅军忙喝止道:四两,不要胡说。

    顾建国大怒道:无知小儿,口出狂言,苗团,这就是你们家亲戚吗?他是行内人还是行外人?若是行外人也就罢了,行内人还敢如此无知,那我还真是要怀疑他的家教了。

    苗毅军皱眉。

    罗四两也是心中一沉,看着顾建国的目光带上了几分不善,他最恨别人辱他罗家,尤其他现在代表的就是罗家。罗四两冷冰冰问道:那我倒是想问上一问,为何就不能去拿他们的名额了?

    顾建国有些诧异地看罗四两一眼,问苗毅军:苗团,他真是行内人吗,怎么连这个都不懂?

    这个苗毅军也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他也不是太清楚罗四两的情况。

    艺人分江湖和庙堂,他们这些体制内的艺人就是庙堂之上的艺术家;而罗四两从本质上来说,是个江湖艺人,他是卢光耀培养长大的,满脑子也都是江湖艺人的做派,他还真不太了解体制内的事情。而且他一直在江湖上混,也不太清楚现在彩门内部情况。

    顾建国看向罗四两,道:我不知道你是谁的徒弟,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师父连这个都没告诉你,但既然你问了,好,那我今天就给你说说。为什么魔术队名额比我们多,而我们也不能去抢。第一,他们人比我们多,真正学传统戏法的已经很少了,哪怕是最初学过传统戏法的,最后也去了魔术队伍,这个原因我就不需要跟你多说了吧?

    罗四两微微颔。

    办公室内众人神色都有些黯然,现在传统戏法势微,的确没有多少人学了,也没有多少人看了。

    顾建国接着道:不仅如此,杂技比赛有专门的魔术分类,按照他们比赛的结果划分,他们会拿出一到两个名额来给传统戏法,其余的全都会给魔术,所以你明白了?不是我们不去拿,而是我们拿了也没有用。

    郭建国看向了自己徒弟钱升,又看了看李强富,最后把目光落在苗毅军身上,他说:传统戏法已经不行了,能出头的艺人也没有几个了,难为这几个孩子还愿意好好学。既然他们拜了我为师,我就一定要对他们负责。

    尽管出人头地的道路虚无缥缈,成功的曙光也几乎微不可见,但我还是要带他闯一闯,我不会让他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出头的机会,我不会退缩,也不可能会退缩,就因为他叫我一声师父,这是我的责任。

    罗四两看着顾建国,心里狠狠震了一下。

    苗毅军沉默了。

    武清也低头无语。

    顾建国的徒弟钱升眼眶红,眼泪在眼中打转,他紧紧抿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李强富也叹了一声,沉声道:他们是人才,可惜生错了时代,我们在他们这个岁数的时候还不如他们。苗团,我们不可能会退的,我们退了,他们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