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戏法罗回来了
    苗毅军停下了嘴,看向了罗四两。

    武清也是微微一怔。

    他们知道罗四两的身份,但不清楚罗四两的性格,他们都有些纳闷,他这会儿跑到钱升那边去干吗,是去奚落他们吗?

    顾建国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钱升输了,他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会儿又见到罗四两过来,他心情就更不好了,因为他前面用言语教训过这个没有分寸的晚辈。这会儿他们输了,这个晚辈却又走过来了,他过来还能干嘛,无非是奚落回去呗。

    就连李强富和周询都把眉头皱起来,他们跟顾建国虽然是竞争关系,但同时也是好朋友,又是一个团里的人,他们要是被一个小孩子奚落,他们脸上也肯定不会好看。

    “小子,你过来干嘛,是来看我们笑话吗?”顾建国冷冷喝道。

    钱升只是把头低的更深。

    罗四两没理顾建国,他就走到钱升面前站着,看着深深低着头的钱升,虽然没有看见他的脸庞,但是罗四两知道堆在钱升脸上的神情,一定是羞愧,痛苦和难堪。

    罗四两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有的只是平静和平淡,他看着垂着头的钱升,淡淡道:“怎么,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了?”

    钱升的拳头攥紧了。

    旁边几人都是微微一怔。

    顾建国更是喝道:“你想干什么?”

    罗四两还是没理他,继续对钱升道:“如果你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也就不要怪传统戏法比不过西方魔术了,因为你没有资格去说。”

    钱升拳头抓的更紧,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顾建国大怒:“你说的这叫什么话,苗团,你管是不管?”

    苗毅军也一时语塞,对罗四两他还真不好硬管,他也只能劝道:“四两,别闹,比试已经结束了,我们去吃饭吧。”

    罗四两也不理苗毅军,只是看着钱升淡淡说道:“你让我很失望。”

    房间内众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武清原本第一眼见到罗四两的时候,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小弟弟,她还敢出手调戏对方一番,还能摆出师姐的架子。可是现在再看罗四两,武清心里竟然莫名其妙起了胆战心惊的感觉。

    钱升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整个人几乎要爆发了。

    顾建国也是微微一惊,钱升是他最出色的弟子,以后是要传承他衣钵的,要是被眼前这个小子三句两句给挤兑坏了,那还了得?

    “你闭嘴。”顾建国对着罗四两大喝。

    钱升此时也豁然抬头,双目通红,手上两只拳头紧紧握着,浑身都在颤,他死死盯着罗四两,喉头吼道:“你凭什么来说我?我是输了,是很丢人,我是对不起我师父,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又凭什么来指责我?戏法斗不过魔术,你来怪我吗?是我的导致的吗?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罗四两道:“就凭你没这个胆子。戏法干不过戏法,不怪你怪谁,怪观众吗?怪观众欣赏不来吗?不怪你怪谁,怪社会变了吗?不怪你怪谁,怪魔术吗?怪他们太好看,太厉害了吗?”

    “你……”钱升气结。

    房间内众人脸色都变难看,都觉得罗四两话说的太难听了。

    罗四两看着钱升继续道:“怎么?觉得我说话难听?我告诉你,你知道为什么我瞧不上你吗?不是在于你输了抢彩,也不是在于戏法没落了。而是在于你没有勇气,输了这一场怎么了,你难道不会再去把名额抢回来吗?”

    周询闻言一愣,抢回来,还要把他的名额再抢走?

    李强富也把脸沉了下来。

    苗毅军神色疑惑。

    武清则是错愕不已。

    顾建国更是重重一哼。

    钱升咬着牙,道:“愿赌服输,我还不至于那么没人品,输了还要死皮赖脸。”

    在场众人齐齐松了口气。

    罗四两环视众人一眼,心中充满了失望,他对钱升道:“没错,你是输了,可我让你去拿他的名额了吗?魔术队那么多名额,你不会去拿吗?你连跟他们比试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顾建国却是先骂上了:“你这小伙子好不讲道理,我不是跟你说了,获奖名额是魔术占绝大多数的,我们去拿那么多名额干嘛,拿来我们也获不了奖。”

    罗四两看着他,平静道:“拿不了奖,只能说明你们水平不行。”

    “你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顾建国气疯了。

    罗四两对着钱升道:“是男人就去把名额抢回来,你能跟戏法队龇牙咧嘴,怎么就不敢去隔壁魔术队叫唤两声?怎么,你只能做门里狗,只敢躲在门里叫唤?”

    “你……”钱升也是大怒。

    苗毅军也觉得罗四两越说越不像话,他喝止道:“好了,不要再闹了,团里的事情你不懂,你也不要再插嘴了,好吗?”

    武清惊愕地看着罗四两,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小师弟,竟然给她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她在团里在那些戏法艺术家身上从不曾发现过的,但这种感觉她也形容不出来。

    罗四两还是不管苗毅军,他只针对钱升,他道:“所以你就不要怪我看不起你,你也不要怪戏法干不过魔术,你也不要怪团里给你们的名额少,你也不要怪你自己没有出头之路。因为你连自己都瞧不起你自己,你连抗争的勇气都没有,你个懦夫。”

    钱升狂吼道:“我不是懦夫,是团里这么规定,是比赛这么规定的,你让我怎么办?我每天都在辛苦练习,我不比他们魔术队差,是他们非要这么规定的,现在的大环境就是这样,你让我怎么办?”

    罗四两也第一次大声吼道:“你说你不比他们差,那你就去证明给我看,去证明给那帮变魔术的人看,去证明给你们的团领导看,去证明给杂技比赛评委看,去证明给社会各界人士看,去证明戏法并不是干不过魔术。而不是躲在这里,跟你师父说对不起。是男人,是一个还有那么一点点骨气的戏法艺人,你就去证明这一切。”

    “好,我去。”钱升吼了一声,立刻气冲冲跑了出去。

    罗四两随后跟上。

    房间内众人都惊骇莫名,顾建明更是大叫一声,急忙追了上去,其他人也怕他们惹祸,纷纷追出去拦了。

    武清都惊呆了,她见苗毅军还站在原地不动,她就急了,她大叫道:“师父,你还不快出去拦着啊。”

    苗毅军却还是呆立原地,双眼看着罗四两离去的背影怔怔出神,声音也带上了几分颤抖,说不清是兴奋还是惊恐:“戏法罗……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