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挑战你
    顾建国头都大了,这几天为了名额的事情,他也弄得很烦,现在名额确定下来了,虽说他们输了吧,但至少事情解决了,他们回去再来过就是了。

    可眼前这一出算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又把矛头捅到魔术队那边去了?这是要出事啊,万一闹大了,台领导不得打他们板子啊,挨个处分都有可能。

    顾建国也闹不明白了,自己徒弟平时也挺懂事的啊,也知道分寸,怎么今天被这个小伙子随便挑拨几句,就立刻丧失理智了。

    顾建国赶紧追了出去,把钱升给拦了下来,他喝道:“你干嘛去,脑子进水了啊?”

    钱升不服气道:“师父,你别拦我。”

    顾建国一脚就踢过去了。

    钱升扎扎实实挨了一脚,躲都没敢躲。

    顾建国瞪着眼睛,喝问道:“你疯了啊,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钱升脸上都是倔强之色,他看了一眼一旁的罗四两,然后扭头直视着自己师父,他道:“师父,我想证明,我不比任何人差。”

    顾建国愣住了。

    钱升咬了咬牙,从顾建国身旁穿过,倔强而走。

    李强富和周询也是一惊,然后两人快速跟了上去。

    顾建国站立原地,艰难地扭过头看罗四两,他神色狰狞地问:“你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

    罗四两没看他,只是淡淡道:“我并没有给他灌什么药,只是我看出来了,他跟你不一样,他的血还没有冷。”

    罗四两扭头看顾建国:“你……其实一直都不懂你的徒弟。”

    顾建国怔在原地。

    罗四两与他擦身而过。

    ……

    团里魔术队是有三个练习室的,两个大一点的分给了魔术,一个小一点的分给了戏法。

    钱升就是奔着练习室去的,当他气势汹汹地推开练习室的大门之后,他自己最先愣住了,因为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张嘴。

    他本来就很年轻,也有年轻人的冲劲和不服输的劲头儿,他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他虽然把名额输给了周询,但他还是不肯服输,所以他才会来这边,他想证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尤其是这帮变魔术的,凭什么他们就能拿那么多名额啊。

    可是真到这边了,钱升却不知道该怎么张嘴了。

    练习室内那些魔术演员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全都看了过来,目光都集中在钱升脸上。

    钱升扭头看罗四两。

    罗四两稍稍抬头,不看他。

    “你们有什么事吗?”房间内有魔术演员发问。

    钱升咬了咬牙,看向了他们。

    李强富和周询就跟在后面,这一刻,他们竟然大气都不敢喘。从理性角度来说,李强富觉得自己应该去制止钱升的莽撞行为,可是真到这一刻了,他却觉得自己竟做不出阻拦的行为了。

    钱升紧紧抓着自己拳头,看着那群衣着光鲜的魔术师们,平日里他们的演出是最多的,他们上电视做报道的机会是最多的,评奖的名额也是最多的,哪怕是在团里的待遇也比他们强上许多。

    凭什么,钱升很想问一声凭什么,而他今日也的确问出来了:“凭什么。”

    屋内众人都是一愣,皆不明白钱升在说什么。

    钱升心中那不甘之意愈发升腾,他红着眼睛看着眼前众人:“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可以拿那么多比赛名额,凭什么就给我们那么可怜的两个。凭什么这样,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证明,我不比你们任何一个人差。”

    这话一出,屋内霎时间一静,所有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屋里面有一个魔术老艺人,也是带着这帮年轻演员学艺的老师,他叫高平。他皱眉看钱升,呵斥道:“闹什么闹,回去待着,有什么不满,自己找团领导说去。”

    青年魔术师吴辉也阴阳怪气地说道:“我是说干嘛呢,原来是自己没有拿到名额,跑到我们这边撒野来了,你们这帮玩戏法的,真有能耐哈。”

    钱升怒视着吴辉,问道:“你有名额吗?”

    吴辉答道:“正巧有一个,不然我估计也得像你这样到处撒野了。”

    钱升道:“那好,我想拿你那个,有没有本事比一场,输了把名额让出来。”

    “你……”吴辉怒极。

    高平也吓一跳,戏法队那边疯了吗,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敢玩的啊?这是国家的杂技团,你以为是江湖比斗啊,疯了吧?

    高平见顾建国也赶过来了,他急忙道:“老顾,快把你徒弟带回去,到这儿发什么疯?”

    李强富也看向顾建国。

    罗四两也扭头看去。

    顾建国面色阴沉,看了看房间里面那些充满敌意的眼神,又看了看自己徒弟那倔强的背影,他深深叹了一声,面容带上几分苦笑,他道:“罢了,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自己做主吧。”

    钱升的背影明显颤了一下。

    高平怒喝道:“顾建国,你疯了啊,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顾建国看着高平,他自嘲道:“疯了?可能是吧,我可能是疯了?因为我也想问一句,凭什么。”

    “你……”高平惊愕地看着顾建国,现在他确信这帮人是疯了。

    李强富那双多年不曾握紧的双手,也渐渐合了起来,眼中多了几分不同往日的色彩。

    周询更是心潮澎湃,恨不得站在最前面的人就是他自己。

    钱升看着吴辉,他说:“我要挑战你,敢接受吗?”

    “我……”吴辉胸腔剧烈起伏。

    高平喝止:“小吴,不许冲动。疯了疯了,都疯了,都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找苗团。”

    钱升又道:“你若是不敢,那我就换一个人挑战,反正你们有十个名额。”

    吴辉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了这种激将啊,他眼睛立刻就红了,大叫道:“来啊,谁怕谁啊,我还怕你们这帮变戏法的啊?”

    钱升:“好。”

    吴辉眯着眼睛盯着钱升,冷冷道:“我输了,我把名额给你。但你要输了,你怎么办?”

    钱升道:“我退团。”

    这回连顾建国都惊了。

    李强富和周询则是都张大了嘴。

    高平嘴里不停念道:“疯了,疯了,都疯了。”

    “好。”吴辉大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