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月下传丹
    大抵自杂技团成立以来这么多年,还很少出现今日这样的场面吧,平时团里面艺人之间进行艺术交流或者比试是很常见的,私底下赌两顿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但是像今天这样,名刀明枪的硬来,那他们还真没见过。练习室里那些魔术演员们都惊着了,高平更是觉得他们都疯了。

    哪有这么不讲规矩的啊,还要不要团结了?这里是杂技团,又不是街头斗艺场,你自己拿不到名额,就跑过来闹事,还来做这种赌斗?

    不管今天谁输谁赢,团领导的板子肯定会打在戏法队身上,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估计整个团都要过来看笑话了。

    所以高平是真觉得他们疯了。

    “说吧,怎么比?”吴辉问钱升。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们也都没有了退路,只能奋力一搏了。艺人往往是这样的,他们会把艺术看得比纪律更重要,其实吴辉没必要跟钱升比,他只要等团领导过来,钱升自然会挨收拾,而他的名额也不会有什么变动。

    但吴辉无路可退,他已经被钱升逼到墙角了,他要是忍了,就算团领导把钱升给收拾了,那他的名声也要毁了,所有人都会说他怕了钱升,说他不如钱升。

    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所以他们必有一战。

    钱升不管输赢,他都免不了一个处分,但只要赢了,至少名声是会有的,但要是输了,那他估计真的要退团了,他也没脸再在团里待着了。吴辉也同样如此,吴辉也没有退路。

    其实吴辉也是嘴贱,他前面不冷嘲热讽,积极搭茬的话,其实也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盯着这两个人。

    钱升看着吴辉,他从裤兜里面掏出来一枚大个的玻璃弹珠,大约有一个鸡蛋大小,他用两根手指头夹着,摆在了吴辉面前,他面目表情,冷静说道:“月下传丹,双龙戏珠。”

    说罢,他用手拿着大玻璃珠往自己眼睛上一拍。

    “啪”的一声,手掌贴到了眼睛上,那枚玻璃弹珠仿佛真被打入到眼睛里面了。

    众人皆是微微一怔。

    吴辉也把眼睛眯了起来。

    钱升松开手掌,空空如也。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在左眼上扣了一下,手上顿时出现一枚玻璃弹珠。

    他左手夹着一枚玻璃弹珠往自己左耳朵上一打,嘴里说道:“松风贯耳。”左手无物,右手在右耳边上一挖,手上多了一枚玻璃珠。

    “泰山灌顶。”钱升右手拿着玻璃珠往头顶一拍,弹珠消失,而后其张开了嘴,嘴里赫然多了一枚玻璃珠。

    这招一出,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纷纷一亮。

    刚刚钱升表演的就是传统戏法四大基本功剑丹豆环里面的丹,丹有两种,一种是气吞英雄胆,就是把铁珠吞到喉咙口卡着,然后再吐出来,这是真功夫。

    另外一种就是钱升表演的月下传丹,这是手法活儿,是利用精妙的手法完成的,他刚刚做的几套动作,都是这个戏法里面的。

    月下传丹用的丹都是比较大的珠子,所以也有大苗子之称,而仙人栽豆里面用的都是小珠子,所以叫做小苗子。

    泰山灌顶也是月下传丹的一种,表演者通常会把玻璃珠吞到嘴里去,然后再从脖子后面或者头顶上拿出来。这个戏法的门子,就是他不会把玻璃珠真的放进嘴里,他只是虚晃一下,珠子还在他手上,然后再从别的地方拿出来。

    而钱升刚刚表演的就是相反的动作,他是先拍的头顶,然后再从嘴里吐出玻璃珠,在这之间他的手是没有接触过嘴的,而且他之前还说话了。

    所以这难度比之前大上许多了,这水平就高了。在场的众人也都是识货的人,也都看懂了,纷纷露出惊艳的神色。

    就连他的师父顾建国也稍稍惊讶了一下,他之前的对手周询也眸子一亮,他们俩的水平本来就在伯仲之间,难分高下,谁输谁赢纯粹看运气,周询看了这一手之后,也觉得自己没有把握能赢下钱升。

    就连对面站着的吴辉的神色中也带了几分凝重之色,全场只有罗四两比较淡定,他只是静静瞧着钱升不发一言。

    钱升把嘴里的玻璃珠取出来,然后又变了二郎担山,穿膛过肚,隔河摆渡。

    把这些招式都演完了,钱升眼中带上了几分决绝,他道:“古话说,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传说古代剑仙侠客修炼得道,可吞咽金丹至丹田修炼,平时可修炼金丹,御敌之时,亦可吐出用作暗器。所以,口吞金丹,气吞英雄胆。”

    “什么?”全场一惊。

    就连罗四两都微微讶异。

    吴辉更是把嘴巴都张大了。

    只见钱升把手中玻璃珠塞到嘴里,用牙齿咬着,扭头示意一下,然后仰头一口就把玻璃珠给吞了下去。

    顾建国心中一沉,紧张不已。

    真正的气吞英雄胆用的是实心的铁珠,但是这个危险太大了,死在这上面的艺人也太多了,所以新中国成立之后就不让演了,就算要演也是用塑料球或者胶皮球代替。

    至于现在,就更加没人演了,除了屈指可数的热爱这门艺术的那几位艺人之外,连学都不会有人去学了。

    钱升今日用的是实心玻璃珠,虽说没有实心铁球那么狠吧,但是他这个也足够瞧了,现在还真没几个人敢玩这个。

    而他居然来了这一手,这恐怕也是他压箱底的绝技吧。

    这招一出,所有人都惊了,这是真功夫啊。

    钱升脑袋仰着,转动着自己身子朝着四面的观众示意一下,然后扎着马步,气沉丹田,脚下用力,向上一跳,整个人身子猛然一转,脑袋顺势往旁边一甩,一枚玻璃弹珠从他嘴里射出,抛向远方。

    钱升落在原地,长长吐出一口气,头上冒汗,脸上赤红之色渐渐消散,他盯着吴辉道:“金丹还巢,甩头一子镇乾坤。”

    “好。”周询大声呼喝。

    吴辉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嘴里不服输道:“野蛮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