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世间妙手万万千
    戏法人人会变,看的只是活好活坏,看的是谁难谁易,刚刚罗四两变的仙人栽豆,无论是从难度还是从观赏性来看,他都已经到达巅峰了。尽管他全程没有怎么使口,但他所演出的仙人栽豆依旧让人惊艳,甚至可以说是仙人版的仙人栽豆,恐怕只有真正的神仙才能做到如此吧。

    房内众人寂静无言,面面相觑。

    徐彬更是面如死灰,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不敢相信他眼前看到的这一切居然是真的,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面容稚嫩的小伙子是怎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完成这个神奇的戏法的,这哪里是戏法啊,这简直是魔法啊。

    徐彬完全看不出对方的门子,他甚至连猜测都无法猜测,他输了,他输的很彻底,输的简直没有任何狡辩的余地,就像是被人狠狠戏耍了一番。

    如果对面坐着的是一个老前辈,那他心里也能好受一点,输给前辈高人不算丢人,可眼前只是一个年纪比他还要小许多的毛孩子啊。

    徐彬真的接受不了,他也不敢相信这么年轻的一个毛头小子居然能有这么变态的手法,难道他真的是神仙吗?

    徐彬要疯了。

    今天是魔术和戏法的对决,他们都是担负着名誉和责任来比的,可他却输了,还是输给这样一个毛孩子,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那他就成为行内笑话了。

    徐彬脸色更是煞白。

    魔术队众人亦是脸色难看的厉害,只有吴辉一人窃喜,这孙子眉毛都快扬到后脑勺去了,现在连徐彬都输了,有这个天才挡在前面挨骂,他可算是能躲过一劫了。

    高平脸色阴沉,看着罗四两,看着这张稚嫩的有些过分的脸庞,他心中复杂的厉害,又隐隐有些惊惧,怎么会有人这般厉害,厉害的近乎神迹。

    罗四两也抬眼看了他一眼,露出微微笑意。

    高平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与魔术队这边不同的是,戏法队全都大喜过望,几人皆是振奋不已,他们憋屈几十年了,今天这一仗,真可以说是扬眉吐气了,太扬眉吐气了。

    谁说戏法不如魔术,谁说的?凭什么每次都让魔术演出那么多,凭什么每次都给魔术那么多名额比赛,凭什么?戏法根本不比魔术差,只强不差。

    武清激动地浑身微颤,戏法罗,这就是传说中的戏法罗,戏法罗家族真不愧是戏法界的传奇,这就是传奇。

    钱升和周询两个小伙子也是激动不已,看向罗四两的眼神都带上崇拜之色了。

    就连顾建国和李强富这两个中年小老头都一边揪着胡子,一边激动的满脸通红,顾建国有些例外,他的脸红有一半是因为尴尬。

    “不可能,不可能。”徐彬眼睛都红了,嘴里一直在喃喃自语。

    罗四两只是淡然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你对戏法一无所知。”

    “这不可能。”徐彬对着罗四两大吼一声。

    罗四两伸了伸手,道:“可这一切,就在你眼前。”

    徐彬脸涨得通红,太阳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罗四两站起了身,说道:“不好意思,你输了,名额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罗四两转身要走。

    “等一下。”徐彬突然大吼一声。

    高平想劝,可看到徐彬这般快要疯狂的模样,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张嘴了,也有些不敢张嘴。

    “我没有输。”徐彬带着血丝的眸子紧紧盯着罗四两,愤怒的声音在喉头发出。

    罗四两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徐彬。

    其他人也都在看徐彬,胜负已经这么明显了,难道还有什么能够争辩的余地?

    徐彬喝道:“我没有输,没错,你的手法是比我好,这一点我很佩服你,你是天才,你是真正的天才,就凭你的手法,不说我,就连我们团里的这些老师们,也没有一个是你的对手。”

    “你的艺术水平很高,比我肯定要高,而且是高很多,可你还是赢不了我。不是你的艺术水平不够,而是戏法赢不了魔术,我们不管变什么,都是变给观众看,可现在的观众已经没人看戏法了。”

    “没有谁有那个兴趣和耐心,去看你们把东西一件件从衣服里面掏出来。戏法没人看了,哪怕你的手法已经出神入化,已经天下无敌,可你们的节目太老了,没人会喜欢,在观众面前你赢不了我。”

    这话一出,戏法队众人神色皆是一滞。

    而魔术队原本死灰的脸色重新又燃起了希望,没错,就算他们戏法队的艺术水平再高又有什么用,观众不喜欢看,他们就是白搭。不是他们的水平不行,而是戏法这门艺术不行。

    武清也是重重一叹,她的艺术水平跟徐彬不相上下,两人都是团里最优秀的青年魔术演员。他们也有外出跑私活赚钱,徐彬一场演出能拿四五千,而她只有三四百,还经常受到那些大老板们的骚扰。

    她是变戏法的,也是罗家戏法传人,擅长的是落活儿,落活儿被西方魔法界称为永恒的秘密,指的是落活儿技法高深,难度很大。

    可观众不喜欢啊,随便一个观众都知道你把东西藏在衣服里了,然后用卧单挡一下,然后再拿出来。

    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操作的,他们也没有必要去知道,他们只要知道你东西藏在衣服里,你的戏法门子是这个,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为什么戏法和魔术的门子不能泄露出去,因为一旦被观众知道了,你整个戏法就全毁了,观众知道门子之后再看,一切都会索然无味了。

    戏法的程式太老了,没有魔术那么绚烂和精致。魔术里面也有类似落活儿的演出,他们的技法不如戏法,可他们却更受观众欢迎,因为他们所有的节目,都会设定好故事情节,把魔术融入到故事里面,比如恋爱、比如盗窃、比如争吵、比如打斗,再配上灯光音乐,再加上演员的神态举止,节目就好看很多。

    而戏法中的落活儿还是单纯地往外掏物,尽管你掏出带水带火的,可你还是吸引不了观众的目光。除非你学会罗家的卧单回托,这是唯一的一个例外,因为卧单回托的门子是观众无法想象的,亦是极具观赏性的。

    可这世上又有几个人会卧单回托呢?

    戏法干不过魔术,真的不是因为艺术水平不行。

    徐彬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他扬起了手,打了一个响指,手上顿时就冒起了火焰,他往下一掷,火焰一路蔓延,带到下方,他手一转,火焰消失,手上多了一只小白鸽,稍稍一松手,白鸽起飞。

    徐彬看着罗四两道:“这就是魔术,火焰化鸽,不难,很简单,但它绚丽。这个魔术随便找一个小魔术演员都能来,而这样一个小魔术演员所表演出来的效果,足够媲美你们一个戏法艺术家精心准备的一场高质量的落活儿演出了。这就是魔术,你们戏法比之不上的魔术。”

    魔术队众人心中大快,眼中重返光彩。

    高平亦是连连点头,赞许地看着徐彬。

    戏法队众人则是神色黯然,他们知道徐彬说的是真的,也正因为是真的,所以他们才会如此。

    徐彬叹了一声,看着罗四两,言辞真挚道:“来我们魔术队吧,你的天分好得无与伦比,学戏法只会浪费你的才华,耽误你的前途,来魔术队吧,你会成为堪比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术巨星,会有无数人为你疯狂的。”

    罗四两神色不动。

    戏法队那边却是慌了神,这样一个戏法天才,难道真的要去魔术队学魔术了吗?戏法界难道就真的这么留不住人才吗?他们很想劝,可他们却又张不开嘴,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资本去挽留这样的天才。他们为了一个可怜的杂技比赛名额都要争吵好几天,哪里还有资本去挽留这样的天骄啊。

    他们几人都低下了头。

    只有武清高傲地抬着脑袋,看着罗四两,看着徐彬,看着对面魔术队的所有人。她知道罗四两肯定不会答应的,因为他是戏法罗。

    “怎么样?”徐彬又问一声。

    罗四两却不答他,只是默默走到一边去,在旁边摆放道具的桌子上拿了五个透明的玻璃杯子,然后又取了五枚硬币。

    罗四两拿着东西走回来,把五个玻璃杯倒扣在桌子之上,杯口朝下,杯身透明,一眼就可以看见其中无物亦无机关。

    所有人都错愕地看着罗四两,皆是不明所以,就连武清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罗四两把五枚硬币放在左手之后,稍稍举起,他看着对面这些人,又看着徐彬,不愠不怒,语气平淡道:“你们所谓的绚烂,在真正的手法面前,其实只是笑话罢了。千手浮屠,千手……归一。”

    罗四两举起左手五枚硬币,右手猛地拍了过来。只听得“啪”的一声,罗四两松手,手中硬币不见,而后桌子上立刻响起了噼噼啪啪一堆声音。

    那五只倒扣着的透明玻璃杯子,就在众人面前,凭空飞进了五枚硬币,铁片撞击玻璃声音响成一片。

    全场皆寂。

    所有人都用像见了鬼一样的神情看罗四两,看着那五个透明的玻璃杯子。

    徐彬更是难以置信,嘴巴久久难以合上,他所谓的魔术的绚烂,在这样堪称神迹的戏法面前,真的脆弱的像一个笑话。

    怎么可能?

    不说他们了,就连戏法队那边都看傻了,他们也没有见过这样神奇的戏法。

    高平身子微微颤着,看着罗四两,用发颤的声音惊问道:“你究竟是谁?”

    罗四两傲然独立,双手附在身后,淡淡道:“世间妙手万万千,唯有卢家留其名。告诉所有人,京城快手卢……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