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他是戏法罗3
    所有人不得把今日的任何比试说出去,无论是吴辉跟钱升,还是后来那人跟徐彬,只要谁敢说出去,就等着挨处分吧。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们团里的态度,我们绝不允许有人破坏团结,更不允许有人出去败坏团里的声誉,都把今天的事情给我烂在肚子里面。

    苗毅军给出了最严厉的警告。

    可谁都没有去怪苗毅军的言辞霸道,魔术队那边众人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尤其是徐彬和吴辉这两个家伙,更是眼泪哗哗往下流。

    今天输的是他们,他们不仅把名额输掉了,还把面子也一起输掉了,要是今天这件事情传出去,他们以后都没脸做人了。

    可苗团及时出现,立刻力挽狂澜,把这件事情死死捂住了,他们的名声和前途也都保住了。

    他们怎么能不感动啊,他们甚至恨不得立刻给苗毅军肝脑涂地了,别看苗团是学戏法出身的,可对他们俩人是真疼爱啊,比他们亲爹还疼。

    这两个家伙都想立刻跪地上叫苗毅军爸爸了。

    苗毅军把戏法队的人带走了,走之前,他还嘱咐高平,一定要让他做好团里演员的思想工作,绝对不能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高平也点头答应了。

    苗毅军把戏法队的那几人带到他办公室里面,武清把门关好,几人都站着,苗毅军也站着,他站在窗边往外看,手上拿出一包好久不抽的烟,一根一根抽着,房间内很快就烟雾弥漫了。

    罗四两已经走了,可苗毅军的心绪却始终平静不下来。

    其实苗毅军是全程都在关注这场比试的,只是别人不曾现他,最开始他看到罗四两展现出高的手彩功夫,那时候他还是挺高兴的,罗四两有如此能力,他又怎会不喜。

    可是当后面他看见罗四两开始表演千手归一的时候,他脸色就变了,别人不知道,但他清楚,这千手归一就是霸占手彩榜榜之位半个世纪的神奇手法,而创造出这套手法的人则是人称天下第一快手的卢光耀。

    在等罗四两报出京城快手卢的名号的时候,苗毅军心中仅存的唯一一点侥幸全都被碾灭了,罗四两真的跟快手卢有关系,他居然是快手卢的传人。

    他来京城究竟是干嘛的?

    他疯了吗?

    师父也疯了吗?

    苗毅军年纪也大,资历也老,又在体制内这么多年,他很清楚各门各派的事情,他更清楚卢光耀跟各门各派结下的仇怨,那人立子行的公敌啊。

    可罗四两是什么人,他可是第四代戏法罗,每一代戏法罗都是戏法界的领袖,都是立子行的希望。现在传统戏法没落,罗四两在此时出世,他是正逢其时啊。

    可他却是快手卢的传人,堂堂立子行的希望竟然成了戏法界的公敌,这不是闹笑话吗?

    苗毅军头都大了,香烟更是一根接着一根抽个不停。

    武清都已经被呛的咳了好几声了。

    其他几人也纷纷皱着眉头。

    顾建国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他问:苗团,您那亲戚到底是什么人啊?

    闻言,苗毅军抽烟的手抖了一下。

    顾建国又问:京城快手卢又是谁,为什么我们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号,这是那个小子自封的吗?还是有传承的?

    其他几人也都好奇地看着苗毅军,他们对那个如神如魔的小伙子也是好奇的厉害。

    苗毅军缓缓转身,他眼中多了几分血丝,一双虎眉皱的很紧。

    怎么,不方便说吗?顾建国又问了一句。

    顾建国和李强富的年纪跟苗毅军差不多,但他们的资历没有苗毅军老,地位也没有苗毅军高,苗毅军知道的一些事情,他们还真不一定知道。

    当年卢光耀羞辱各大门派之后,各大门派受了奇耻大辱,怎么还好意思往外说啊,所以他们这些年纪小一点的晚辈都不知道这件事,亦不知道京城快手卢。

    苗毅军眉头皱的更紧了,这里面的弯弯绕,他也没有闹清楚,可他能确定的一点就是罗四两肯定就是第四代戏法罗,他也必将成为第四代戏法罗,他也会以戏法罗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是他的使命。

    苗毅军看着眼前几人,他知道不说点东西出来,他们是不会甘心的。他之所以要求所有人不能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不是为了保护那两个变魔术的,而是为了保护罗四两,他不敢让任何人知道罗四两是快手卢的传人,这个后果太严重了。

    思忖了好久,苗毅军才郑重地看着眼前几人,缓缓摇头:他不是快手卢。

    几人皆是一怔,前面那小伙子不是报京城快手卢的名吗,怎么这会儿又不是了?

    苗毅军重重吐了一口气,提了几分精神,眼中闪着不一样的光彩,他说:他不是京城快手卢,他是吴州戏法罗。

    什么?李强富和顾建国皆是一惊,两人惊的都快跳起来了,只有钱升和周询这两个年轻人淡定一点。

    钱升还纳闷问道:哪个戏法罗啊?不是,师父你干嘛这么激动?

    顾建国激动的脸都红了,他道:你不懂,你年纪小,入行晚,你入行的时候戏法罗家族都已经隐退了,你根本不懂什么是戏法罗。

    钱升疑惑道:我有听人提起过。

    顾建国摆手道:那不一样,不一样。

    李强富既惊叹又疑惑道:那可是戏法罗啊,戏法罗终于又出世了,不是说那人的儿子不学戏法的吗?不是说老罗爷都要开创罗派才能勉强维持罗家戏法的传承吗?怎么,怎么他又出来了?

    对啊。顾建国也疑惑问道。

    正是因为戏法罗家族隐退,罗四两又不肯学习戏法,戏法罗注定要成为历史了,所以才渐渐不被人提起,钱升和周询这两个年轻人对罗家才会了解不深的。

    苗毅军却道:百年戏法罗,代代是传奇,戏法罗永远不会断了传承,永远不会。

    太好了,太好了。顾建国兴奋不已:那那个小伙子应该是第四代戏法罗了,他有2o岁吗?天呐,他今日所表现出来的竟然比他的父亲还要强,果然不愧是传奇的戏法罗啊,整个魔坛要变天了,戏法终于要再一次崛起了。

    钱升更是纳闷不已:戏法罗跟魔坛又有什么关系,跟戏法又有什么关系?

    顾建国兴奋道:你不懂,戏法罗传承已有百年,每一代戏法罗都是戏法界的领袖,而且他们都是带领着中国戏法与西方魔术抗争,从第一代到第三代都是如此,他们从未输过。不说远了,放在二十年前,第三代戏法罗还在的时候,哪里轮到这帮变魔术的这么嚣张啊,那时候那个人带着我们国内戏法师征战海内外,闯下了赫赫威名啊。

    钱升和周询都惊呆了。

    武清却是激动的浑身颤。

    钱升问道:那他人呢?

    顾建国叹一声,摇头道:出了意外,去世了,戏法罗家族也由此隐退了,戏法行也一日不如一日了。

    李强富却道:可今日,第四代戏法罗重出江湖了。

    对。顾建国眼中闪着夺目光彩。

    钱升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他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家族,怎么会有人出来就是戏法界的领袖,别人也服他们的吗?

    顾建国道:小钱,你入行晚,不清楚这些。每一代戏法罗都是靠着他们绝的实力,高尚的人格,还有远大的情怀,才征服了戏法界,带领戏法走向世界,扬光大。

    钱升惊愕地张大了嘴,他疑惑问:所以有了戏法罗,我们就能获得更多演出机会,把团里的魔术队压下一头去了,在杂技比赛上也不受歧视了?

    苗毅军却出声道:戏法罗从来都是心怀世界。

    李强富和顾建国齐齐点头,他们又想起了二十年前,那个如神如魔的男人带领着国内最顶尖的戏法师去征战世界各大比赛,让所有国外魔术师感到惊惧的往事,那是一段多么热血的时光啊。

    可惜那时候他们都是水平不高的小演员,没有为国征战的资格,只能用崇拜的眼神远远看着那群人消失在远方。

    这么多年过去了,原先关于戏法罗的热血都已经冷了,关于戏法罗的所有往事都变成了午夜梦回都不会重现的往事了,可今日,他们居然又见到了戏法罗出世。

    沉寂在他们骨子里面的热血再一次了起来,顾建国和李强富两人恨不得仰天长啸,以抒内心豪情。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是不懂得他们这种情感的,钱升不会懂,周询也不会懂,你就算跟他们解释了,他们也还是不会懂,甚至不会理解。

    武清会懂,因为她就是罗家传人,她身上也闪耀着罗家百年荣耀。

    钱建国和李强富就更懂了,因为这就是他们的梦啊,他们当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站在那个男人身边,与他并肩作战,哪怕是给他当一回助手。

    两人都热血了。

    苗毅军看着两人,恳切道:二位,千万不要把今日之事说出去。

    钱建国和李强富都是一愣。

    苗毅军道:他还小,他还是孩子,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不论是快手卢还是戏法罗,都不要让外人知道,我们要保护他。

    钱建国和李强富闻言之后,都沉默了。没错,戏法罗一直是戏法界的领袖,可领袖不是那么好当的。整个戏法界的人都会盯着你,希望越大,责任就越大,压力也会越大,点滴功过全是重担。尤其戏法罗隐退这么多年,年轻一辈根本不了解他们,不服他们的太多了。

    在第四代戏法罗没有组建起自己的强大的班底之前,那庞大的压力,会直接把他给压垮的。

    钱建国和李强富在沉默之后,皆郑重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