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 > 第491章罢工
    马克在萨拉托加参加州长官邸的派对后,与一众好友乘坐私人飞机返回洛城,看见飞机上这么多明星,他半开玩笑的道:“如果飞机失事,好莱坞都瘫痪了。”

    唐尼和大卫.李齐声道:“闭嘴!”

    好莱坞是很快瘫痪了,但不是因为他们,而是编剧大罢工。

    马克也是编剧工会会员,同时也加入了导演工会和制片人工会,以他的身份,当是各个协会最高层都是轻易而举的事,但马克护婉拒了组织的好意,表示只想做一个普通会员。

    他己听到风声,编剧工会对于现在的分成不满,准备提高条件,重新签约,马克多次受到邀清,让他去参加内部的座谈会,为组织的未来出谋划策,只是马克没去罢了,双方肯定会引发冲突和争议。

    马克回到家,都晚上二十一点了,吉赛尔和小马丁还没有睡,现在胖乎乎像一团小肉团的马丁看见马克就兴奋不己,伸出双手要抱,还比手划脚,依依呀呀的想表达什么。

    马克将这可爱的小家伙抱在怀中,亲了又亲,惊讶的道:“亲爱的,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吉赛尔道:“他在电视里看见你,兴奋得睡不着觉。”吉赛尔一边说,一边亲了马克一下。

    小马丁看见妈妈没亲他,又急了,又依依呀呀的说话,直到吉赛尔亲了他一下才咧开嘴傻笑。

    马克轻捏了他的脸蛋一下,笑骂道:“学会吃醋了!”

    马丁咧开嘴傻笑,发出几个简单的音节,向台上的橙汁指了指。

    马克故意拿旁边的牛奶,小马丁急了,挣脱马克的怀抱,自己去拿橙汁,马克哈哈大笑,这个小家伙太逗了。

    马克像他的奶新里倒了半瓶橙汁,小马丁亲了马克一下,蹦蹦跳跳的边跑边喝。

    马克搂着吉赛尔坐在沙发上,说道:“抱歉毁了一个周六。”

    吉赛尔道:“你在做正确的事,我是不会见怪的。”吉赛尔也算外国人之一,当然支持马克的行为。

    马克道:“现在只是一个开始,距离聚得真正的胜利,还要很久。”

    其实在马克穿越前,全国华人委员会只是让提案在国会众议院通过,参议院则因为种种原因,未能通过,没有在参众两会通过,就不可能让总统签字,形成新法案,进而是总统代表国家道歉。

    华人全国委员会在加州力量强大,也有的支持,但在华盛顿参众两院这个最高权力机构,就有点不够看了。

    1988年,时任总统的里根签署法案,正式就二战时将日裔米国人关进集中营进行道歉,并对每人赔偿2万美金,总额高达12亿5千万,不过现在米国国会参众两院正在讨论由黑人提出道歉案,正式向历史上遭到歧视的非裔米国人道歉,现在国会不可能同时接受两项同样的提案,抢了力量和影响力更大的黑人的提案,更加不可能,他们可是组织了几次百万人参加的集会,华人的十万人等级的,根本不上档次。

    马克他们估计,最好的结果是明年通过黑人的提案,后年通过华人的。

    吉赛尔道:“只要出发了,总会有到达目的地的一天。”小马丁跑了过来,钻进他们两个人之时,还把奶瓶挮给吉赛尔,让她喝一口,而马克则没有这待遇了。

    马克的事情很多,平日在芝加哥拍电影,周未才回来,一大堆事等他决断,一大堆文件等他签,陪伴家人的时间不多,在周日他经常抱着小马丁看文件,办公室和家里往往不分。

    令马克烦恼的是终于接到编剧协会的公开信,他们在扬言罢工。

    据来自多家娱乐媒体的综合报道称,编剧工会跟“电影电视制片人联盟”就新的电影和电视合同的谈判进展不顺,谈判代表呼吁米国编剧工会举行罢工投票。

    编剧工会和“电影电视制片人联盟”的谈判始于本月13日,这次谈判的起因是由于电影和电视剧近年来的制作环境恶化,因此这导致电视和电影编剧的收入连年下降。

    据编剧工会称,自从2007发生了全国性的经济衰退,因此米国影视编剧们的产量增加的幅度小得多,工会还表示,由于数字残差的增长并没有弥补传统的重组模式的损失,因此工会的附属健康计划在过去两年都是以赤字的状态在运行。

    按照编剧工会和“电影电视制片人联盟”最初的计划,这次谈判将持续到当地时间上周六,然而就在上周五上午,米国编剧工会的谈判代表已经发出公开信,呼吁工会进行“罢工投票”,他们在公开信中表示:“双方此前同意的两周谈判期即将结束,但我们还没能达成协议,我们仍将抱着诚挚的心态跟对方进行谈判,但是我们想让大家知道我们现阶段的进展和态度。”

    编剧工会的谈判代表在这封公开信中写到:“现有的两个业务状况是我们建议的核心:首先,电影公司这些年来是有利可图的,去年他们的收入就高达510亿美金,这是历史新高;其次,编剧们的经济地位在过去5年持续下降,很长时间以来电影编剧的收入就举步维艰,如今电视编剧也好不到哪儿去,仅仅在过去的两年间,电视编剧的收入就下降了23%。而且编剧们收入方面的下降并没有被其它方面的补偿所抵消,在有线电视和新媒体中,我们的剧本费用仍然远远落后于公众台,尽管这些新平台跟旧平台的盈利模式是一样的。有鉴于此,我们力求解决一些直接影响所有编剧生计的问题。”

    这份信中提及了编剧工会想要为编剧们谋求的利益:“我们要求获得适度的收益,特别是为那些低于补偿水平的编剧寻找进一步的保证;我们要求一个理性的家庭假期政策;我们要求解决喜剧综艺类编剧长期低薪的问题;我们要求最低增加3%的工资;我们提出了应对短期恶性影响的综合建议;最后我们还试图解决剧本费的问题。”

    对于编剧工会提出的这些问题,谈判代表在公开信中表示:“各个公司对这些建议的回应是什么?不!几乎每一种建议都被否决!编剧将不会得到任何补偿,家庭假期只会按照州和联邦法律来实行,他们没有提供任何关于最低限度的内容。他们只是在‘选项与排他性’上做了一些小让步,在‘付费电视’的喜剧类编剧中做了一些小让步,而这就是全部。”

    谈判代表在公开信中接着写到:“在两个星期谈判的最后一天,公司的提案几乎很难保证编剧们多获得哪怕1美元的收益。这些公司去年一年的收入是510亿美金,但他们却不肯多拿出1美分来给创造了这些作品的编剧们,但这还不是全部,对于我们保障养老金和健康计划的建议,他们的回答是:没有养老金!关于我们的健康计划,他们的提议更是出现两个大的历史倒退——首先他们要求我们削减计划,仅仅第一年就要削减1000万美金,作为‘回报’,他们允许我们用自己的薪水来资助这项计划;更重要的是,他们要求通过一项严厉的措施,这项措施规定,未来任何计划出现缺口都将自动削减编剧们的福利,而不是由他们增加供款来弥补。”

    因此,这封公开信最后建议:“公司的这些提议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他们的整套方案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如果接受的话,那就是我们的失职。因此,通过谈判委员会的一致投票,我们建议米国东部编剧工会和米国西部编剧工会向会员发起罢工投票,我们将会继续致力于与各公司进行诚挚的磋商,以便让编剧们得到应得的利益,我们将会随时通知事情的进展。”

    对于编剧工会谈判代表呼吁举行罢工的做法,“电影电视制片人联盟”也随即做出回应:“编剧工会在谈判的早期阶段就已经中断了谈判,以便获得罢工投票,而不是努力在谈判桌上达成协议。为了保持这个行业中每个人的最大利益,我们随时准备回到谈判桌前。”

    在媒体看来,虽然编剧工会谈判代表在公开信中呼吁进行“罢工投票”,但并不意味着编剧工会真的要进行全国大罢工,不过罢工投票似乎已经势在必行,一位消息人士就告诉票房网站:“罢工投票已经是风声所向!”

    自这争论一出,马克就成为编剧工会游说的对象,他们希望由马克出马,说服制片人工会,接受他们的条件,马克位高权重,又是好莱坞最出色的投资高手,制片人工会应该会重视他的意见。

    这一点,马克当然是拒绝了,他脑子进水才会这么干,他虽然是编剧工会一员,也在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提升为高层执行委员之一,但对于这高位和美意,马克是婉拒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编剧,同是也是制片人工会会员,所以他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