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43.春耕(3)
    从二月末一直到三月上旬,沙丁鱼汛一直持续了七八天,大龙头号天天夜里出海,连续干了这些天,等到鱼汛结束,渔夫们已经累瘫痪了。

    后面几天,大龙头号停在了码头上,渔民们将迎来一段休息的时间。

    敖沐阳不太累,他就是撒电石给大家指明方向,这不是力气活,顶多得熬夜罢了。

    渔民们休息,他回到渔场看了看情况。

    这场渔汛的出现给砖头岛渔场带来了生机,渔场周边出现过鱼群,敖沐阳用金滴吸引到了渔场里。

    他不指望这些沙丁鱼卖钱,而是将它们当做渔场一些大鱼的口粮,有了这批沙丁鱼,蓝鳍金枪鱼可算是有粮食了。

    随着渔汛结束,海面上渔船数量少了,其他地方的渔民和龙头村的渔民一样,后面一段时间也得休息。

    这样砖头岛上不必留下人来看守,敖沐阳将钟苍带了回来,让他们夫妻总算可以团聚一下。

    钟苍的妻子王霞是个朴实勤劳的妇女,她修养了一个多月,伤口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差不多可以正常生活。

    她闲不住,看到敖沐阳进门后笑道:“龙头,你看春天来了,你院里好些空地,我看你以前种菜来着是吧?我收拾一下,再种点什么吧?”

    敖沐阳摆手道:“嫂子你可别忙活,你当前要务就是修养身体,这农活可不能干。”

    王霞抿嘴笑道:“龙头呀,我自己都没把自己当病人,你反而把我当病人啦?”

    钟苍说道:“干点活也好,上次去检查,医生说得适量的增加运动,这样可以更好的恢复肺功能。”

    敖沐阳道:“运动也不必干农活吧?干农活很累啊。”

    王霞道:“能有多累呢?我干了这些年觉得没啥,再说,不干活我怎么运动?去学人姑娘家做瑜伽?学老人们练太极?”

    说着,她自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

    后面钟苍又帮腔,说王霞生病前一直在农村种蔬菜,甚至搞过大棚,种菜对她来说是简单事,而且种下菜看着菜苗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有收获,这可以调节她的心情。

    既然这样,敖沐阳便不多说什么。

    春天正是种田好时机,于是他买了蔬菜种子和一些菜苗,三个人忙活起来。

    重活钟苍和敖沐阳两人干,他们将地用锄头翻了一遍,该打垄的重新打垄,该改渠的就挖泥道改渠,王霞只要播种就行。

    村里有人春天换韭菜,田里的韭菜老根不想要了,打算换一拨新菜苗。

    敖沐阳知道后就去推了一车老韭菜根回来,这些菜根扎入地里就能活,用不了一个月又会长出新韭菜。

    每年春天的第一拨韭菜最好吃,不管是炒鸡蛋还是包韭菜饺子,那股鲜味是其他蔬菜所没有的,要是往里加上海米虾米,味道就更美了。

    种上韭菜,敖沐阳在水井口放了个抽水机,通电之后机器‘轰隆轰隆’的开动,清澈的井水被抽了上来,顺着水渠流淌开来。

    敖沐阳冲了冲手,然后随手将金滴撒入水中,让金滴化作万千小金点分布在水里,循着井水流入小菜园中。

    钟苍洗干净手后直接捧着水咕咕咕喝了几口,喝完了用手背一抹嘴,大声道:“爽!”

    春天一来,天气暖和了,立马万物复苏。

    院子里的莞香树抽芽发绿,虽然还没有长出绿叶来,但已经绿意盎然。

    敖沐阳拖了躺椅躺在树下伸了个懒腰,将军立马钻了上去躺在他左边,元首躺在了他右边,女王飞了下来,双爪抓着椅背,用嘴巴慢悠悠的梳理起羽毛来。

    看到这一幕,钟苍笑了起来:“龙头,你这是动物园啊。”

    敖沐阳指了指头顶的女王道:“动物园?哼哼,动物园能有虎头海雕吗?”

    钟苍道:“虎头海雕不算啥,将军才厉害,我从没见过将军这么聪明又厉害的狗,特训的军犬也比不上它。”

    将军吃的金滴最多,变化最大,它甚至会察言观色,只要听到有人说出自己的名字,它就会通过观察说话人的语气和表情来判断出是不是在称赞自己。

    听了钟苍的话,它歪着头看了看钟苍的表情,然后昂头挺胸摆出神骏的架势……

    敖沐阳在它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嬉笑道:“行了,你个戏精!”

    王霞煮了一壶茶,家里还有过年的干果花生瓜子这些东西,钟苍端出一盘来,两人坐在树下一边晒太阳一边嗑瓜子吃花生,好不舒坦。

    吃到半晌,村里的妇女主任姜晓玉打来了电话:“喂,小阳哥,你在哪里呢?”

    敖沐阳懒洋洋的说道:“在家里,怎么了?嫂子有啥事?”

    听了他说话的语气,姜晓玉问道:“你在睡觉呀?”

    敖沐阳道:“没有,晒太阳呢,怎么了?”

    姜晓玉的性子风风火火,他这么一说,她的大嗓门立马响了起来:“啊?怎么了?还能怎么了,村要给人卖了,你赶紧过来瞧瞧啊!”

    敖沐阳纳闷,道:“什么意思?村要被人卖了?”

    姜晓玉气急败坏的说道:“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家工厂,说是想在咱们村的地上建个厂房,正跟敖志义谈呢,听他的意思他是想搞这个事。”

    “什么?”敖沐阳翻身而起,“敖志义要在村里的土地上建厂子?我过去看看。”

    带着钟苍他直奔村委办公室,办公室前停着两辆奥迪a7,几个操着外地口音的男子在办公室里大声说笑。

    敖沐阳靠在门口听他们聊天,敖志义回头看到了他,然后快速扭过头装作没看到。

    一个大分头男子笑道:“敖村长,我们福海集团的实力你放心,你可以上网查查或者去当地的招商办了解一下,我们集团在业内实力绝对是全国前十!”

    敖志义笑道:“高经理哪里的话,福海集团的大名我听说过,我对咱们的合作是充满信心哪。唉,盼星星盼月亮,我们村总算盼来了发展的好机会!”

    阴沉着脸的姜晓玉也看到了敖沐阳到来,敖沐阳出现后,她的腰杆就硬了起来,直接起身道:“村长,这是什么好机会?福海集团干啥的?搞塑料生产的,这玩意儿污染多厉害你心里没点比数吗?”

    一名妆容精致、身上西装剪裁有致的女经理皱起眉头,道:“姜主任,您这说话太粗俗了吧?”

    姜晓玉道:“俺们没文化的人说话就这样,你要是想跟俺们打交道,要么教俺们跟你们一样有文化,要么就习惯俺们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