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45.将军叫(2)
    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民智未开的时代。

    村民们一个个的猴精,听说福海集团才想投资两千万在村里建厂,大家立马没了兴趣。

    敖文昌说完之后,一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

    “两千万?这才有几个钱?这还是建厂子的钱,那征地款能用多少?一千万?”

    “一千万好干吗?村里这么些户分一分,一户能分到多少?十万块?”

    “那不行啊,福海集团就是个大垃圾场,走到哪里污染到哪里,它要是来了咱们只能去城里买房,这地方算是废了。”

    “十万块你买个屁啊?红洋房子一平米最少一万块,十平米买个厕所?”

    “这样还说什么说?算球去吧,老子回去了,不在这里吹风遭罪了。”

    “我也回去,还以为什么大好事呢,唉,过来白白浪费时间,有这功夫不如去打个牌,走走走,打牌去!”

    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不需有人牵头,他们自己就把这件事的利弊给分析了出来。

    敖志义着急了,他本来以为福海集团上门来投资建厂能给自己职业生涯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哪想到村民根本不买账,更没人领情。

    现在已经是三月份,四月份就要村委换届,他感觉自己的村长宝座岌岌可危,还想靠这次企业投资赚点人气。

    看到村里人真的要走,他急忙喊道:“先别走,两千万是人家一期投资嘛,后面还有其他投资呀。”

    敖千莱喊道:“别说一期二期,村长你就说,我家能不能分到一百万吧。”

    敖志义被这话气的脑壳疼:“一百万,东仔你咋不去抢银行?”

    敖千莱连忙摇头:“那不行,抢银行是犯法的,拆迁分钱是合法的,我看电视上说,拆迁最少也得一套房子一百万。”

    敖志义的脑壳要爆掉了,他吼道:“谁说咱们村要拆迁了?征地,这就是征地!”

    “那征地能给一百万吗?”

    “不能!”

    “一百万都给不起,还学人家搞房地产呢。”敖千莱轻蔑的说道,“走了,回家收拾渔网去。”

    敖志义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谁说要搞房地产了?人家是投资建厂房!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跟个傻子较什么劲?”

    后面这话让敖千莱生气了:“村长你说啥?你骂我傻子?”

    敖志义这会脾气很暴了,他吼道:“骂你咋滴了?你还能打我?”

    敖千莱道:“我不打你,我不给你票了,以后竞选我们家两张票,都不给你!”

    敖志义沉默了,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傻子给卡住了……

    敖沐阳站出来摆手道:“行了,大家都回去吧,这弄的什么事?福海集团给不了多少钱,还想征咱们的地?把咱们渔民当土老帽玩呢?”

    敖志义声嘶力竭的说道:“大家眼光长远点啊,别那么短视,人家其他村都想招商引资还没人去投资,咱们村有人投资了,大家咋还不欢迎呢?”

    敖富贵道:“这投资有个屁用?咱们又分不到几个钱,就光他酿进来个厂子搞污染,咱们真是傻了才欢迎呢!”

    敖志义道:“我都说了,别这么短视,对不对?厂子进来后他需要工人吧?工人从哪里招?还不都从咱们村招?到时候咱们摇身一变就都变成工人啦!”

    “变成工人又怎么样?一个月给两千块三千块工资?这能干嘛呀?再说了,谁去给福海当工人?车间污染那么厉害,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你爱去你去,我反正不去!”

    敖沐东说完一甩身上披的衣服,大摇大摆走人了。

    敖志义想说点什么,可他张开嘴巴好半晌,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词穷啊!

    看着挤在一起的村里人说说笑笑的离开,没人在乎自己这个村长,敖志义心里慢慢升腾起一股悲怆之情。

    时代变了,这已经不是他当年叱咤风云的那个年代了!

    村里人离开,他拎着喇叭回到村委办公室坐下,坐在太师椅上,他环视左右,一桌一椅、一笔一纸都是那么熟悉,这是他的宝座!

    回到自己的村长办公座位上,敖志义心里的悲怆情绪逐渐消散,一股雄心壮志重新凝聚起来,他不甘心就这么放权,他已经干了三十多年的村长,这个位子绝不能这么轻易的拱手让人!

    一定要再奋斗一把,他告诉自己。

    看着敖志义孤零零的坐在黑暗的办公室里,外面姜晓玉脸上露出同情之色,她对敖沐阳说道:“小阳哥,村长有点可怜啊。”

    敖沐阳道:“是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姜晓玉笑了起来,道:“也是,今天这个事他弄的真挺让人生气的,什么玩意儿嘛,跟福海集团这样的狼合作能有的好?”

    敖沐阳道:“这种事成不了,你都知道福海集团是一匹狼,吃人不吐骨头,村里其他人能不知道?咱们村又没有傻子。行了,嫂子,不早了,回家睡觉了。”

    村委门口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他打了个招呼走了几步,忽然发现跟他过来的将军不见了。

    事情这么一折腾,这会确实夜深了,他想回家就锁门,于是扯着嗓子喊道:“将军、将军?回家了,再不回来今晚在外面过夜吧!”

    他喊了几声,将军那金黄色的身影从北边巷子里窜了出来,它抛出来后却没有乖乖跟敖沐阳回家,而是在那里跳着脚叫了起来:“汪汪汪!”

    看到它跳着脚叫唤,敖沐阳觉得不大对劲,就快步走过去道:“怎么了?”

    他往后一走,将军拔脚就跑。

    敖沐阳知道肯定有事,就跟村委前剩下几个人喊了一声:“好像有点事,大家跟将军过去看看。”

    一行人连追带赶一直到村后山脚下,将军一路狂奔跑过去,到了之后抻着脖子继续吼叫:“汪汪汪!”

    敖沐阳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借着月光一看他吓了一跳:乱糟糟的灌木丛里趴着个人!

    村里人不多,看背影就能认出来,跟着敖沐阳一起过来的敖富贵打眼一看叫了起来:“阿福?这不是阿福吗?他趴在这里干啥?”

    趴在地上的是个少年,身材颀长削瘦,穿着一件脏兮兮的校服,正是敖志满的孙子敖金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