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48.张网下桩(均订+50)
    张网有两种,叫做打桩张网和抛碇张网,前者在当地更常见。

    说干就干,渔汛不等人,路上他们协商之后,第二天敖大国就准备了工具去喊着敖沐阳一起出海。

    敖沐阳去了码头,按照昨天协商这次用的是敖大国那条小柴油机动渔船,用不着大龙头号出海。

    结果他到了码头一看,足足三十多号人在等着他,各自带了工具,显然都是打算跟他一起出海去张网捕鱼虾的。

    敖沐阳看向敖大国,敖大国苦笑道:“我喊了一嗓子,没想到伙计们都想跟龙头出海,就一起带过来了。”

    出海不是人越多越好,海里渔获就那些,现在就是看运气吃饭,运气一样、渔获一样,人少分得多,人多分的少。

    所以,一些第一次跟着出海的人有些惴惴不安,生怕敖沐阳不想带这么多人,因为对于他来说,大家都算是累赘。

    敖沐阳笑了笑,和气的说道:“人多力量大,大家伙愿意跟我去混口饭吃,我很欢迎,不过这样我压力也大,可不敢保证大家能赚多少钱呀。”

    头一次跟着出海的敖吉祥兴奋的说道:“龙头,你不用有压力,我们就是跟你喝口汤,你不赶我们下船就行。”

    敖沐阳拍拍他的肩膀道:“冲你们叫我一声龙头,我就得带你们一起讨生活。”

    欢呼声顿时响了起来,大家都知道,跟着他出海都能赚钱。

    张网用人多,敖沐阳也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按照以前传统,一艘张网船上得有12个人,一个是船老大,一个是上头人,6个叫打斗索,还有4个叫克西风。

    敖大国去放下大龙头号的过道板,一群人拖着网、扛着桩上了船,往返几趟,在船上装了好些桩。

    打桩张网,顾名思义,要张开渔网就得要有桩子。

    海上用的桩是组合品,由桩头、斗、二凸和竹竿四个部分组成,桩头是削尖的毛竹,又叫二汉子桩头,因为它大概有三米半长,跟两个大汉合起来的身高相仿。

    斗是一条硬木,多是杨木,耐海水腐蚀又足够坚硬,长度比桩头要长一米多,二者之间以梢子连接固定。

    二凸也以硬木为材质,其长度根据海的深度而定。二凸与竹竿相接处开有牙口,其间上下两道,用麻绳绞缠,使二凸和竹竿捆绑牢靠。

    竹竿是主体,它最长,得有十多米,有一头横穿渔船之上称为毛竹尾巴,用于卡在船头上。

    渔船出海,接下来就是寻找合适的打桩地。

    敖沐阳将老虎唤了过来,他给老虎绑上坐鞍,其他人待在船上,他则跟随老虎遨游海中,寻找洄游归来的对虾群。

    对虾是一种虾类的统称,它要细分也有多个品类,要是按照栖息习性来分,则可以分为两类,那就是定居型和洄游型。

    定居型的对虾是东瀛对虾、宽沟对虾、欧洲对虾、渤海对虾等,洄游型则有中国对虾、墨吉对虾、长毛对虾。

    他们的目标是中国对虾,这种虾喜欢栖于河口沿岸混浊海域,常根据季节作大范围的移动和洄游,多以底栖无脊椎动物为食,有时也捕浮游动物。

    敖沐阳控制老虎沿着海岸游动,他提前看过海图了,专门去找那些大河入海口。

    几次下潜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对虾群。

    对虾运动能力很强,在水里弓身弹跳,一蹦一跳游动姿势很诡异,但速度很快。

    他看到的对虾有两个颜色,有的是青灰色,有的则发黄,这是因为它们性别不同,雌虾往往是青灰色的,雄虾外面就带有黄色。

    看到这个虾群,他记下位置后发信号,大龙头号随后赶来。

    就跟之前蹦火仔一样,这次大龙头号屁股后还是绑着几条船,不过数量不再是那么多,只有四条。

    四条船上四个船老大,敖沐阳指了指周边海域大声道:“带着自己的人上船,准备打斗了!”

    打桩又叫打斗,这是因为桩靠桩头进入海里,而桩头要进入海底,就要靠撞击,连接桩头的斗是硬木,渔民们用大锤砸在斗上将桩子打入海底。

    四艘渔船分散开来,船老大换上水靠一人喝一碗滚热的红糖姜汁,然后跳入水里去找下桩地。

    毕竟桩头是毛竹不是钢铁,海底有泥沙有石头,他们得找泥沙地来打桩,要是碰到石头海底,那一锤子上去就会砸伤毛竹,传统上这叫‘劈桩’。

    船老大们一个个跳入水里又一个个浮出来,敖大国喊道:“喂,比比谁下桩快,赌两瓶酒,有没有干的?”

    身强力壮的敖沐东最是好勇斗狠,他抹了把海水吼道:“这算个球,两瓶酒没意思,回去以后一起喝酒,谁的船队输了,谁的船队出酒席钱,敢不敢?”

    敖大国现在身家丰厚,自从跟随敖沐阳,他不光把买船的贷款还上了,还攒下了一些钱。

    男人有钱腰杆就硬,说话就有底气,敖大国道:“有什么不敢的?这又不是赌媳妇,干了!”

    其他两艘船的船老大没那么多钱,心里有些犹豫。

    敖沐阳笑着说道:“酒席钱我这个做龙头的出,你们谁输了出酒钱吧。”

    一听这话,其他两个船老大也来了气魄:“干了!”

    敖富贵问道:“羊子,你到我们船上来,我们请个外援!”

    敖沐东一瞪眼吼道:“你请个狗蛋可以,请龙头那不行,龙头一个人顶的上咱们全部,龙头是裁判,他不能参赛!”

    敖大国道:“对,龙头是裁判,龙头你喊了!”

    渔家汉子都是硬脾气,心里都有一团火,四个船老大这一比,他们便认真起来。

    四艘船上的人摩拳擦掌开来,一起看向敖沐阳。

    敖沐阳道:“我把女王叫下来,女王落到我肩膀上就开始!”

    他对着天空使劲打了个呼哨,接着往下招了招手。

    正在天空中盘旋的女王看到这一幕,立马收敛羽翼飞了下来,一头扎下,如空对舰导弹发起冲锋!

    飞到近前,女王张开翅膀来了个减速,双爪精准的抓在了他肩膀护肩上。

    见此敖沐东一声大吼:“十点钟四十米,上头人给我下去扶好了,打斗索给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