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49.开赛(1)
    顿时,海上热火朝天的忙活了起来。

    首先是把桩头打入海底,一般打下去约2米,然后等待上一两天,这样桩头被泥沙淤牢,再往上挂渔网来捕捞鱼虾。

    不过现在不用这么久了,敖千文蹲在船上抽烟,道:“七八个钟头吧,七八个钟头就能起网子了。”

    敖沐阳道:“不得十个钟头?”

    敖千文摇头:“哪有那么些鱼虾撞网?”

    以前之所以要把桩头打的深一些,让泥沙堆积起来,是因为渔获多,鱼虾撞到网上有力气,要是桩头不够牢固,容易被带跑网子。

    看着四个船队忙忙碌碌的架网,敖沐阳对船上剩下几个人说道:“走,闲着也是闲着,咱们也去干两把。”

    四个船老大水平就是那么回事,他们都绕开了虾群聚集处,这样架网有漏洞,白白放走那么些渔获。

    带人下了水,敖沐阳来了个精准定位,两个桩头打了下去,两道桩子露出水面,接下来开始反捕的过程。

    敖千文和敖沐兵利索的将4根毛竹扎成长方形,上下两根叫上梁和下梁,有六七米长,左右两根称柱竹,有五六米长。

    这样把方头渔网挂在上下梁和柱竹上,就等于是开了个固定的网口。

    网口框架四个角延伸出四根绳索,这个叫边绳,敖沐阳扯着绳头绑在了桩子上,渔网形成了挂网。

    海水不是平缓的,它有水流在流淌,水流经过渔网会把网子给冲的漂起来,特别是潮涨潮落的时候,水流湍急网体扩张,鱼虾会被冲进渔网中。

    这个过程中难的是在水下工作,要检查桩头的稳固情况,要将边绳固定好,普通渔民不是背着氧气罐下海,所以干一会就得浮起来换气休息。

    春季水温比较低,大家还得及时上船喝热姜茶来取暖,只能轮流干活。

    敖沐阳这边省去了这些麻烦,他在水下来去自如,一个人顶的上普通五个人。

    很快他就打好了一张网子,见此旁边渔船队伍上的人着急了,敖富贵拿出他的绝活,喊道:“老少爷们喊号子,劲往一处使啊!”

    “喊!富贵你带起头来!”

    敖富贵便扯着嗓子喊唱了起来:“拿要拿其高,汰要汰其高。一勒打支一,二勒打支二,来哟!”

    其他人顺着往下喊道:“三元中呀,四发财呀,五登科呀,六顺利呀,七星照呀,八大仙呀,九世满堂呀,十香延足呀……”

    这边船上一喊,其他船上的渔家号子也响了起来:

    “十勒打支一呀,十勒打支二呀,十勒打支三呀,十勒打支四呀,十勒打支五呀,十勒打支六呀,十勒打支七呀,十勒打支八呀,十勒打支九呀,哎哟,挽挽二十斗呀……”

    “……出孔打零头,哎哟,哎哟哟,挽挽九斗到,还有四双凑,还有三双半,还有六斗到,还有两双半,还有四斗凑,还有一双半,还有一双凑,还有一斗到……”

    “……众位老兄弟,竭力一晌晌,打好唱滩簧!”

    喊着热烈愉悦的渔家号子,四艘船的干活效率都有提高。

    敖沐阳搭了十来个桩子、拉了十来张网,他补上漏洞后就回到了大龙头号上。

    船头有软椅,他坐在上面抓了一把开心果,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听着渔家号子,温暖的阳光晒下来,他觉得确实很开心。

    一张渔船能管六十多张网,一张张网在水中铺展开来,一片海域被包围了起来。

    后面有海警开船巡逻了过来,看到他们在张网下桩,就让他们随机拉上几张网来检查,查看网眼大小和网具规模是否符合标准。

    红洋海警这块,敖沐阳基本上混了个脸熟,他趴在船头跟带队海警打了个招呼:“杜哥,上来喝杯茶?”

    带队海警抬头看了看他笑了,道:“小敖呀,这是你的队伍?我不上去了,巡逻任务重的很呢,你这边网没问题吧?”

    敖沐阳道:“这你放心,违法的事咱不干啊。”

    海警笑道:“行,我抽查的确实没毛病,你们忙吧,我是接到了举报电话,说有人在这边下桩子放绝户网,估计有人嫉妒你们呢。”

    这种事太正常了,敖沐阳笑道:“嗨,同行是冤家。”

    又有一面渔网被拖了上来,船上的人看着渔网发出欢呼声:“喂喂喂,都来啊,对虾,大对虾,今天绝对大收获!”

    网子里面有几十只大虾在蹦跶,大的有接近二十公分,估计得有半斤沉,这样的重量可是非常惊人了,属于特级海捕大虾,一只就得两百块起步。

    “这是谁下的网?”敖富贵高兴的叫道,“这边好像是我们的地盘啊。”

    不同桩子上都有标记,有人看了看后茫然了:“这是谁下的网?不知道啊,没有标记啊。”

    敖沐东大大咧咧的说道:“没有标记那就是我们的船,我有几个桩子忘记标记了。”

    敖大国怒目相视:“滚你娘的卵子,这是龙头的桩子,他的桩子没有标记!”

    敖沐东尴尬的挠挠头道:“啊?是龙头的啊?难怪这么快就有大虾入网了。”

    光是铺设这些网就花费了四个多小时,又等了三四个小时,差不多傍晚时分,这已经可以收网了。

    四艘渔船再度放了出去,渔民们在船老大的带领下将边绳解开,两人分别拉着上下梁将渔网给拖上船来。

    渔网里面有鱼有虾,鱼是鲈鱼、海鲫鱼、小马鲛鱼之类,虾则是正儿八经的海捕大虾!

    野生对虾活性很强,出水之后超凶的,它们身躯聚拢猛的弹起来,跟踩着弹簧似的,‘嗖’的一下子就蹦跶起来。

    敖千莱一时之间没注意,一个对虾撞在他脸上,疼的他‘嗷’的一声惨叫:“我日,我脸要肿了,坏了坏了!”

    敖沐东大笑道:“你还怪臭美的,肿了就肿了,又死不了。”

    敖千莱认真的摇头:“那不行,我快要结婚了,这脸可不能出毛病。”

    正在捡着大对虾的敖千磐随意问道:“你跟谁结婚?做梦娶媳妇吗?这样倒是挺美的。”

    敖千莱得意的一笑,说道:“嘿嘿,我县里认识的一个哥哥给我花钱买了个媳妇,过两天我就去接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