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50.欺负人(2)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敖千磐回到大龙头号就给敖沐阳招了招手,道:“龙头,千莱刚才说这几天他要去县里买个媳妇,我觉得这事可能有问题啊。”

    这件事早就被敖沐阳放在了心里,他也觉得有问题,这种事十有八九是骗局。

    等到敖千莱回到船上,敖沐阳特意过去找他说了这事,结果敖千莱还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事,他竟然装起傻来。

    敖沐阳无奈,毕竟不是自己亲戚,他要是关心太过,属于自己给自己找事,只好叮嘱两句放弃了过问这件事的想法。

    捞到晚上,第一批渔网收完了,一箱箱的大对虾被送上了船。

    看着这些对虾,众人激动不已,这可都是钱啊!

    对虾生命力强大,出海不会很快死亡,这时候要将它们用海水养殖起来,活体送给海鲜商。

    初春的头茬虾根本不会进入普通海鲜市场,价格太贵,活对虾到了海鲜商的手中,价格最少得五六百一斤,普通人消费不起。

    这些虾要么进入高档酒店,要么就是送入特定销售渠道,总之,以中国现在的经济实力,消化这点东西简简单单。

    “过称!”敖大国踩着船舷高兴的喊道。

    好勇斗狠的敖沐东这会萎靡了,他弱弱的说道:“还过什么称呀?把虾搅和死了那损失就大了。”

    当前来看,他的船队收获最差。

    其他人看向敖沐阳,敖沐阳道:“过称吧,对虾又不是黄花鱼,出水没那么容易死。”

    敖沐东争辩道:“但总会有被折腾死的吧?死一个可就损失一百块钱啊。”

    敖沐阳斜睨他一眼道:“那你说比赛怎么办?要不你认输?”

    要让敖沐东认输,那难度可就大了。

    他脖子一梗扬起头道:“我认输?我干嘛认输?我这边收获可不少哩——算了我认输吧,我退一步,把这虾捞出来再折腾一遍多不好。”

    其他人顿时哄堂大笑,敖沐东恼羞成怒:“笑个屁,老子这是、这是舍己为人!这是什么精神?这是总书记提倡的勇于奉献精神!”

    渔船开往红洋方向,今晚他们又得披星戴月。

    不过收获很好,两百多张渔网,收获了两千多斤的对虾,根据敖沐阳跟路虎谈好的价钱,这至少得是四十万收入!

    回到红洋收拾好对虾,天色已经很晚了。

    敖沐阳带一行人去找了家大排档吃饭,他们一群汉子大踏步走在街道上,午夜街头为数不多的行人纷纷色变,以为是社会人要搞事,吓得赶紧开溜。

    对虾春汛持续多天,可是一次张网只能收获一次,对虾群不是不久前的沙丁鱼群,他们数量不多,这一次张网就把大个头虾子捕捞的差不多了。

    因为收获大,后面两天大龙头号继续出海,跟着敖沐阳的队伍迅速扩大。

    看到同村人赚到了钱,其他人眼红了,纷纷称呼敖沐阳为龙头,他们知道敖沐阳这人和气好说话,只要叫他龙头,他就不会不管自己。

    最后出海,大龙头号已经人满为患,一船六十个大汉青年跟随敖沐阳,要不是手下只有正儿八经一艘大龙头号,敖沐阳这都可以组个船队称霸周边海域了!

    现在村里有什么事,大家都找他,龙头这个海上活动的话事人,已经在陆地上也变得极具分量。

    刚进入三月上旬,大龙头号刚出海,敖沐阳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个村里妇人打来的,就接了起来道:“喂,嫂子,什么事呀?”

    妇人着急的说道:“喂,小阳哥,你们到哪里了?赶紧回来吧,王家村的上门欺负咱们,秋敏跟他们理论挨打了!”

    敖沐阳脸色一沉,回头对敖大国道:“掉头,回家!”

    路上妇人在电话里把事说了一遍,现在开春了,万物复苏,农家人开始忙活农田的活。

    渔村地少,人们除了种点水稻就是种上点蔬菜,这些东西都很需要水,而这两年天比较干旱,可能冬季的暴风雪抽干了红洋周边大气中的水汽,导致入春以来一直没有降雨。

    没有降雨,地里缺水,村外的南河几乎要干枯,龙涎湖的水位也下降了不少。

    这场冲突就是由水引发的!

    南河虽然是条小河,可是它蜿蜒穿过几个村,养活了不少农田。

    平时大家抽水浇田,都是靠近龙涎湖就从湖里取水,靠近南河就从河里取水,结果随着南河水位下降,上游的王家村把南河给截断了,他们建起了个小堤坝,将南河给拦住了!

    宋秋敏一个妇道人家,她没有能耐出海赚钱,就把家里的农田改成了菜园,平时靠卖菜赚钱。

    要知道搞菜园可是辛苦活,不光得起早贪黑的打理蔬菜,还得跟老天爷抢时间、抢水,种植蔬菜离开水可不行。

    南河一断流,宋秋敏的菜园就完蛋了,在无可奈何之下她去王家村理论,对方知道她是孤儿寡母、无依无靠,根本不理睬她。

    可别看宋秋敏柔柔弱弱,实际上她有一颗无所畏惧的心,也有着很倔强的脾气。

    她就王家村的人给扛上了,一定要他们给个说法,王家村的汉子不好意思动手,就鼓动妇女仗着人多把她打了一顿。

    敖沐阳回村去了敖志盛的诊所,宋秋敏脸上身上青一片紫一片,手背擦破全是血,胳膊和腿上有伤口也在留流血。

    敖小牛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红着眼往外挣扎,宋秋敏拉着他冷静的说道:“你一个孩子去干嘛?再让人打一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们欺负妈你要记心里,好好学习有出息了再来给妈伸冤!”

    敖小牛不说话,咬着牙继续往外拽。

    敖沐阳抓着他肩膀将他推了回去,看到他后敖小牛眼泪忍不住往下流:“叔,他们太欺负人了,他们欺负我妈!”

    看了看宋秋敏的情况,敖沐阳又问了敖志盛几句话,然后往外走去。

    宋秋敏着急道:“阳子,你去干嘛?”

    敖沐阳回过头来道:“小牛,你愣着干嘛?走,谁欺负你妈,你去找他报仇!你去让他们知道,咱们龙头村爷们没死绝,不是谁想欺负就来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