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57.农家喜宴(端木盟+1)
    回家之后,敖沐阳打了几个电话,喊上敖富贵、敖沐东、敖沐城等人一起去扎帐。

    乡村喜事多,红白喜事亲戚都得过来忙活,渔村这里家口子大、亲戚多,一旦凑到一起那十桌挡不住。

    酒席多了家里放不下,那就得往外挪,挪到院子里。

    因为靠着海太近,天气变化莫测,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下个雨,所以要办酒席就得扎帐篷,喜宴扎帐篷有讲究,这得需要专业人士来操办。

    敖沐东天天在家里厮混,三道九流朋友多,接了敖沐阳电话后他笑道:“嗨,龙头,这事用不着你操心,我给你搞定,我一兄弟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敖沐阳道:“还有专门干这个的?专门扎帐篷?”

    敖沐东道:“那必须,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仔细想来,咱们老百姓只要肯钻研就能摸到个赚钱门路,不保证买车买楼,可是混个温饱没问题。”

    大清早,敖沐阳开始准备酒席上的菜,宋秋敏来帮忙,看他挽着袖子忙活的架势,她忍不住笑道:“小阳哥,你这星级酒店变成了民间大厨,怎么样,什么感想?”

    敖沐阳道:“必须心情舒坦,给咱们自己人忙活那多美?可比在酒店里干舒服多了,来嫂子搭把手,我刚订了两片肉送过来,给我收拾一下。”

    他在准备酒肉,敖沐东电话打了过来。

    因为是他牵头来扎帐,所以得过去跟一下。

    一辆小面包车停在敖千莱家门口,敖沐东正跟一个青年一起抽烟聊天。

    敖沐阳过去后,敖沐东重重的拍了青年肩膀一把道:“龙头,这是我铁子,会电焊,会切割,也有脑子,这事他来搞,你放心就成。”

    “这位兄弟怎么称呼?”敖沐阳掏出一盒中华烟直接塞给了他。

    青年受宠若惊:“哥,不用,东哥给我烟了。”

    敖沐东又拍了他肩膀一下,道:“龙头给你你就拿着,龙头,这是铁子。”

    敖沐阳道:“对,你说了,但你铁子怎么称呼?”

    “他就叫铁子。”

    敖沐阳:“……”

    敖富贵一行人也来了,敖沐城还从家里拿了拉绳、钢丝、帆布之类的东西,进门后说道:“谁家有毛竹,弄上一批毛竹过来当支架,其他的我这边都成了。”

    铁子叼着烟道:“哥,用不着你的东西,我这边货都全着。”

    他拉开小面包的车门,里面有一根根钢管,这些钢管有交接口,不是弯头就是扣件,从交接口一连,帐篷骨架便被组合起来。

    这样就简单了,跟搭积木一样,几个人在铁子指挥下互相配合,一道钢铁骨架矗立在了院子里。

    敖沐阳伸手晃了晃骨架点头道:“哟呵,够结实啊。”

    “绝对结实。”铁子直接踹了一脚,铁架子稍微晃了晃,但很是坚固。

    骨架搭起来后,接着还要往上挂帆布,这叫喜布,颜色大红,上面有喜字和一些鸳鸯图案。

    铁子踩着梯子在架子上挂了灯笼,通电之后,红光闪闪,他又在架子上挂了闪光球,这样随着镭射光散发出来,棚子里的喜庆氛围顿时浓重起来。

    本来敖沐阳预期搭帐篷得花费半天多的时间,在他印象里,家乡中有喜事搭建的帐篷就是用毛竹做骨架撑起来,上面一块块搭上篷布,然后各种查漏补缺才能行。

    这样有了铁子出力,敖沐阳这边空闲时间就多了,可以专心准备明天的酒宴。

    对他来说这事很简单,他有帮手,左邻右舍的妇女都是他的帮手。

    从下午开始,敖沐阳将鸡鸭鱼肉往敖千莱家里收拾。

    敖千莱家里用的还是老式的土灶,千莱奶奶特意说道:“小阳哥呀,我给你换一套炊具吧,这东西你用不惯吧?”

    敖沐阳带着一些箱子过来,他把箱子打开,里面是一套方太炊具,锅碗瓢盆、炉灶抽油烟机等等,一应俱全。

    拍了拍崭新的炊具,他说道:“这东西我给你们准备好了。”

    千莱奶奶摸了摸干瘪的口袋问道:“呀,这是多少钱呀?”

    敖沐阳笑道:“别管价钱了,我用完以后给你们留下,给你们装到厨房里去,我也不给你们喜钱了,这就当是给千莱叔的新婚礼物。”

    千莱奶奶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怎么行?你是厨上的大师傅,本来就不用给喜钱呀。”

    敖沐阳道:“行了老奶,都是一个祖爷爷下来的亲戚,说这么多干嘛?这些我安排,你去借桌椅板凳布置一下就行。”

    四月上旬,天气回暖,敖千莱结婚的日子是随便碰的,结果他运气不错,天气很好,艳阳高照、海风温煦,很多人都脱下了外套只穿上一件单衣。

    敖千莱家没钱了,他这媳妇身份也不能曝光,所以婚礼一切从简。

    早上开始放了一挂鞭炮,鞭炮落下,敖沐阳进了门系上围裙开始忙活。

    敖富贵叼着烟进来,道:“千莱叔找的日子真不赖呀,这是个好日子,他以后感情肯定顺顺利利。”

    村里有妇女笑道:“人家感情肯定会顺顺利利,倒是你呀富贵,你千莱叔都找着媳妇了,你什么时候也找一个?你的感情着落在哪里?”

    敖富贵顿时急眼:“我靠,大喜的日子能不能别说这些伤心的话啊?”

    周围的人顿时哄笑起来。

    敖沐阳准备蒸肘子,敖志义过来看了看,说道:“阳仔,你能不能操控的了这口大锅?我看你身板不行啊。”

    民间大厨几乎都是一样形象,膀大腰圆、双臂满是肌肉,因为民间做菜不比酒店,厨师们的工作强度很大,身体素质不够好干不了这个活。

    敖沐阳笑了笑道:“村长,你是老眼昏花喽,我这身板不行?你问问咱们村的伙计,我这身边怎么样?”

    敖沐东站起来道:“这其实得去问王家村那些狗币,他们当时被龙头一个打的鬼哭狼嚎,肯定最了解龙头的身板咋样。”

    敖志义还想挑点事,千莱奶奶过来把他拉走:“你跟我过来,我这里有点事找你商量,你是千莱的叔,你得给他当个证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