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58.敖大(端木盟+3)
    炉火燃烧起来,不少人凑在炉灶这边聊天玩闹。

    敖千文笑道:“龙头,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愿望不?”

    敖沐阳道:“我小时候愿望可太多了,你说哪个?”

    敖千文指了指他手里的炒锅道:“还能哪个,就是这个,你当时不是要接耀爷的班吗?”

    耀爷是村里的一位大厨,他长了个大块头,人高马大却又和气,周围村里有红白喜事就喜欢叫他,因为他要价最公平。

    对于当时耀爷去给宴席做菜的场景,即使隔着十几年,敖沐阳至今还有印象。

    他记得小时候煤气灶还不常用,村里有喜宴,主人家会提前自己打造一些大灶,这些灶台在院子里一字排开,耀爷会带上他自制的火炉——一个个煤油桶做的大火炉。

    到时候这些火炉放到灶台上,通红的火焰焚烧铁锅,身强力壮的老爷子系着油乎乎的大围裙、高高的挽着衣袖,一手锅子一手铲子,各种香味从锅子里往外冒出。

    那会敖沐阳还是个孩子,十几年前乡村的生活水平还很低,家家户户平时没肉吃,更没有大厨做的美味佳肴,所以敖沐阳特别羡慕耀爷这份工作,在他认知中,耀爷每天都有大鱼大肉可以吃。

    实际上耀爷对吃的还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酒,喜欢喝酒,结果天长日久,在敖沐阳上小学时候查出了肝癌,很快就撒手西去。

    敖千文的话让敖沐阳回忆起了童年时候一些趣事,他一边翻着锅子一边笑,道:“还真是,我算是完成自己的童年愿望,现在做了村里的大厨。”

    敖富贵遗憾的说道:“我的童年愿望肯定是没法完成了。”

    “你那时候什么愿望?”

    “开一艘豪华巨轮去干轮渡的生意,到时候这船是我的,有人要上船的话,我看他不顺眼,那我就跟他说,抱歉哥们,这是我自己的船!”

    敖沐阳笑道:“你要不先开上我的大龙头号去跑几趟,大龙头号虽然比不上豪华巨轮,可好歹也是巨轮。”

    说笑之间,一张张桌子撑了起来,村里帮工的妇女开始忙活。

    敖沐阳开始指挥:“来,先上冷盘,嫂子你们过来端上酱牛肉,这盘子手抓羊肉放中间,肉多的很,不够再加。”

    “海蜇头用小份,这东西咱们村里常见,大家估计不稀罕。田螺必须上,这个下酒带劲,婶子热盘咱们先不动,先上凉菜……”

    宋秋敏道:“小阳哥你去忙活你自己的,这些事我来管,放心好了,我都有数。”

    敖沐阳把火加到最大开始做红烧肉,他喊道:“好嘞,嫂子你来指挥。”

    他用的是一个大号的炒锅,里面有半锅子的炖肉,只见他手臂上肌肉绷起,在他手腕抖动之间,锅子左右摇摆,一块块肉在里面蹦跶着,香气扑鼻。

    将军舔着嘴唇盯着锅子看,锅子往左挪它就往左转头,锅子往右移它就往右转头。

    看到这一幕,敖小牛哈哈大笑道:“将军,你在做体操运动吗?来,我给你喊着拍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

    将军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盯着炒锅流口水。

    一锅红烧肉出炉,敖沐阳均匀的洒在几个盘子中,别看他速度快,酱红色汤汁一点没洒出来,每盘子里肉块多少差不多。

    看到这一幕有人就鼓掌:“阳哥好技术!”

    敖沐阳的备受欢迎让敖志义心里酸溜溜的,他撇撇嘴道:“就是做个菜而已,怎么搞的跟艺术表演似的。”

    姜晓玉上来把他拉走:“村长走吧,婚礼开始了,你去当证婚人。”

    这个婚礼很简陋,敖千莱穿了一身不知道谁送他的西服,胸前领带有些皱巴,显然已经有年头了。

    但他们一家对待金慧子很够意思,给她特意准备了一件雪白的婚纱,鹿执紫帮她化了妆,她的样貌底子相当好,化妆之后掩盖住被阳光晒黑的皮肤,更显得水灵动人。

    看到金慧子出来,好些青年哀叹一声:“卧槽,千莱好福气,找了个好媳妇儿啊。”

    面对这么多陌生人,金慧子显然很是紧张羞涩,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人。

    敖千莱过去拉住她的手,她立马往丈夫身边靠了靠,仰起头露出一个笑容。

    这笑容很甜,大眼睛眯起来后很美,敖沐阳理解了敖千莱为什么一定要这个媳妇儿,她身上有一种质朴的魅力,当她对敖千莱笑的时候,能清晰的让人感觉到真诚。

    新郎新娘要拜天地了,后面就要开席,于是敖沐阳干活速度更快了。

    他把锅子塞给一个人,自己没时间刷锅,接着又起了另一个锅子,往里放上鲤鱼开始烧了起来。

    灶台这边忙活,拜天地那边更忙,马上要拜天地了大家才发现,没有司仪……

    这下尴尬了,敖志义作为主婚人站在供桌旁边等着发言呢,结果没有司仪来主持流程,他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出去。

    姜晓玉喊道:“村长,你就顺便当个司仪吧。”

    敖志义赶紧摆手:“那不行那不行,哎呀,怎么没有找个司仪呀?真是真是,这真是不专业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急得跟灶台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

    敖千莱不着急,他觉得挺有意思,就哈哈大笑。

    金慧子不知道当地风俗,她听不懂大家的话,本来看到村里人都在着急她也跟着着急,可看到自家男人嘿嘿笑,心里便放松下来,跟着笑了起来。

    见此敖富贵道:“这倒是般配啊。”

    一听他开口,立马有人把他推了上去,道:“哎呀呀,富贵有个好嗓子,那就让富贵做司仪好了。”

    敖富贵两眼瞪得老大:“我靠,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敖沐东把他推了出去,道:“你快上去吧。”

    敖富贵紧急掏出手机,上网去搜索了司仪台词,然后咳嗽一声带着唱腔说道:“爱情它就像是艳丽的花朵,婚姻就就像甜美的瓜果,而有人觉得爱情就是狂风暴雨,婚姻就是雨过天晴,在这个繁花似锦、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有一对恋人修成了爱人……”

    “……亲爱的朋友们,此时此刻,我们怀着一颗期待又激动的心情,在这个璀璨的灯光下,让我们一起来见证这幸福之门开启,下面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请二位新人携手走进这爱的殿堂,让在场的每一位都见证他们祝福他们,让他们幸福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