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60.榆钱饭(2)
    鹿执紫上午没有课,便跟着敖沐阳来湖上撒水菱苗,对她来说,这种湖面劳作还挺有趣味的。

    初春的龙涎湖很美,水面平静,湖水碧绿清澈,如同一面镜子,将军趴在船头往下看,下面还有一条眼光锋利、阔口大头的金短毛。

    盯着湖面看了一会,讲究忽然激动起来,对着湖面就喊叫起来:“汪汪汪!汪汪汪!”

    敖沐阳道:“别叫了,傻狗子,那是你的倒影。”

    将军听不懂这话,它回头看着敖沐阳摇摇尾巴忍了一会,最终盯着湖面忍无可忍,又汪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敖沐阳又要呼喊,鹿执紫翻白眼道:“嗨,你让它叫呗,它自己给自己找事干呢。”

    “吵得我心烦。”

    鹿执紫指了指湖面道:“将军,下去咬它。”

    将军明白这个指令,立马跳了下去,耳朵竖起、颈后毛炸起,凶狠如猛虎。

    跳入水里它就懵了,找不到那条很欠揍的狗啊!

    这样它不叫唤了,敖沐阳又可以享受春日的湖光。

    湖上水草发育的比陆地上的草木更早,春江水暖鸭先知,水草水藻知道的更早。

    碧绿的湖草在水下摇曳,它们是温丝草,俗称转转薇,茎直立细长,叶带状披针形,在周边水乡广泛分布。

    还有香蒲、浮萍这些水上草,春季的水草长得柔柔嫩嫩,颜色碧绿,嫩的用手一掐就往外冒水。

    一阵湖风吹来,带着淡淡的花香味,几只白色水鸟贴着湖面飞过,时而掠行、时而高飞、时而俯冲,充满轻松自在的味道。

    鹿执紫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回头笑道:“哇,好像。”

    敖沐阳道:“这是榆钱的香味,特别清香。”

    鹿执紫道:“对,这个我知道,榆钱可以做饭的对不对?”

    敖沐阳问道:“你没吃过?榆钱饭的味道挺不错的。”

    谈到了吃,鹿执紫顿时露出期待之色:“是吗?我没有吃过,你给我做好不好?”

    敖沐阳笑道:“这没问题,管你吃到吐。”

    龙涎湖四周种了不少榆树,榆钱就是榆树的种子,每年春天三四月份,榆树上长出榆钱,家家户户就开始撸榆钱做榆钱饭。

    榆钱的名字好听,谐音是‘余钱’,它的营养也丰富、味道也好吃,生的也是好看,很像是古代用草绳挂着的一串串铜钱,渔家人非常喜欢它们。

    不过随着经济发展,榆钱饭不再那么受欢迎,这东西吃起来就是图个新鲜,如果论美味,那肯定比不上牛羊肉和龙虾海蟹之类。

    中午天气暖和,敖沐阳带着鹿执紫去摘榆钱。

    高大的榆树上,一串串绿色的榆钱随风荡漾,周边清香阵阵,春天的气息更加浓重。

    敖沐阳在手掌心吐了口唾沫,道:“瞧好吧,我上去给你摘榆钱。”

    鹿执紫有些担心,道:“你下海我不怕,你爬高我怎么不是很放心呢?”

    敖沐阳道:“嗨,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小意思,我跟你说,我小时候爬树上屋无所不能,村里人都叫我草上飞……”

    他一个助跑跳起来,双手并用往树上爬去。

    将军看着他往上爬也跳了上去,结果狗的四肢不方便爬树,它跳的很猛,咣当一下子撞在树上,脑袋撞的榆树晃了两晃。

    敖沐阳没抓稳,险些摔下来,还好他反应快,中途用手掌一推树干才稳稳的跳在地上。

    将军知道自己闯祸了,立马夹着尾巴飞奔而去,然后跳进一堆灌木丛中,只露出半个脑袋和两只眼睛观察情况。

    敖沐阳指了指它道:“你就皮吧,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他再往树上爬,这次很顺利,几下子爬了上去。

    元首慢条斯理跟了上去,敖沐阳用手摘榆钱,它便来帮忙,小爪子那叫一个锋利,跟一把小刀似的,在榆钱柄上划拉一下,一朵榆钱就落了下去。

    它回头看看敖沐阳,敖沐阳竖起大拇指:“干得漂亮,元首,就这么弄,早知道我不用上来了。”

    敖沐阳自己摘,元首这边划拉断榆钱后鹿执紫在树下捡,将军摇摆尾巴凑过来跟着用嘴巴叼起,讨好的用脑袋蹭了蹭鹿执紫,估计是希望待会自己挨揍的时候有个能来遮风挡雨的。

    摘了半袋子榆钱,敖沐阳试了试重量道:“行,咱们回家,晚上吃榆钱饭。”

    鹿执紫道:“是不是有点少?我知道它们做成饭,一大团也就能蒸出一点来。”

    敖沐阳摇头:“够了,榆钱饭其实没那么好吃,等槐花来以后我带你摘槐花做槐花饭,这个才好吃。”

    不过世界上没有糟糕的食材,只有糟糕的厨师,只要方法得当,榆钱饭也能做出很好的味道,甚至可以超出槐花饭,比如海鲜榆钱饭。

    敖沐阳清洗了榆钱叶,混上面粉先蒸了一小锅,面粉之中要混入蛋清,这样蒸上之后味道更香。

    榆钱饭出锅,绿叶在白面粉的映衬之下,依然有着娇嫩的感觉,一股清香味随着热气澎湃流出,让人很容易产生原始的食欲。

    敖沐阳拌了两种酱,一种是蒜泥,一种是海鲜酱。

    蒜泥和榆钱饭是绝配,热气腾腾的榆钱饭洒上蒜泥,他吃了一口在嘴里,一股独特的味道弥漫开来,说不上具体什么味道,就是让人食欲大开。

    海鲜酱拌入榆钱饭中,那又是另外一种味道,鲜香与清香融合,两种味道没有互相压制,反而互相衬托,香味更加浓郁。

    鹿执紫坐在门口乐滋滋的吃着榆钱饭,将军凑上去舔了舔嘴唇,用爪子扒拉了一下她的膝盖,狗脸上写满期盼。

    但它白白期盼了,鹿执紫没有分给它,这让它很不甘心,便又用爪子扒拉她的腿。

    鹿执紫护住盘子摇头道:“不好吃,真的不好吃,你不喜欢吃。”

    将军很生气,继续努力的用爪子扒拉她的腿:你骗狗呢?我都听到你吧唧嘴的声音啦!

    鹿执紫扔给它一团,它赶紧叼在嘴里,然后很快吐了出来,摇摆尾巴跑去找它的肉骨头:还是这个好吃。

    “嘿,这小子娇惯成什么样了?”敖沐阳气的想拍它屁股一巴掌,将军却一溜烟的跑了。